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写了第三?还是第四遍的开头,现在赶脚还不错。
这个脑洞,我爱什么时候坑,就什么时候坑,没能力写就是这么任性(doge脸)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的兴趣好像在魔幻架空上,虽然就三分钟热度,也好歹是天京。
那时还因为没手提,想躺在床上写文,过年期间买了ipad的同时配了键盘。
犹豫要不要在背面免费刻日文天京,担心自己会出坑就作罢了,结果才拿到手就后悔得一比。
现在想想还是后悔,有刻不刻真是傻囧tz。



———————————————————————————————


 算是Crossover吧,但要写出是哪部作品就没戏唱了的感觉,其他同人好像也不是每个都写,暂时隐去





这个夜晚,天气热得就让人快融化似的,并且周围也没有一点风吹过。可要是拿闷热来形容的话,又好像有点过了。
——会变得融化只是天马单方面的错觉。他正从路的那边赶过来,因为一路奔跑而满头大汗。赶往得目的地当然是他一直寄住着的木枯庄。至少在毕业期间,天马还是会一直住在那里。
说好了要早点回去,秋姐也讲了会准备夜宵。尽管天马一再表示不用,但还是被一句"那就这样说定了哦"给打败了。先前因为足球部的大家一再挽留,说队长先回去了留下其他人会很无趣,天马才再三地坐下本该离开的凳子。结果实在玩得太尽兴,最后还是别人提醒才想起要早走这回事。
"秋姐,我回来了。"推开门的同时打了招呼,目光稍一转动,天马就找到了特意等在那边的木野秋。
"回来得有些晚了哦,天马。"
表面像是带着责怪的口吻,其实木野秋并没有生气,深知这点的天马用嘿嘿的笑声代替回答了。洗了手后,他坐在秋姐对面的凳子上。 
"怎样,今天的庆祝会,玩得开心吗?"
"嗯!非常开心!还有点意外,神童前辈他们也来了,真是好久没遇到了,好怀念啊。"
"那样就好。好了,这是今天的特别蛋糕,为预祝天马顺利毕业准备的。"秋姐打开早就摆在桌子中央的蛋糕盒。
随着各科目期末成绩的评出完毕,就在昨天,天马从老师那里得知毕业已经没有问题的消息。在告诉了秋姐之后,秋姐当即就表示需要在第二天庆祝一下,不过因为跟足球部的庆祝会相冲突了,所以大餐才变成了夜宵。
——天马特地空出来的肚子,这下终于能放心地填满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天马就快从雷门毕业了。才来的时候,还那么小呢。"看天马吃着蛋糕,秋姐托着脸感叹起来,"那时连足球都不会踢呢,结果进了雷门后,不仅当上了队长,每年的联赛都能得到冠军,真是厉害。"
"不用这么讲啦,冠军也不是全靠我一个人的,还有队伍里的大家,也都是各出了全力的。"因为被夸赞而不好意思,不过天马的这番话对他自己来说一点儿也不是谦虚,自始至终他都是真心如此认为的,"光靠我一个人的话,可撑不起整个队伍。"天马颇认真得说道。
"是是,每次一夸天马,就会这么说。"
秋姐先给天马加了些果汁,再听他说了今天雷门跟足球部的事情后,也就回房休息了。"别忘记带佐助出去散步哦。"离开之前,她这么叮嘱。

佐助低头嗅了嗅天马的手,然后摇了摇尾巴。后者经过擦拭的手上仍旧残留着一股淡淡的奶香味。佐助认出了味道的来源,跟它的夜间小点心一样,是来自于同一个蛋糕身上的。
天马解开佐助脖子上的细铁链再换上遛狗专用的绳子,开始了几乎是多年来每日晚必做的功课之一——带佐助到河边散步。除了为佐助换狗链,他还得随身带上纸袋或者报纸之类的东西,用来装拾狗的粪便。
在最初救下这只狗并取名为佐助后,天马就每天坚持去带它散步了。
一开始因为年龄太小还需要母亲陪同,到后来稍长大些可以独自一个人去完成——尤其来到了木枯桩之后他更是如此。
不过在照料佐助的方面,还是自秋姐那边来得要多一些,毕竟天马本身也只是个需要大人照顾的小孩子而已。而如同在天马身上花费的一样,秋姐也用了很多心思在佐助身上。
按着佐助的意愿,天马来到河边。在这边宽阔的环境下,他终于迎来了阵阵令人清爽的带着些湿润青草味的夜风。嗅着这股味道天马在河堤上方停下。那下方,就是对他来说再为熟悉不过的河边球场。
在这个地方,天马经历了许许多多令他难以忘却的跟足球有关的回忆。
与葵相识是在河边球场。几乎是每个早晨跟夜晚的盘球练习是在河边球场。原堂监督第一次带领雷门足球部做训练是在河边球场。然后,被剑城邀请来练习火焰龙卷DD一直到成功,也是在河边球场。
更不用说那次,他对剑城充满爱恋跟占有欲的表白,也是在这个河边球场。
怎么看也是个充满期待与回忆的地方。
先把系在佐助身上的绳子松开好让它自由活动,天马躺在草坪上,将双手环抱垫在头下,他仰望天空。
就算是偷懒吧,不过只有在夜晚路人极少的情况下天马才敢把佐助松开。
有次跟剑城在河边踢球,他们没留意到系在凳子上的绳子滑开了,结果佐助跑开吓到了怕狗的过路人。后来那个成年男子把天马训得够呛,还包括一旁的剑城,也一起被训了进去。
那时,天马偷偷看边上跟着摆出真诚道歉脸的剑城,既尴尬又觉得有趣。只要是与剑城一同经历的任何事情,都是那么得美好。
——如果剑城还在稻妻町的话,现在会在干什么?
他拿出手机翻开与剑城的简讯记录。
首先跨入眼帘的理所应当是那次约会前,剑城发来的"天马,最后说一次,放学后动作快点,别再迟到了"的消息。于是相应地,天马眼前立刻浮现出因为他屡次迟到而有点生气的,剑城的烦躁脸。于是他嘿嘿一笑。
不过这一条简讯,也就是剑城发来的最后一条简讯了。时间的话,则是—— 
轻轻合上手机后天马叹了口气,转动视线寻找佐助。
"佐助,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去了。"在没有居民区的河边,他放开声大喊。佐助的脾气天马再了解不过了,放开绳子也不会跑多远,都是围绕着河边球场活的,这也是令他敢放开绳索的原因之一。
不稍一会,便在河跟河岸的交界处发现了佐助的身影。但令天马奇怪的是停留在佐助边上的一动不动的人影。
糟糕,不会又吓到别人了吧。
天马急急忙忙向那里跑去。
"那个,没事吧?对不起我没有给狗系上绳子。"黑暗中,看不清那个人的相貌,天马也不知道该称呼什么好。
应该是听到来自远处的天马的呼喊声了,不过那人反而蹲下身体,看动作像是在抚摸佐助。是喜欢狗的人吧?看到如此情景,天马大松口气,脚步也放慢下来。
下次绝对不再放开绳子了。
随着云层的移动月光终于能够照射到地面,在那照耀下,黑暗也跟着层层退开。天马看到非常熟悉的面容对他笑了笑,随即他就把那人认了出来。

"优一哥哥?"认出来人后天马小跑上前,"太好了,我还以为佐助又把谁吓到了呢,简直担心死了。"为了表露自己的担忧与安心,他把手放在心口的位置。
"很久不见了,天马。"
优一抬头向天马打了招呼。
作为剑城家的长子,也就是剑城京介的兄长,剑城优一,自从他的弟弟剑城京介从宇宙归来后不久,就在前任圣帝豪炎寺的安排下前往国外,接受专业医师的康复训练了。为了是除让他能快速得恢复与平常人一样的行走能力外,更可以获得高一筹的足球运动员水准。
究竟是否能最终达成目的谁也无法预知。不过,起码上一次回国的优一,在天马眼里看来,就已经完全不能把他跟以前的那个在病床上的优一划等号了。
"很久不见,优一哥哥,是才回来这里吗?我完全不知道。好像感觉比上次的状态还要好,相信一定可以奔跑如飞了吧。"
"是吗?谢谢这么说。"
这个时候的天马已经比二年前要窜高不少,交谈这么短短几句后优一感到了不便,于是他放开逗弄佐助的手站起来。
"不过的确像你说的那样,我现在已经可以做较长时间的奔跑了,只是还不能太激烈而已。上次回去后不久就开始做足球方面的基础训练,相信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与天马在球场上小小较量一番了。"
"太好了!我会一直期待那天的!"天马为此鼓舞。
这的确是令他非常振奋的消息,或者说,只要是知道优一情况的人都会为优一感到高兴。
如果换作是剑城在这里,也一定会激动得不能言语吧。

天马重新为佐助系上绳子,开始同优一沿河边散步。两人谁也没有明说,不过前行方向确实是朝着剑城家宅邸那边。交谈中天马得知了优一在国外的近况。不算是交换消息,他也告诉了优一,雷门足球部跟他自己的情况。
其实身在国外的优一一直通过各种方式关注着雷门。但跨着国度的关系,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身为足球部一队队长的天马亲自告诉来得直接。况且天马本人也很乐意这样做。
对于作为剑城京介兄长的优一,天马不仅是因为对方有着与剑城京介非常相似的面容对他有很高的好感度。还有很多方面优一也有着令他尊敬与佩服的地方。
与自己相同的对足球的热爱与坚持。两次,为了拯救自己的弟弟做出牺牲——尽管第二次是平行世界下的优一。还有后来他对他们两人选择的尊重跟理解。
而且从那时开始,优一还是跟足球,雷门,乃至稻妻町一样,是令天马可以联想到剑城京介的独一无二的人选。所以天马也是把他当作秋姐一样的亲人来看待的。
"天马一定还会想起京介吧,突然这么说起有些抱歉。"因为刚才聊到了有关的话题,优一便直接了当的问了,"一直想找人聊下京介,找父母又不太妥当。对我来讲,天马是再合适不过的对象了。"
"诶?没什么好抱歉的,其实我也很想说就是了,难得有机会。"天马有些拘谨地抓抓脑袋,望向前方。
"要说什么呢?是非常想啊。。当然会想,毕竟在一起好久了。说实话,我一直有种剑城还在身边的感觉。像在踢球的时候,偶尔也会口误喊出剑城的名字,不过队伍里的其他人也会这样子就是了。别看表面上不说,大家都是一样在想着他。"天马吸了下鼻子。
"剑城吗?跟猜想的一样,到现在天马还是没有改变对京介的称呼,真是有趣。"优一望来对天马笑道,"不试着改变下这个习惯吗?跟我一样喊他京介这样的。"
"诶不用了,我喜欢这样喊,虽然以前是不熟才这样喊。而且。。"
"而且?"
"也不想改变这个习惯。"
"明白了。"优一一下子就理解了这句以颇认真的语气讲出来的话,转向前的同时他轻摸了下天马的头。"那就保持吧,是个不错的习惯。"
"其实以前也尝试那样喊过,非常亲昵的感觉,很棒呢。就是被剑城拒绝了,说是只有父母跟优一哥哥才能这么喊,后来我就再也没想过了。"似乎是想改变当下的气氛,但说到一半天马又记起当时的情景,只好以叹气做收尾。
不过优一倒是被这几句话逗乐了,少有得放声笑的同时,他停下脚步。
"京介应该是觉得不好意思才会那样说吧。谢谢,我心情好多了。不过你的话倒让我觉得有些嫉妒。 "迎着天马充满疑问的目光不等他提出,优一紧接着说道,"毕竟从京介进入雷门以后,在他身边的时间,天马要远远比我多得多啊。"
"诶??"天马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而佐助因为自己主人这声不小的惊呼扭头看向他。
"玩笑玩笑,不要当真。"显得相当开心的优一连忙解释。"好了,就送到这里吧。最近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在稻妻町,有事的话可以随时过来找。"
"就到这里没关系吗?不过能同优一哥哥谈论起剑城我也非常高兴。这几天内,我一定会来探望的。"
"嗯,随时欢迎你的到来。那么就下次见了,天马。"
"再见,优一哥哥。"
将一手插在裤袋内,优一边背着身向天马挥手边向前离开。等他走出这一片路灯照射的范围后,便很快的隐没在黑暗之中。
而后,目送优一的天马稍许俯身轻拍了佐助的脑袋,也返身离开了这里。


TBC


———————————————————————————————


感觉怪吗,怪就对了。。

评论(4)
热度(7)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