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是个坑,写的时候对攻受还不是很确定,后来转京天了,所以无法确定京介对天马的感情


——————————————————————————————

灵感小部分来自riz的名叫<天使になっちゃった!!(成为了天使)>的本子

大部分来自是X战警3

至于梗什么的,东凑西凑了一堆=w=



窥视到天堂的景色 

kyosuke*tenma*kyosuke

  


天马今天没有参加足球练习。

最先发现的是原本想找他一起去足球部的信助,放学后才转了一下身,就发现天马已离开了教室。他花了些时间找遍了几个天马可能呆的地方,一劳无获后只能独自一人去了体育楼。

到达的时候已经迟到了。

“天马…没有来吗?”

足球楼很大,但一眼扫去还是可以把整个楼层全部收到视线里。信助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最终确认了天马缺席的事实。

在点名的时候也没有出现。

“发生了什么事呢,明明没有带伞,能去哪里呢?”信助看起来有点沮丧。

今天是下雨天,从中午开始雨就下个不停,一直到下午也没有转小的迹象。在最后一堂课上课前,大家都得到了今天的训练在体育楼进行的消息。

那时就做好了,天马与信助一起去体育楼,如果直到训练结束还在下雨的话,两人便结伴一起回家的约定。

因为信助是带了伞的。

“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被耽搁了吧,不用担心。”说话的是神童。

“好了,虽然今天是下雨天,但是大家也要打起精神来,不要松懈啊!”円堂看了下时间,然后拍了拍手以做鼓劲。

“好!”

“那么今天的内容是——”


两小时之后。

“回家的路上大家小心。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散会。”作为现任监督的円堂下达了结束的指令。

收拾过后,众人熙熙攘攘的各自结伴或一一的离开足球楼。

信助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他是最早离开的。训练还没开始,他就决定了要去天马家一探究竟。

而最后走的,是剑城,剑城京介。

作为闪电十一人中FW的京介,与天马的关系一直不错,不过那指的是现在或者说最近一段时间里,在最开始的时候完全不是这样,也可以说是相反。当然,与队伍里其他人的关系也可以如此解释。只是现在的他与天马更加亲近一些。

可能是优一哥哥的关系,他有时会这么想。

天马也会缺席吗,真是难能少见。

将背包甩上肩,另一只手插进口袋,京介慢悠悠的走着。离开前顺手锁上了足球楼的大门——谁最后离开足球楼的话,就必须将大门锁上,这是大家不成文的约定。

现在的京介已经习惯喊天马做天马,而最开始的时候则是松风。拿这点来说似乎也是他对天马亲近的证明之一。

遇到红灯停下,然后绿灯再次亮起。

还是,去看一下吧。

在思考的同时,前进的方向已经转变。只有唯一的一次,他曾经到过那个地方。原因已经忘记了,但是去天马家的路线还是被京介记得。


电铃声已经连续响了好几遍,让人听起来感觉如此不耐烦,而之前的敲门声则显得温和得多。一旦比较的话,很容易的就可以想象出现在这位按着电铃的人是个拥有怎样性格的人。

只是屋里的天马完全没有这样的空闲,他遇到了至少在周边的人身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毫无任何可以借鉴的地方。他的烦恼让他忽视了来人的访问。

“天马!我知道你在,快点开门。”

京介的喊声隐约的从门外传到里屋。看样子似乎知道天马在家,但是天马还是不为所动。

不要,我死都不会开门的。

他走到门前只是看着,就算隔着大门,也能想到京介在在外面的样子。

一定很烦躁吧,剑城,但是我还是不能开门,对不起。

铃声持续了一段时间后,骤然停下,然后响起脚步声,在天马以为那是离开的信号时,又突然停下了。

“你也不知道那家伙去哪里了吗?”似乎是京介的自言自语。

啊啊,应该把佐助放到屋里来的!京介不会对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吧!天马紧张的凑到门前,尽管这么做他也不会看到门外的任何事物。

“汪!”

佐助当然是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的,它舔了舔京介伸出的手,又闭上眼睛安静的继续睡觉。

“看样子还记得我。”收回手,京介起身,向大门的方向往了一眼,最终还是离开了。

踩在草坪上的沙沙声渐渐变小。

很久之后,门被拉开了一条很小的缝隙,天马从中小心翼翼的向外瞄着。然后又把门打开了一点。

确定京介不在,他不知是放心还是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撅了撅嘴。

“佐助,这下要怎么办才好。”他嘟囔。


不安定的一夜过去,迎来爽朗的早晨。昨天不愉快的异样气氛随着转晴的天气一清而空。天马起了个大早,终于解决了大烦恼的他此刻的心情非常好。

“完美解决,嘿嘿,早就说了不会有事的!”如此反复的说着,像是故意般安慰自己。

从好几天前开始,秋姐有事外出,所以把家里的一切都暂时交给天马照顾。说是一切,最主要的其实也就是天马自己而已,还有佐助。所以天马不止一次的庆幸,因为只要自己隐藏的好的话,直到事情完全结束也都不会有人发现的不是吗。

习惯性的去摸佐助的脑袋,可佐助没有像往常那样去舔天马伸出的手。它饶有兴趣的仔细嗅着并站了起来,绕着天马转了半圈又停下。

“汪汪!”

“哈哈!不愧是佐助,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天马诧异了下。把放在背后的鼓鼓囊囊的袋子举到身前。

“不行哦!这个可是不能碰的。这个,天堂送来的礼物。”

在清晨阳光的沐浴下,那个东西隔着袋子隐隐约约发着红色的光晕。被天马盯着看了半响,直到被一直嗅着他的佐助碰到裤管,才终于回过神来,于是将手中的物品放在一边,给佐助牵上了链子。

带佐助散步是天马每天早晚必经的课程之一。

“走吧,佐助!”

“汪!”

离开之前他也没忘记把暂放在一边的袋子带上。之后,在走到另一个街区的时候,将之扔到了正在收集生活废品的回收车中。

这样,全新的一天正式开始了。


"天马!为什么昨天不告而别了,足球部的练习也没有参加,去你家找你也没在,打手机居然关机,家里的电话也没有人接,发生了什么事了?!"

"啊?昨天一时有急事就先走了,关手机是没有电来不及充,不接家里电话是因为根本没回家……"

跟信助同班被逮到的天马,遭到了信助言语上的猛烈攻击,他被猛跳上课桌的信助逼得不停地往后倒退。

“你不要激动,很危险的,小心掉……”天马摆手。

“才不会!!”信助跳下来,从桌子换到了凳子——那都是属于天马的。

“昨天大家都很担心你的。连监督跟神童前辈都有悄悄问我你怎么没有来。”

虽然降低了一个高度又要对天马仰着头说话,不过信助依然咄咄逼人。

“对不起!”自己尊敬的人被特地点名,天马只好投降,“其实昨天晚上的时候我有给円堂监督打电话补假的。”天马双手合十鞠躬,“也想过打电话给信助你,只是觉得太晚会打扰到就放弃了。”

“大人的话通常睡得比较晚所以完全没有这种顾虑。”天马的表情很诚实。

“是吗?”至少从信助的角度来看是如此,相应地,他的神情也放松了很多。

“不要骗我哦,不然我会很生气,非常生气!”

“怎么会,是真的啦!真的”

“好吧,总之你没事就好。昨天真是担心死我了。”

信助的双脚终于踏在了地板上。

“实在不好意思。”天马挠头。

昨天自己也实在是非常困扰。手机又一直在响,情急之下只好卸了电池板。之后打开发现整屏整屏的未接电话,全都是队里的大家打来的。要说被吓了一跳的话,其实应该是感动才是。

而家中的电话因为很少人知道,相对起来倒很安静。

“让信助担心了真是很对不起。等到训练的时候,我也会正式向大家道歉的。”

“嗯,我的话没关系。但是天马还是先想一下,等葵来了要怎么向她解释吧。”

“诶?!”



“所以就是这样,很抱歉让大家担心了!非常对不起。”与早上同信助嬉戏的态度不同,这次天马做的是非常正式的道歉。为此他早早的就在操场上等候着。

意料之外也是预计之中的天马得到了大家的谅解。

接下来是一如既往的由円堂宣布训练内容。其实说是宣布,也就是走个程序而已,自从入秋后都没有什么赛事,每天基本上都是以某内容为主题的自由练习。

原本就做好了打算的天马,在円堂宣布开始后毫不费力的,就在人群的角落里找到了一开始就定好的目标。

“剑城!”

“啊?”

对方已经很有效率的开始用膝盖轮流颠球当做热身。

”昨天真是不好意思了!”天马正对着京介说道。

“什么话?”

“那个,昨天晚上回去听说了,有个把校服外套当披风穿的人来我家找过我。”

“哦?”京介还是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看着对方没有反应天马有些着急。他凑到京介眼前,先用两手在自己脸颊两边做了个圈圈的姿势,再把竖着食指的右手放到脑后。

“头发是这样子的人!”

“……”

京介将足球踩到脚下。

“没什么,刚好路过而已。”他闭眼转过身,用脚尖勾起了球,这次换了姿势,是用脚背颠球。

“没事就好。”

“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京介。”

“哼。”

看着背对着自己在专心热身的京介,天马酝酿了下,握紧双手。

“剑城,其、其实……”

“烦恼的话可以不用特地解释。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京介提高了音量,语气也略微有些加重。

大多数情况下这样做会显得他有些不耐烦,不过天马知道那并不是。

“说的也是!”那是他所了解的,京介特别认真时的语气。

“其实我记得京介有说我过,家里的方向跟我家是完全不同的路。”天马说道,紧接着突然上前夺球。“而且优一哥哥的医院也根本不在我家附近!”

“什么?!”

很正常的,京介在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天马得逞,但他很快反应过来上前争夺。

“信助!”天马迅速地将球传了出去,他把京介牢牢卡在身后。

“所以还是要谢谢京介的特地关心啊!”

喊下这句话,天马跑向信助。

被留在原地的京介收起有些惊愕的表情,哼的笑了笑,然后跟了上去。


"啊啊~今天的神大人也依然这么帅气。"

发自于真心的温柔的赞叹声通常会让周围的人感到愉悦,作为神童的头号也是唯一忠实FANS的山菜茜更是如此。

每次按下快门将神童身影拍摄进相机后,从茜的周围都会发出属于少女的青春的气场。

“诶,奇怪。”淡紫色的眼中发出惊异的神情,小声的诧异着。

“怎么了?”在她身边的是雷门足球队的另一位经理人水鸟。

“怎么说呢,感觉今天的天马好像有些奇怪。”

此刻在茜的镜头中,天马正在奔跑着,紧跟着身前带球跑的神童,两人的前方是严正以待守着门的三国。

“不是很好吗?与平时没什么两样,很有精神。”

“但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是什么呢?”

两人的视线跟随着天马一段时间,也没有发什么特别的不同。

“算了,大概是我多心吧。”茜笑下了之,将相机转向别处。

倒是被引起好奇心的水鸟牢牢的盯了天马好久,依然无果。

“天马,加油啊!”她挥挥手。


初秋的傍晚来的比夏天要早,夕阳的光撒下来将天空映成了橙红色。足球场上雷门的少年们依然奔跑着。

白天的温度降下后,再加上微微吹过的风,此刻的环境让人觉得异常舒适。

哨声响起。

“诶?今天这么早就结束了?”刚从仓间脚下抢过球的速水叫道。

“啊啊,进入到秋天了,接下来天会黑得很快,大家还是早些回去吧。”円堂回答。

“是——”

天马吸了口气,他活动着肩膀。

这下,还真是凑巧。

“天马,没事的话回去要好好休息!”

“是,円堂监督。”

在去往休息室的路上,天马被円堂远远的叮嘱。

会被监督看出什么来吗?应该没问题吧。他在心里狐疑。


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的事,天马打开衣柜,突然将柜门砰的一声关上,他看了看周围,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的举动。

心跳的厉害。

没什么好心虚的,要镇定下来啊,松风天马!

“信、信助,我想起来还有事。要先走一步。”天马把外套批在身上,抓起闪电背包锁上柜门。

“麻烦等下替我向葵打个招呼!那么明天见!”一口气讲完这些。他很迅速的从休息室消失了。

“这个季节不换衣服就回去的话会感冒啊天马!”这时的众人才有所反应。

“怎么天马这家伙有些古古怪怪的?”

“该不会,是恋爱了吧。”

“诶??”大家惊叹。

“恋爱什么的,离我们太远啦,都还是中学生。”影山有些认真的说。

“说的也是。狩屋不要开这么奇怪的玩笑。哈哈哈”

“如果是真的话,对方会是谁?”

不知道是谁抛出了奇怪的问题,大家一下子深思起来。

“这就是青春啊!”


笑声从休息室传出,正在前往的京介抬头看了一眼。

回体育楼的时候他走在了最后,円堂与天马短短的对话被他听得一清二楚。当时也应该有很多人听到了,不知怎么的京介硬是记在了心上。

今天的天马,并没有特别奇怪的地方。他回忆后总结了下。自己几乎一直与天马在踢球。应该有做出这种肯定结论的把握。

所以监督的那句话到底……

他被撞了一下。

“啊啊对不起京介,我赶时间!”天马头也没回的只是挥了下手。“明天见!”

天马跑得很快,京介回过身只来得及看到拐角处那一抹黄色的身影,他很自然的开口想说话,突然就愣在了那里。

刚才那是什么?

他扬起眉毛。


又跟前天一样躲在了这种地方,怎么办。

手撑着瓷砖的墙,天马问自己。

表面上看来,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两样自己也努力维持正常的样子,不过实际上只有他心里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天马摸了摸背。

事情是从三天前开始的。那天的确是跟信助说好了一起去体育楼的——


“我先过去了哦,你们也快点过来,别迟到了,等下见。”

葵跟随其他同学先离开了教室。

“信助,我先去一下厕所,你等我一下!”

紧接着天马也跑出去。

厕所厕所。心中不停的念叨,没发现在窗前查看雨势的信助压根没留意到他的讲话。

转眼天马就完成了重任。

要是刚才老师再晚一些下课,自己因此特地离开上厕所的话,一定会被大家笑话的。小小的想象了下,他松口气。

?!

推门的天马一个踉跄,从背部的地方置传来一阵痛疼,确切的说是肩胛骨的位置。

好疼,碰到了什么吗?

不明所以的天马忍耐着疼痛退到洗手台前照了照后背,什么都没有。他很顺手的解开校服上衣。

没什么奇怪啊?除了有些小小的未痊愈的伤痕外,作为足球部的成员每个人也是如此了。

穿上衬衫,天马低头刚要扣扣子,那个影子就被他的眼角瞄到了。

“什么这是!?”吃惊之下他脱口喊出,同时没有经过思考的猛转身,这样做反而被自己遮住了视线,他只得再转过去。

那个透明的物体静静的附在天马的背上,看起来有点虚幻,手伸过去也摸不到什么。

看起来就像化身没有全部出来似的。

天马揉了下眼睑,确定没眼花后又掐了自己的脸。

”疼死!“果然不是做梦吗?

仔细看的话,好像比刚才更加真实了。只是依旧不能摸到。

所以这是什么鬼啊啊啊,这样子要怎么踢球?会被人当怪物围观的!天马着急的站在原地,想象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情急之下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想求助,可又不知道找谁才好,随着翻过的名单天马脑中一一浮现大家的样子。

円堂监督?神童前辈?好像都不合适。信助?会不会吓到他……狩屋,算了。

名单的最后是京介的名字,看着那两个字天马发了个楞,还是合上了手机。他低头盯着洗手台,心里一阵慌乱、

就这样过了好久,最终,他谁都没有告诉,一路上避着人逃了回去。


“天马!要走了哦。”

“他说了别等的,先走吧。”

“这么久不出来不会是掉进去了吧。”

“等下别忘记锁门,我们先走了。”

被大家的喊话拉回思绪,天马胡乱的答了一声,耐心的等了一会,确认外面没有动静后才走出去。

悉悉索索的声音在休息室响起,他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了雷门中学的校服,和一卷白色的医用绷带。

“这样没完没了的啊,再下去的话一定瞒不住的。”他嘟囔,一转身又钻进洗手间。完全没有注意到走廊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长长的纱布被一圈圈的从身体上绕下,堆在一边,点点的红色混杂在大片白色里——就是因为不多,才让人觉得格外醒目。

天马背身扭头,专注着往自己身上绕着新的绷带,小心翼翼。

“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意外之声从前方传来,听到声音的瞬间天马回头,然后他看到跟反应过来。

是剑城。

被剑城发现了——


今天的京介一直关注着天马,从练习刚开始的时候就关注着,相应的,他一直呆在球场上稍边缘的位置。那样的话不会太引人注目,也更为方便的观察喜欢在球场上来来回回跑动的天马。

京介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说昨天在天马身上观察到的东西令他有些好奇,不过更主要的还是因为円堂监督讲的那番话。

为什么要对天马说要好好休息?

FFI赛事结束到现在,这段时间里并没有特别重大的比赛。与帝国的练习赛也是一个礼拜之前的事情。如果说天马缺席那天发生什么事的话,昨天也正常的来参加了练习,今天看起来也没什么异常。

没办法不在意又感到怀疑的话,不如亲自确认下好了。

他当即做出了以上决定。

以当前的形式做出最正确的果断判断,一向是他的优点之一。

事实上之前也有很多次,京介在一旁关注天马的一举一动,结果证明这样做是非常有效的。所以在他看来,这次的决定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之后就是练习结束,京介特地快一步的换好了衣服在体育馆外面等待着。看到从足球楼出来的人直到最后都不是天马,他稍一楞就又走了进去。

“队长可能晕在厕所里了,剑城快去救他哈哈哈。”还被狩屋逗趣了一下。

京介没有回应,他在考虑其他的事情。

穿过球场时他板着个脸,把之前的事情回忆了个遍。

的确是发现了,天马的背部有伤,虽然不确定到了什么程度。但是从那家伙不经意护着的动作来看,不管什么程度都一定让他非常在意。

为什么不告诉大家。

京介有些愤怒。如果此刻天马在面前的话,京介一定会拽住他的领子这么问。

为什么在这种事情上没有相信别人。

【总会有办法的。】耳边莫名的响起天马的口头禅,京介哼了一声。

真是个笨蛋。


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等下就这么问吧,用平静的语气好好跟天马说。原本是打算这样的,

下一刻他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那是在靠近脊椎两边,肩胛骨的边缘,从上方开始延伸到下方,就在天马背部的这两个部位,有两道整齐的伤痕,一眼看上去就能发现非常的深。

这就是比高出天马半个头,视线能轻易越过天马身体的京介,从镜中的反射里清晰的看到的事物。

“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之前想好的话脱口而出,语气截然不同。


“剑城!?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你走了。”开口说话时天马已经平静下来,刚才反应过来的瞬间心都跳到了嗓子口。

然后他镇定自若的继续着自己的事——只是表面的而已。

问我怎么回事?这种情况要怎么解释?完全没头绪啊。就算要解释的话,恐怕也是……

“回答我的问题,天马。”京介站在门口。

“不用担心啦。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很难解释,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天马套上衣服边说着,隔着布料传出来的声音显得闷闷的。

“不愿意说的话那就算了。”

“真的不是不愿意说,只是……”

“这一个月里绝对不允许参加足球练习。”京介走进了几步,看着天马。

“不要,我拒绝。”天马果断的回答。提高了一个音度的声音在贴满瓷砖的狭小地方格外的有穿透力。“这点小伤没有问题的!”


一瞬间小小的安静。

意料之中的回答。京介想。

看着对方郑重的表情,他记起还在可以说是不久之前的几个月,被黑暗压抑着束缚着的逆境下。好多次的,天马也是这样的表情。

“我早就猜到了,如果被知道的话,一定会被要求禁止踢球的。那样绝对不要!所以——”

“拜托剑城不要告诉大家!”垂下的双手握紧拳头。

“你啊,总是讲这种话。我还什么都不知道,要用什么去告诉别人?”京介还是非常了解天马的,看似好脾气的面孔下其实固执得很。在天马的面前,有时候自己也不得不做出退让。

“但是不管怎么说,先去医院……”他叹气,上前拉向对方,

但是被天马躲开了。于是他又伸出一直插在兜里的右手——

“医院!也是绝对不会去的!”

“什么?”

这种环境下京介完全没想到天马会用微风凌步晃过自己,他看着天马夺门而出。

京介呆了呆很快反应过来,咬咬牙扔下一句“又来这招”后追了出去。


一口气跑到外面已经不见天马的身影。他急忙望向四周,停下来。

“天马。"

“松风天马。快点出来。我知道你还在附近。”

就算刚才一路上被天马关上足球楼的门,耽搁了一点时间才出来,但只要他跑向外面,就一定能再在足球楼正门的位置看到——

所以天马那家伙一定是躲在附近某处。

——没有人回答。

京介拿出手机翻出天马的号码按了播出键。音乐刚响起便被掐断了。他啪的一声合上手机。


天色已经暗下,整个雷门显得冷冷清清的,学生们早在3个小时前就全部放了学,偶尔有几个其他部门的成员刚结束活动从远处路过。

呼出一口气,京介走到对面的球场,朝着足球楼的方向依在一棵树上。

离医院探病的结束时间还有很久,赶在那之前去的话就没问题了……

他抱着双手开始闭目眼神。


二个小时后

稻妻町病院


“京介今天的脸色不太好。”

打从京介一进门,优一就察觉到他的这位弟弟似乎被什么事困扰着。在观察了十分钟得出肯定结论后,他开口问。

“是有发生什么事吗?”

“没什么,没有事发生。”京介条件反射的否认。

“是吗。可京介的脸色是骗不了哥哥的。”优一笑着说,盯着京介的脸直瞧。

“真的没事。”剑城转过头。

“哈哈,玩笑玩笑。”

此时的优一坐在床沿,撑着手抬头看窗外。

“过来一起坐一会吧,京介。”

“啊。”


于是画面就变成了兄弟两人并排坐一起。京介在左,优一在右。优一偶尔晃动的双腿显示出他的心情很不错,而京介依旧是抱着手的姿势。

“其实京介可以不用每天都来的。这次只是例行检查而已,结果要明天才会出来。不过医生说应该不会有问题。”

“谁都不在的话还是会不放心。而且又没什么事情。所以来看下。”

“真是辛苦京介了。”

“……过了明天,就再也不用来这里了。”

“啊,再也看不到这里的夜空了。”

“哥哥。”京介强调,“这种景色不看也罢。”

“说的也是。”优一笑着附和。不用猜也能知道京介的意思。

两人的视线向着同一个方向,小小的房间异常宁静。直到被一阵铃声打破。

是京介的手机,来信人是天马。但京介没有点开,他看清了发送人,合上手机又放回去——都被一旁的优一看再眼里。

“京介的脸色变了。”

“没有。”

“……难道,是这个?”优一一副恍然状,右手握拳伸出小指。

“想到哪里去了。”京介有些窘迫,他起身。“今天我要早些回去。”

“好吧,那么等明天我也会顺便来雷门接你。”

“好,这么说定了,明天见。”

“明天见,京介。路上小心。”

两人挥手告别。


走出医院,京介点开简讯。

[刚才真是对不起。]

[说什么对不起,你搞什么?]京介迅速的回复。

[什么搞什么?]

[之前在雷门的时候突然跑出去。]

[所以不是说了对不起吗]

所以我说。

四个字打下又删除。京介顿时有种陷入对方奇怪圈套的错觉。话不说两遍是他一向的习惯。

[剑城回家了吗?]接着天马的简讯又发了过来。

[算是吧。我说,枯木庄,你在吧]。

[诶?怎么问起这个。不在,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

事实上京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莫名其妙的就这么发出去了,所以也只好这么回复。

之后过了五分钟,铃声才再次响起。还是天马。

[之前看到的事,请忘吧。真的不是故意要隐瞒的。因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等想好了后一定会向京介解释的。]

不是大不了的事?京介皱眉,那种伤口怎么看都不像“不是大不了的事。”

[随你喜欢。]他合上手机塞进口袋。


离开医院不远处原本有些人气的马路,等京介走到了下一口十字路口后突然变得冷清起来,同行的路人各自分散离开。匆匆消失在夜色中。

插在口袋里的手还握着手机,他有点分神。从刚才起天马便一直没有回简讯了。

刚才会不会太冷淡了?这么想着,他紧握了下手,又把这个想法否认了。

应该没有什么事吧,之前踢球的时候都那么活泼。不管天马怎么想,明天一定要问到结果。

最终他这么决定,似乎毫不在意二个小时之前的事。

之前,天马跑出足球楼后——


“哥哥你看,是松……”幼稚的声音隐约从空旷的街道后方传来,显得格外的清晰,暂时把京介拉回了神。

“……什么来的?”

“你,好像是闪电日本队的……”另一个稍年长的声音接着响起——在京介听起来依旧很年幼。

听到闪电日本队的名字他回头,没有看到任何人,似乎对话是在稍远处的拐角发出的。

“难道,你是松风天马!!?”声音一下子变得雀跃。

天马?难道……

京介跑过去。

转角的地方没有想象的那么黑暗,在被房子遮挡住的地方还有路灯亮着。

“天马!?”京介可以说有些气急败坏的喊道。

结果入眼的是两个看起来正在回家的孩子,从外表很容易分辨出是兄弟两人,似乎也不是很面生,可能是住在这附近的人。

一瞬间他做了以上的判断。

“你们,刚才喊的天马是?”

“不好意思,大概是非常相似的人。”哥哥表现出了兄长的成熟。“因为我跟弟弟都很喜欢足球,所以一时激动没看清就喊出来了。那人好像被吓到,跑掉了。”

“对不起。”边上的弟弟抓着兄长的衣角,另一只手上抱着的足球遮住了他大半个身体跟脸。

“不……没什么。”

“那个,你认识松风天马吗?听到你刚才喊了他的名字。”

“啊,同在足球部的。”

“诶!!真是羡慕!我的目标也是去雷门足...雷门上学!”似乎发现了不妥,兄长连忙改口。“还有我弟弟也是,是吧?”

“是!要去雷门上学,然后哥哥一定会加入雷门足球部,我也会。”

看样子兄弟两的感情非常好。

“呵,还早得很。”京介挥手转身。“加油。”


离开没多久,京介便在某个斜坡下的自动贩卖机前止步。事实上刚才的事情让他心情有些不错。他稍稍看了看,摸出日元才投进贩卖机,就感到身后被什么东西轻轻碰了下。

是足球。

“啊——对不起,不小心把球松开了。”带着歉意的声音在斜坡上方喊起,京介抬头。

还是刚才的那对兄弟,哥哥正牵着弟弟的手急急忙忙往斜坡下跑。“实在不好意思又给你添麻烦了——”

于是京介伸在半空的手放了下来。


有些麻烦。

足球最先借着斜坡往下滚,在碰到京介后弹向车道,又被疾驰的车撞飞,现在正卡在一个奇怪的地方。看起来是一所很久没人居住的屋子,只需稍许的光线就能发现,足球就在二楼屋顶的边缘处静静的呆着,一点也看不出经过怎样的波折才会停在那个位置。

“没办法拿下来吗?”

“没有,这下麻烦了,连哥哥也没办法了。”小小的兄长嘟囔着回答。

京介哑然失笑。这种时候也不忘自己兄长的身份吗?

“乖乖在这里看着,不要乱跑。”

不知怎么的就讲出这样的话,同时京介推开屋前有些破旧的木门——他打算接着屋外的堆积物爬上去,这对京介说并不难。

“厉害!大哥哥加油!!”看不见的身后,孩子们握拳紧张的看着。

哼。这种事。

总会有办法的。

踩上屋顶的时候京介想。


被传染了。

突然意识到不知不觉用了天马的口头禅,他反应过来。

“接着。”他蹲着把球抛下,后者平稳的落在孩子们的手中。

“太好了!太感谢了!”兄弟俩雀跃。

“我从那边找地方下。”他离开屋檐边缘,咔嚓咔嚓的声音在静静的夜空里响起,“你们早点回去吧。”

“是,你也早点回去,拜拜了,大哥哥。”正儿八经的九十度鞠躬,两人离开。

听到孩子们走远的动静,京介停下脚步,不住的朝四周看。他在考虑怎么下去。与之前朝上的角度不同,俯看的话还是有些危险,从刚才起月亮也完全被云遮住了,四周变得一片漆黑——如果是白天的话就完全没有问题。

搜索了一会发现无果,京介干脆在坐在屋脊上眺望远处。虽然天看起来很黑,事实上还不到八点的样子,隔开几条街的商业区一片灯火通明。

 

“喀嚓”

正入神的时候,背后的方向传来一下的声响,听上去就好像是什么被踩到,突然停止动作的感觉。虽然很轻微,还是被京介捕捉到了。

如果被人当做是小偷的话就麻烦了。

京介皱眉,准备好了解释措辞就等人发现自己,他盯着屋子另一头的边缘看,那是跟刚才自己上来完全相反方向的地方。

就像是为了迎合京介的想法,屋檐边冒出一个黑影,但是没有完全上来,只是露出了脑袋的部分,还不住的向左右边转动,像是寻找什么,

“那个,不好意思,我是上来拿足球的,之前不小心踢上来了——”

按照预想好的台词京介不经不慢说着的时候,乌云突然散开,月光从京介身后的方向慢慢撒过来,照亮周边一切的事物。

当光线从这头照到另一头,京介突然看清了那人的脸。而对方也因为京介的讲话发现了他的存在,原本向着一边的脑袋转了过来。

“剑、剑城?”

听起来这才像是个做小偷的被当场抓正着的口气。

“天马?你怎么在这里?搞什——”这么说着,瞬间京介明白过来发生什么事。“你跟踪我?”

“不是的!只是刚好路过看到剑城进来这个地方半天没有出来有些担心所以——”天马急急忙忙说道,他双手扒着屋檐,似乎站在了什么上,由于角度的关系只能仰着头。

“才跟着看——”被剑城俯视着看,天马越说到后面底气越不足的样子。

“剑城先下来吧,上面太危险了。”

“不用你说也这样打算。”京介走向对过的屋檐,不用问也知道那边有可以下去的路。

看到天马,京介莫名有种放心的感觉,虽然对他出现的时机还是有所怀疑。说到底京介还是对之前天马的逃离很介意。

 

离地面几万米处的高空,气流推动着厚厚的云层不断前进,引得两人所在的区域忽暗忽明。

四周再次暗下。

就在这个时候,京介发现天马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当他离天马只差几步的距离,后者不知觉的松开左手侧身向一边避让。

于是为了保持平衡正猫着腰走路的京介突然看到了,附在天马身后的事物——就像活物一样,随着天马的动作伸展起来。

那是代表着纯洁的,白色的,天使的翅膀。

即便平日里再怎么沉稳的京介也感到了吃惊。但是没容他多想,漆黑的环境下他恰巧踏在了屋檐的脆弱处。承载不住重量的屋檐破裂开来。

没来得及止住脚步的京介就这样随着碎裂的瓦片一起向地面坠落。

 “剑城——!”


之后也就几秒的时间而已。

回过神还来不及思考,天马本能的扑向前,用尽全力总算够到了京介,白色羽翼在右腿蹬离阶梯的时候同时展开,而后卷起的气流延缓了两人坠下的速度。

狭小的庭院到处都是被风刮起的细小碎片。

正要歪歪扭扭的落地,天马磕到了一旁的楼梯平台,于是在他啊啊啊的吃惊声中两人摔倒在地。


“吓死我了!”天马从京介的身上爬起,翻身坐在一遍。“总算赶上了,剑城没事吧?”

一旁的京介没有说话,他捂着鼻子起身。眼角的泪水是因为鼻子被天马撞到才产生的自然生理反应——所以也是一时讲不了话。

“对不起,撞到剑城了。”

“……不,没事。”回复了声音,京介开口。

他弯腰向天马伸出右手,后者也相应的伸手握住,然后被京介拉起。

“那个是……真的?”

仿佛刚才的意外不存在一样,京介先问起了天马。

“啊啊,真的。”认真的点头,天马小跨一步上前。“手借我用一下。”

“你看。”


分明是黑暗的夜色下,此刻的京介觉得视线内的景象清晰无比。

不同之前措手不及,掉下屋檐的匆忙一瞥,他先感受到了天马施加在自己手掌的力度,然后看着对方身后的事物慢慢完全伸展开——那是象征着圣洁天使的,带有洁白羽毛的翅膀。

与天马本人相比显得些庞大的羽翼缓缓拍动,在周遭刮起一阵阵柔和的气流。随着手上力度的消失,京介抬起头,看着天马浮在了空中。

“啊哈哈?之前还没有这么稳,真是没想到。”

前一刻还微微缩卷着身体表情有些慎重的天马,下一刻便这么说道。接着虚扶着京介的手握起拳,就要收回去的时候,被京介突然猛的一把抓住。

“收敛点,别人发现要怎么办?”

“啊?抱歉,一时兴奋就。”天马收起羽翼,直接从半空中跳落到地面。“但是果然剑城也是这么想的吧,要是被人发现一定会非常麻烦。”

“啊啊,的确是这样。"京介顺势松开手。

“其实,最近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在烦恼。”


而后天马便向京介唠叨起自己的遭遇。两人全然没有留意到,从之前开始,在这漆黑的庭院之外,街区被月光照亮起来,夜空中的乌云已全部散去。如果抬头的话,可以毫不费力看到隐隐约约闪烁的星星。

“就是这样的了,剑城不觉得这样很奇怪吗?一定会被人当怪物看。”

“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要打算怎么办,这样别说足球了,连上学都有问题。”

“完全不知道,不过,暂时只是傍晚跟晚上才会出现而已,白天完全没关系。足球的话,也只能先早退了。”说到足球,天马露出了稍稍落寞的神情。

“如果这样的话,我也会想办法替你掩护过去。”

“真的吗?那我真是安心多了,谢谢,剑城。”


谈话暂时告一段落,两人沉默着,由天马带路,一前一后向外面移动——先前他就是从另一边的入口潜了进来。

“剑城。刚才对不起。” 

“天马,刚才谢谢了。”

两个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什么?”

“诶?”

又一次的重叠。

天马一脸惊讶,停下来看着京介。

“为什么要谢谢我?仔细想一下,都是我太冒失才让剑城被吓到掉下来,真是太不对起了。”

“什么被吓到……不关你的事,是我没留意。”错过身边的天马,京介继续走向前,出口就在眼前了。

“谢谢你救了我。”

会掉下去是存在巧合的因素,也的确是因为天马,但不是被吓到的而已,真正的原因天马不会猜到。

——京介也不会让他知道。


“对了,刚才你究竟怎样找到——”

走出来后,京介发现自己身边是先前的贩卖机,突然记起之前的疑问。

他转身,目光与望过来的天马相遇。


被发现了,怎么办?

天马下意识的想,完全没想到紧接着就被一下说中了,自己跟踪京介的事情。

语言跟内心挣扎了一会,他很干脆的放弃了说谎。看着京介走过来,还在心中小小的打了语稿。

他是一直在的,从京介决定在足球楼前守着的时候就一直在。也就是说,京介在那里等了多久天马也同样的呆了多久。虽然最初只是想较劲而已,可之后看到京介终于离开雷门,鬼使神差的他就跟了上去,然后是医院,再来就到了这里。

路上也不是没有被人发现过,但好运的被人以为是COSPLAYER,只投了一眼奇怪的目光就蒙混过关了。所以,那对小小的兄弟看到的,也毫无疑问就是松风天马本人。

至于理由,天马从来没有深入的想过。

只是,只有在京介掉下去的那一瞬间,『绝对不能让剑城遇到危险』,他是如此认为的。而之后的进展似乎也很顺利,京介似乎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事,而且还从天马的身上分去了一部分的担忧。

虽然对问题本身没有帮助,但是这种感觉真的不坏。


“怎么了?”如果京介问起来的话,就直接坦白吧。天马想。

“消失了。”

前方无人的斜坡路面铺满了明亮的月光,站在其中的京介表情看起来有些惊讶。

“诶?什么?”还以为京介会说什么,天马没有反应过来。

“背后的,那个。”

“诶??”天马终于明白京介说的内容,扭着脑袋在原地转了一圈,把手使劲伸向背后。“真的吗?哈哈哈哈哈,我不是在做梦吧?”

“?!”

措手不及,京介被冲出来的天马扑在一边。

“太棒了!是剑城!果然不是在做梦!”无视京介抓着自己的手,天马接着说。“一定是因为剑城,简直像幸运天使一样!”

天使?不知道谁才是天使。

京介微愣,同时在心里嘀咕,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为天马感到开心。这一点从京介脸上的笑就可以看出来。


就此,事件完美落幕。

与天马道别后,京介向下坡的方向走去,才跨出没几步又折回,停在贩卖机前。他抬头,目光停留在贩卖机稍高的位置。

伸手按下某个键,贩卖机内部向起一阵碰撞声,而后某罐饮料落在底部的取货处。

拿起饮料的手,感受着阵阵暖意从手心传来,似乎是想起什么似的,京介笑了笑。

然后他打开罐子拉环。



END



评论
热度(5)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