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QQ阅读里面的情感男声,特别棒,真的带感情……用来听小黄文简直太妙了……

梦结束以后迎来了现实啊……

吃了会变得奇怪的🍄
太兴奋了……

紧张……居然步入后半部分了

天啊,我想写天马马视角,但必须先要把这个先完成啊啊

到现在还没起名字好像很难搞otz
是之前那个拖的很慢的小连载后续,先前部分没看过的就不用继续往下看啦,前面的也隐藏掉了



————————————————————————————————————————



不管怎样,从菲的话京介里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包括不能完全理解透彻的,跟走神时不是听得很仔细的,可惜他没时间消化那么多。现在距离太阳完全下山还有好一些时间,在天马们的催促下,他跟菲终于下去场地加入到他们的踢球队伍中。
而后的内容就比部活的有趣多了,京介这么评价。
最开始,他想好好会会团结一致的天马们,就提出要跟菲的复制人同一组。但菲说复制人还没办法完全单独行动,而且自己也做不到把思想分成不相干的多份。于是京介只好退一步,变成跟天马们同队,结果享受到皇帝般的传球待遇。
京介真是没想到,天马他们把脚下的球都悉数传给他一个人了。从对面争夺过来的和本身就盘带着跑的都是,一有机会就传。京介倒觉得无所谓,这样反而能更好把思想集中在突破包围上面,因为菲专门派了两个替身队员对他进行贴身防守。
与天马同队还有个好处,就是京介再不用费心分辨他们。这次所有的人都穿着雷门的运动外套,上面压根没有印任何号码。几乎每次,他一甩掉身边的替身选手,天马就想方设法带着球飞快跟上来。这形成一种默契,他会先听到身后某个方向的天马振奋地大喊"剑城",然后他心领神会,接住从那儿传来的球。从起脚射门,球直线飞出,球进门,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这么齐心协力的结果便是天马队从开始到结束的所有进球都由京介一个人完成了,虽然也有被进球的时候。
直到几十分钟过去。当照耀在球场上的最后一片阳光消失之际,正和他们纠缠中的复制人突然凭空消失了。菲趁大家来不及反应的刹那,从天马的脚下夺过球。
" 弹跃之兔——"
正如这技能名代表的含义,菲一连跃过球门前的好几个人,然后将身影矫捷地在昏暗的空中倒挂起。球自他的身前被踢出后,也以同样的节奏跳跃着,漂亮地落入到洞开的大门中。
由于两边都没有安排门将,任何一方只要突破防守,剩下来的进球当然轻而易举可以办到。于是,就更显得菲进球的心情非常迫切了。
"啊啊,还是这样轻松很多。"菲直起身体,装作无事似地回头说道,一只手伸在脑后虚抓着头发。
"天差不多全黑了。。下次再好好继续吧,首先,我需要去一下厕所。"
菲飞快地跑开了,脸上满足的笑容显示出他玩得有多开心,不由令人怀疑起他到这里的真实目的来,但也用不着管那么多。京介走去了草坪边缘,想拿出放在包里隔温袋中的湿毛巾。他的身后,被夺走球的二号天马傻站在原地。
"诶。。最后的球没进到,可惜。"二号天马遗憾地说。
"可按照数量来算,是我们赢的吧!"边上的三号拍了他一下肩。
"是啊 ,菲从来没用过这种方式踢球的,一定是被我们进球太多,才想用这种出其不意的方式在最后扳回来。"五号认认真真地分析道,"被逼迫到没有办法了。"
天马们凑在了一起。拿到毛巾的京介则坐在长凳上,心里面在想,这些家伙们原来总喜欢这样聊天的。
"是很可惜,但也别忘记了。"四号天马说,"我们的主要目的可不是为了进球啊。"
"那是,我当然知道——"
后面的京介听不到了,声音太小。天马们又围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圈,把五个头埋到里面,不知道讲些什么。
京介把带着凉意的毛巾裹在整个脸颊上,沸腾的体温立刻降下许多,人也跟着有些冷静了下来。刚才他是怎么沉浸进去的?真奇怪,他应该在为不能跟天马们对战感到惋惜的,转眼就被新的配合模式吸引住了。
六点的钟声铛铛铛地响起,周围的路灯随即全部点亮了。那些灯光与地铁站的灯光连到一起,把包括球场在内的附近一带照得通亮。京介睁开眼睛,发现原先的昏暗场地上只剩下一个天马在弯腰拾球,另四个正纷纷走向右边二十米开外的公共洗手台。他愣了下,他本想去那里清洗毛巾的,不过明显洗手台挤不下三个以上的人数,而且立刻会有第五个往里挤的人。
天马们在洗手台前吵吵嚷嚷,打闹的声音从路灯底下的一小块地方传了出去,先沿着宽阔的河面一直传到对面的河堤,然后又搭载上凉爽的风瞬间返回到京介面前。听上去有点儿像清爽的回音,并且风也很清爽。
这一切倒和那天有点像。京介把心思从洗手台那收回来。
三个多月前也是这样的夜晚。时间和地点一样,一样的灯光,一样柔和的夜,被河风轻拂的感觉也是一样的。他坐在这张椅子的左半侧,口中才说出坦诚到不可思议的话,还察觉到挨在一边的天马好像松懈下绷着的神经。虽然什么直接关系,接下来他就收到了六年来最好的消息,然后他跟天马一起离开了这里。
无疑那是个美好的夜晚。不过早在之前就开始是了,后来发生的也都是,全部可以用走上正轨来形容。在他思考自己与天马的关系的时候,常常会想起这个夜晚。他会记得笼罩在整个城市上方的星空是那么地清晰,他跟天马坐在现在他坐着的这张长凳上一起仰望天空。他感到从默不作声的天马那里传来了热切不断的信念,正是他一直向往着又陪伴在他身边的事物。
就算,变成目前这种状况也依然是同样。
"想干什么。"在冰凉的温度即将碰到脸颊前,京介说。
他一直留意着洗手台那里,所以能知道发生什么。有个天马蹑手蹑脚地绕到凳子后,企图把一罐橙味汽水贴在他的右脸颊上,好让他吓一跳。
"诶,怎么被发现了,看你那么专心的。。该说不愧是剑城吗?"天马扯开话题。
"因为脚步声。。你有好好洗脸吗?"京介也转口问。
有很多水滴从天马的脸跟头发上嘀嘀哒哒滚落下来,把天马的衣领周围都沾湿了,京介的身上也弄到了一些。
"用水随便冲了一下,超凉快的。"天马说着,在他身边坐下,"汽水不要告诉其他人哦。"
他们看就会知道吧。京介在心里回应,接过天马递来的冰凉罐头时,虎口上沾了一大滴水珠,然后他将罐头拿得离自己远一些才掰住拉环。就听到噗嗤一声,水滴从他的手上滑落下去,什么事也没发生。
"这下可以安心喝了。"天马毫不介意地说。
京介不得不堤防得多一些,因为天马那偶尔恶作剧的小毛病。他在心中暗自下了判断,就现在面前的这个天马而言,他倾向于一号,反正不是四号。由于中午的事,其他的天马应该不会再放任四号独自一个过来。
周围有些过于安静了,京介突然察觉到不再听到其他天马的声音。他将视线抬起略过边上的天马。洗手台前空空的,真的一个人都没有。
"不喝的话汽会跑掉的。"天马催着,湿漉漉的脸伸过来,遮去了京介视线的一小半。
京介瞧了他一眼,然后放下汽水罐头,扯下脖子上的毛巾。
"怎么了。。这么看着我,咦——"
白毛巾迎面罩在天马的脸上,不轻不重地揉来揉去,害得天马都不能睁开眼睛了。
"不要乱动。"京介说,过了一会后松开手。
"现在可以动了。"
他重新拿起汽水罐头,不再去看他。
天马好像呆住了,任由毛巾挂在他的脸上,又驼着背,一副傻傻的模样坐在那里。京介一点都不意外,天马当然不会知道平行世界的他俩已经是恋人的事——就算自己没正式回应也是,理所应当会被这种突然的亲昵举动震撼到。
咕咚咕咚的喝汽水的声音在空旷的区域里响了一小会,听起来很解渴。等声音停下,天马那僵硬的脖子终于转向了前方。
"是我的错觉吗,剑城现在的心情好像非常的好。"
天马一说话,毛巾就从脸上掉下来。他用双手把那接住了,然后顺势按回去。轻轻擦脸的动作就像只毛茸茸的褐色松鼠。
"嗯。"京介简洁地回应。
"是吗,那太好了,我还以为——"
"尤其跟中午比起来,心情很好。"
"哈哈,那个啊。。"
他俩安静下来,不过气氛非常融洽。天马没再开口了,顶着他那窝被揉得有些乱蓬蓬的头发,模样还挺开心。然后换到京介开口。
"我说,你们是认真的吗?之前。。中午时候说的那些,不是开玩笑?"他差点漏嘴说出偷听的事,"就算我喜欢的是四号,也不代表我可以接受和你们其他人一起。。"交往。
这个词京介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相比下,天马就坦然很多。
"嗯我明白,但是我更意外你会主动提起这个话题。"天马说,直接把京介的疑问默认了,"我就是为了这件事过来的,还特地支开一号他们。那这样就容易多了,接下来希望剑城也认真回答一下我的问题。"
天马稍微昂起脑袋,显得专注又有点不安,"如果不是四号最先跑上了天台,如果是别人,比如一号,你会和他kiss吗。"他转过来,眼看着京介拿着汽水罐头的手停在半空中,于是勇气为此增加了一倍。
"如果是我呢,你会跟我kiss吗?"他问。
"剑城刚才说'就算',我认为剑城喜欢的人可能不是四号,可能是别人,也可能是我,这有多令人兴奋你知道吗,因为又燃起希望了,剑城一定是在我们之间无从选择吧,所以谁都有机会,一想到这里,心脏都按耐不住地扑通扑通狂跳起来了,剑城你能理解吗?"
"。。不能。"听天马一鼓作气地说完,京介慢了好几拍才吐出这句话,然后为了掩饰,只抿了一小口汽水。
由于天马爆发出的惊人分析力,他都震惊了,甚至都没意识到天马这近似于表白的话。他分明只露出那么一小点的破绽而已,居然就被分析了个七七八八。真是完全没有意料到,他提这事的本意可压根不是为这个。
"不愿意回答也没关系,只要你不再躲避着我们就好,那就回答我另一个问题吧。"天马无事般地说道,"只要能够说出正确答案,刚才的问题就作废哦。"
这大概就叫做退而求其次吧。京介对此十分了然,不动声色等天马说下去,完全没被刚才的震惊影响到他对狡黠样的天马也很可爱的认知。
"绝对绝对,是剑城熟知的事物哦,超简单的。"
天马压低声音,用吊人胃口的方式说道。过了屏气的几秒钟后,终于成功引到京介认认真真看向了他。
这就造成了一个错。
"曾经有一次,具体来说是你邀请我们一起练火焰龙卷DD的最后那次,那天很晚了,你把我们搞错了,把我叫成了二号天马。"
京介眼中的天马说得慢条斯理,一对明亮的蓝灰色眼睛忽闪忽闪。
"所以剑城,我只是好奇问一下,你跟我说话了那么久,能知道我是谁吗?"天马向他迎上来。
"你没发现吗,你一次都没喊过我, 你认为,我到底是几号天马?"


突然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籍!可以把我的ooc小脑洞穿起来!尖叫!兴奋!打了好几个冷颤!(?)

可恶,我什么时候变成卷卷派了
那么到底是卷卷派还是天马派
反正都是天京派

然后还有优京派也不能忘啦
嗯嗯
(不要理我)

没有椰子树的沙滩裤了!

如果以前写的文被点了喜欢,希望是被人认为写的好(不管是哪方面……)而不是觉得难得看到才顺手点
算是吹毛求疵吧……尽管实际没有毛!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