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微博上稻妻町情人节活动,非cp向的投稿文

借哥哥的角度,写可爱的卷卷,不足的地方请脑补🙏


***文风有借鉴***

———————————————————————

浅蓝色


天气晴好的早晨,六点三十分。

优一洗漱完毕,打着哈欠从盥洗室出来走廊。他站与自己卧室相邻的京介房间的门口,伸手敲了敲门。

"京介,起来了吗?"

没得到回应,他将门推开。看样子,他的这位亲弟弟今天起得比他要更为早些。优一并没有任何怀疑,只是想亲自确认一眼。

合上门的时候,目光扫过窗边的木质书柜。书柜的第二层架子上,最左边有个空荡荡的地方格外显眼。

"跑步完直接去学校?还没吃早餐?"

来到餐厅,优一坐在父亲对面的位置,面前摆放着母亲替他准备好的早餐,种类简易,却不简陋。他咔嚓咔嚓嚼着爽口的酱菜,从家人那里询问到了京介的去向,然后略微失望。

"都没叫醒我呢,京介。"

京介是没有吃早餐,但在母亲的督促下,喝下了一大杯牛奶跟谷物的混合饮品,然后才被安心放出去。优一正是知道这点,才会说出如此轻松调侃的话。

虽然只相差五岁,兄弟两个间对彼此的关心谁也不会差谁。像今天这样的小反常,优一会非常地体谅为京介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才需要独自消耗发泄出来。

作为哥哥的优一就算只比京介大五岁,在这方面,甚至比父母了解得更为透彻。

"下午打算去雷门看一下,说不定路上能遇到京介,会跟他一起家。"

吃了早餐,他洗干净自己那份的餐盘,再准备整齐,跟父母道别后离开家门。

初春的二月上旬还有些寒冷。一来到室外,优一重新裹了脖子上的围巾。离开住宅区的路上,还遇到相熟的邻居,跟他们打了招呼。很快,就穿过地铁站,来到河边。

在今天的事务开始之前,他想先亲自找到京介,跟他谈论某件即将到来的事。

今年的稍早,他们的父母决定好了,为让优一得到更好的身体素养与足球方面的专业培训,要在夏天正式把他送去国外。

这是好事,对这个家庭来说也是痛苦的选择。京介在八岁的时候展现出了不亚于哥哥的天赋,再加上他对足球的喜爱,让大人萌生把两个孩子一起送去国外深造的念头。但家境限制了一切,而父母对孩子们又拥有同等分量的爱,无法在两人间作出决定。

那天晚上,偶尔跑到客厅的兄弟两人听到了父母的对话。优一原本想让京介得到这个机会,但京介却果断处理掉了与足球有关的一切。一直到现在,两人共同的话题中就再未谈及过足球。

目前优一的打算是至少在他离开前要说服京介重新踢球。京介为了让他毫无顾虑地去国外才会拒绝足球,那现在目的即将达成,也就没理由再继续了,优一这样考虑。

听上去很简单,他也不止一次尝试过,但每次真正意图的苗头一冒出,都会被京介敏锐地发现,然后岔开掉。不过越是这样,优一却反而能从这份固执中看出弟弟对足球的喜爱,越不会放弃。

随着天空开始明亮,路上行人明显多了起来,主要是忙碌赶往地铁方向的上班族,跟一些穿着运动衫的健身的人。优一家所住的稻妻町除了公园外,就属河边一带是健身者们的第二爱好场地,而要是拿来作为跑步场地的话,就绝对是首选。

优一站在桥的中央望向河边,挨个看过每个正在活动着的人,希望从里面找出熟悉的身影,没能成功。他感到自己可能没找对地方,要不就是漏看了,于是拿出手机,可没翻几下,又"嗒"一下地合上去。

特地问在哪里的话,京介会戒备起来吧。脑海里浮现出京介冷冷的模样,优一叹口气,把手机塞回口袋。

他的这位弟弟,可不能再用小时侯那副乖巧的模样来代入了。


下午的时候,优一算好时间来到雷门。学校正在放学,时不时有三五成群的学生从门口出来,穿着私服的优一逆着人群正大光明地走了进去,熟门熟路径直穿过学校。就算被人发现,优一也有说得出口的正当理由。

他进入到足球楼中央大厅。刚好有个人从右边的房间走出,一撇头就发现了优一,于是急忙迎上来。

"剑城前辈,怎么突然就来了。"

看样子这人也是才到部室不久,还在边整理着身上的球衣,跟优一问好。

"嗯,路过就来看大家,等一下就回去了,其他的人呢?"

优一认识足球部的每一个人。作为从雷门毕业的足球部主力前锋,他会时常回到雷门指导这些后辈们踢球,这届也不例外。但说是指导,优一本人认为只是跟学弟们一起踢球而已。

两人简短地打了招呼,挪步到休息室。

"这么说来,将会有很久不能见到剑城前辈。"

"是呢,预计会有三年的时间吧,到时候再来雷门,可就谁也不认识了。"

"怎么这么说,完全不是一回事吧,无论怎样想都觉得很厉害啊,可以去国外留学深造。"

同坐在沙发上的兰丸露出羡慕的神情。

兰丸是从好友兼队长的拓人里知道这个事的,而拓人则是从监督那里。前几天放学,从学校出来直到回家的岔道前,两个人为此讨论了一番。

以拓人跟兰丸现在的年龄要谈论出国的话还有些遥远,不过好奇心谁都会有。不知道什么原因拓人还没出现,并在优一跟兰丸聊天的期间也没任何人来打扰他们,抓住机会的兰丸向优一狠狠地了解。                       

"说起来记得优一前辈有次提到过的,家中有个弟弟之类,他也在踢足球吗?"

被突然这么一问,优一微微愣住,没想到兰丸会提及这个话题。

"暂时没有,不过以后会继续。"他弯起食指抵住嘴唇,很快又想起什么似地松开手,"对了,再过半年就要从小学毕业了,应该会来雷门上中学吧,只比兰丸小一岁,没准会成为你们的学弟。"

"真的吗?不知道是怎样的人呢,一定跟剑城前辈一样踢球也超好的吧。"兰丸一幅很期待的模样。

"嗯,到时看了就知道了,绝对会让他过来雷门的。"

尾音刚落下,休息室左边的感应门打开了,穿着运动外套的拓人走了进来,一眼先瞧见冒出沙发背的显眼粉红色。

"原来你先过来了啊,难怪找不到——"他突然看到兰丸的身边,有人冲他挥了挥手,"优一前辈怎么也在这里?"

在拓人的身后,好几个部员们也陆续进到房间里,纷纷跟优一问好。这些人每一个都毫无例外换好了运动外套,应该是在优一跟兰丸聊天的期间过来足球部的,由于相隔在不同房间,再加上这两人太过专注,没能发现外面的动静。

女经理人的茜走在最后,听到大家说优一来了,从后面挤上来。

"优一前辈来的正好,虽说还相差一天的,不过也就一天,应该没关系。"

"怎么了?"

因为茜的神秘,优一不由得好奇起来。而部员中有个早来的三年级生最先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原来如此,是令人期待的日子啊,原来这么快就要到了。"

"是呢,刚好今天带来这里,想要时优一前辈能来就好了。"

茜把手中的纸袋放在桌上,从里面拿出一个以蓝色彩纸包装的扁盒子,用双手递到优一面前。

"请收下义理巧克力,优一前辈。"

"这是。。"

优一惊讶地瞪大眼。

"情人节快乐哦。"茜用细细的声音说。


优一从雷门出来,天色已经微微暗下,路上时不时还有一些正在回家的学生。优一并不着急,向着家的方向走得有些慢。

去雷门的目的的确是为了看望大家,可他有个小小的心愿没说出口。

优一很早之前会关注京介。就算背着他跟父母也好,他想看到自己的弟弟在没有压力的状况下享受足球的快乐。哪怕只是谈论或者关注这方面的消息,任何一种方式都会使优一感到心安,可惜没有一次发现京介这样做过。

是真的放弃了吗?优一难免这样怀疑。可每次只要家人一开始谈及相关的话题,没过多久,京介就会表现得兴趣缺缺地走开。或许京介认为自己很自然,努力让大家感到他就是那种冷淡的样子。久而久之,也影响到了其他的方面,好像连性格也随之改变了,甚至在对待优一的时候也变得有些远离。

但变得怎样都还是京介,而且改变的开端确实是从那一天起,这些优一始终不会忘,绝大多数时也就任由着京介了。

现在眼看京介即将升入进中学,会不会对雷门产生一丝向往呢?做为优一毕业的学校,意义不仅仅在于母校,在整个稻妻町中也是有名的足球学校。

无论是作为哥哥曾经的学校或者是足球名校,怎样考虑都有非常大的可能性。所以优一希望在雷门附近能遇到来打探的京介,如果遇到的话就可以名正言顺以此打开话题,有机会让京介正视自己。

不过始终是美好的假设,优一明白这的确没什么可能。他带着雷门后辈们送的礼物,特地绕去了商业街到家的必经之路。京介会在放学后去商业街玩上一会,优一想等到他出来后一起回去。

好在京介并没让优一等多久。在天空快要黑下前,优一看到他亲爱的弟弟从边上的转角冒出来,径直从他面前走过。他喊了声"京介",然后跟上去。

"哥哥?!"京介转过头,停下脚步。

"嗯,正好路过,一起回家吧。"

两人沿着街边不快不慢地走,京介走在外侧,优一在里侧。街上行人不是很多,车辆更是罕见的好几分钟才会见到一辆。

今天的京介在制服里穿了平时不常穿的高领毛衣,因此没有带围巾。每当偶尔的风迎面刮过,便将脸颊两边的鬓角吹动,同时灌进脖子跟衣领的缝隙中,京介就会不太高兴地微皱起眉,脸上也被吹得有些红扑扑的。

优一先问了京介早上的事,后来是不是有吃早饭。京介回答得很简短。

"吃了,后来买了学校小卖部的面包。"

"以后还是晚些出去吧,这样的天气,我出门的时候都觉得冷。"

京介嗯了下。

"记得学校里是没空调的吧,就算春天了衣服也不能减得太厉害。"

"知道了。"京介回答,走几步路后,看了一眼边上的优一。

"减衣服厉害的不是我吧,哥哥自己穿得也不多,所以才冷。"

"咦?"

"比我还少不是吗。"

"好像是有点啊。。被你发现了。"优一动了动抱着纸袋的手臂,"难怪呢。"

正常情况下,只要不涉及到那个特定的话题,兄弟俩会像这样轻松地聊天。京介的冷淡只是性格上相对而言,但在家人跟前,还是会流露出相当自然的一面,何况现在面对着优一。除了父母外,京介最敬爱的人就是自己的这位兄长。一旦发现被他关心了,就会不动声色地关心回去。也正是京介可爱的地方。

但要是换作那个以前时常粘着优一的小京介的话,绝对会更可爱吧。现在的京介,已经变成了能够指出优一不足地方的厉害京介了。

"啊对了。"优一翻着纸袋,从里面里拿出一块半边裹着锡纸的巧克力,递到京介面前。

"吃一点吧,填肚子。"

"不用了。"京介瞄了眼,"是别人送给哥哥的吧。"

"不喜欢吃吗?"

"。。所以说是情人节巧克力。"

"什么啊,原来是知道有这回事的,我还以为是京介不愿意吃我动过的巧克力。"

"才不是。"被优一逗趣了,京介一副"你好啰嗦"的口吻。

优一把巧克力拿在左手上,像变戏法似的,另只手从袋子里又拿了块新的出来。连包装纸都没拆开过。

"那么换一块,还有很多。"他把抱着袋子的胳膊往边上挪过去。

"很多?"京介嘀咕,往袋子里看。

"哪里来的那么多?"

"嗯,都是雷门的后辈们送的。"优一顺口回答了这句话,咬了口巧克力,"一个人吃不完。"

他等待京介回应,但京介突然不作声了,视线也收回去,看向了柏油地面。优一想了想,就有些明白了。

他口中的后辈们指的是足球部的人,京介当然一听就知道。所以京介一定会关心吧,今天他是去了雷门足球部吗,为什么去的,去那边做什么了,有踢球吗,觉得开心吗。这些都是京介认为需要回避的话题,才没往下接。

一直以来的京介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意。简单,别扭,却又坦诚,令人无法狠心拒绝。

优一把没拆封的巧克力放回去。

"是义理巧克力,全部都是,你可以安心地吃。"他把处在两人中间的袋子放低了一些,"挑一块吧,帮忙解决掉。"

袋子挡住了京介的视线,他被迫看着里面的巧克力,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过几秒钟后,一脸勉强地答应了。

"好吧,吃就是了。"

京介还是拿了刚才的那块,拆开后,跟优一同样的吃法。咔嚓一声,从一侧直接咬下。

"怎样?"优一看到他微微皱起眉。

"太甜了。"

"是吗,那就麻烦你了。"

优一转回头,细细回味刚才,分明是满口浓郁的巧克力香包裹着味蕾。

"京介应该没有送义理巧克力给过我吧。"

"嗯。"又是一下咔嚓声。

"不考虑吗?"

"也可以,但要到等下一年。"京介歪过头。"今次已经有很多了。"

"真是意外的严厉啊你。"

优一感叹着看向前方。不远处,就是家所在的大楼。

"不过既然京介这么说的话,那我就期待那天吧。"


end

————————————————————————

原本设定还有后续,终究没写,而且每次临近五千字就开始续航不足😓


评论
热度(8)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