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哦,尝试了一下喜欢的写手的风格><认出来的话不要告诉我!
先前那篇写井吹的文,总感觉不能称之为文。。只是用白话把脑洞直白的表达出来而已,文笔(有这东西吗)超烂

脑洞的关键字:
和你一起散散步、如果注定会失去、伞只有一把哦
(点点依旧等于省略号)

在大雨下 


前一刻还是万里无云的晴朗,这会已变得乌云密布。天空隆隆作响。风起,屋里却闷得令人烦躁。现下的天气,打开窗户让风透进来倒也觉得一丝凉爽,但始终比不上处在屋外来得惬意。
眼看着暴雨临近,明亮的天空突然暗下。可这个时候开灯还未免过早,屋子里的家伙们七倒八歪地还在午睡。
京介起了外出散步的想法。
轻手轻脚推开门。几乎才一会,后方响起哒哒哒的小跑声令他困惑地回首。于是京介看到那道身影咻的一下窜过来。
"都快要晚饭了,是打算去哪里?"
几分钟前看似还在熟睡的少年,这会已精神抖擞地跟了上来。似乎时间富裕得,令他还来得及带上雷门的闪电背包。一如既往,斜斜地跨在肩上。
"只是散下步。会在晚饭前赶回去,反正还早。"
"那就一起去吧!"

天马诉说,京介倾听,或有句没句的搭话,一直以来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默契。这次,两人搜刮了所有能聊的话题后,趋于无话。
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散步呢。天马肚中小小诽议,安静地与京介保持同一个步伐。
就在想出下一个话点前,昏暗的天空终于像被竹竿捅破一样,先前一直积攒着的,豆子般的大雨哗一下倾盆倒出。
热烈的拍打声席卷了这个世界。
天马"呜啊"地,小跑着躲到街边的屋檐下,京介跟随在后。只是短短几秒,上衣跟配套的裤子已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种颜色。
"伞,有带吗?"
被京介这么一问才想起,天马一脸神秘莫测地翻开包。"嘿,看到要下雨特地拿的,但是,伞只有一把哦——"
"。。。。"
"——诶!居然这么小,完全不够两人的。"结果下一秒便惊讶地脱口而出。
与京介共撑一把伞的美好画面啪地一下破碎了。
"带出来前应该好好打看看下才是吧?现在用这种规模的,一个人都觉得勉强。"
京介盯着伞面上的可爱小花满脸纠结。就算够两人撑。。自己愿不愿意也是个问题。 
"之前急急忙忙随手拿了就出来了——下次一定会注意。"
还未完全撑开的伞又重新合上。
"等雨小一些,再回去好了,是雷阵雨也说不定。"
"哎。。看样子只能这样了。"
伴随着看天马的感叹远处传来一声雷炸。这阵势,恐怕晚饭前是赶不回去了。

大雨依旧倾盆而下,天空倒是比之前明朗了许多。
这次故意安排的简陋场所,令所有人都无法过多的拥有私人空间。"为了让大家的关系更亲密无间",在大家目瞪口呆的时候,原堂监督这么说。
每次每次的,晚上睡觉前,总是乱哄哄地吵成一团。就是有那几个人老企图搞活队里的气氛,追来追去打闹,一不留神就会把睡着的人当垫子踩到之类。
处在整个卧室门口的天马中过好几次招。 
看着雨水组成的流线体不断从眼前滑落,天马入神地回忆着,就好像雨水本身有某种神秘的吸引力一样。
被踩到的痛楚感乍然重现,天马呲了一下牙。然后抬起头,看到的是京介望着天空的,愣愣的侧脸。
想起来什么似的,天马收回自己的视线。
"明天也像这样一起出来,可以吧?和你一起散散步,到处逛下什么的。"
"要出来的话,随时都可以。"
京介不加思索的回答——其实并没有发呆吗?
"只能利用休息的时间。 "几乎是紧接着他又补充,
"那是当然的。但是,今天的话,如果不是被我刚好逮到的话,剑城这会一定已经偷溜一圈完回去了。"
偷溜?京介微愣,因为不解望向天马,从这个角度看刚好能看到那张有些鼓起的脸颊。
"原本以为能和之前一样,两人一个房间什么的,结果完全。。不是说原堂监督安排有什么问题,我是完全没有意见的 。就是。。有那么点美中不足的感觉。"
"笨蛋,说什么傻话?"
"啊啊,我也觉得这么想有些太过小气了,因为这种事纠结。。果然剑城还是当作没听过算了。"
双手扶上背包肩带,天马大口叹气。这时,京介才回味到最开始那句话的含义。
怎么也不可能当作没听过吧,都这么明显了。虽然是有那么点被逗乐,天马那副不知道跟谁斗气的模样。可是眼下如果笑的话似乎又不太合适——
"因为看你在睡觉的样子,不好意思。。。下次一定会叫上你。"
"算。。算啦,其实,我也是想睡觉来着,但是不知怎么就突然醒过来,接着就发现剑城没在了。幸好只是才出门而已,没非多大功夫就看到剑城了。 "
京介没有做什么反而老老实实作了道歉,作为无理一方的天马理所当然地难为情起来。
"但是难得有记得带伞,却是这么小号的一把,结果还是淋到了雨,真是超——"
"天马。"
"诶?"
想继续说些什么来解开当下的窘迫,被喊了名字后天马猛然停顿,条件反射地抬头后他看到了一张怀着笑意的脸。
"你不用再解释一遍的。。"
"诶,果然还是被看穿了吗。。好了别笑话我了,不会再提的了。"
羞愧得吧嗒一下捂住脸,天马摆手。

雨势转小的同时天色也暗沉下来,又考虑到已临近饭点,两人便冒雨返回。那把不合适的伞——无聊时拿出来鉴定后发现居然还是阳伞,也最终没有去使用。 
路口的绿灯前,因为要避让转角的巴士,在停下来的时候天马饶有兴趣地看了近在咫尺的车身——似乎是某个著名女演员新剧作的广告印在了车面。在巴士走远后他还不死心的盯着念了主打的广告词。
"如果注定会失去。。。如果注定会失去,嗯嗯。"念念叨叨的把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天马突然做出恍然的表情。"不这么假设的话,就一定不会失去呢,对吧,剑城。"
"剑城?"
"还不抓紧时间,东张西望看别处的想干吗。"
"哎?"
这么小小训斥着,京介转回身一把抓起天马的手,在红灯来临前雷厉风行地穿过了十字路,而后,像生怕再出什么意外似的,就这样一路牵手小跑着。

果然是绝对不会失去的。先前有所抱怨的自己。。实在是太傻了。
细雨中,京介的体温从手腕处传递了过来。感受到这些的天马一脸满足。










评论(3)
热度(9)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