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闪电十一人GO】失眠症

tenma*kyosuke

 



开始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是在快要回到地球,在某个星球小做休整的时候发生的。 
“被背叛了还真可怜。可惜了,分明之前那么耀眼的——” 
走过某个街道时,从身后的方向传来这么一句,听起来欲言又止的声音虽然很轻微,还是被恰好走在队伍最后的神童清晰的捕捉到了。 
“是谁?” 
随着训斥声响起,一旁正在听信助说话的天马也停下来。 
“怎么了?”信助问。 
“刚才似乎有人在。”神童盯着某处,“你们有听到什么吗?” 
“没有听到,天马呢?” 
“我也没有。” 
“那是我多心了。”神童放松了神情。 
“一定是这段日子太辛苦了吧,一有风吹草动都习惯的紧张起来了。”信助感叹。 
“回到地球后神童学长一定要好好休息下。”天马看着停留在前方较远处正向这里张望的队友们,“大家全都是。” 
“走吧,不然赶不上约定的出发时间了。”信助催促,先一步走在两人前方。 
 
“神童学长,那个人影…”等信助离开了有些距离,天马看向神童。 
自己与神童学长看的方向是一样的,所以神童学长也一定发现了异常的地方。 
“绝对不是错觉,但还是先不要提比较好,以免给大家带来不必要的负担。”神童低声说。 
“嗯,我也这么想。” 
对话的同时,隐约的不安感已在心中升起。 
 
 
“剑城,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呢。”天马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自言自语。 
与平时展现在大家面前活泼的一面不同,在独处的时候他通常会思考很多,尤其是进入到宇宙后。何况最近一直很晚才能睡着。 
既然睡不着的话,就只能胡思乱想了。而且今天还发生了意外的事。 
之前继续赶路的时候,天马在前方散落的人群中寻找到了剑城的身影,目光与之相对的刹那,剑城面无表情的把视线移开了。 
天马不用思考也能明白,虽然隔了那么远,剑城还是在看着自己的。 
只是稍稍有些在意,原本想这些天等剑城适当的休息后找个机会好好的聊一下,突然变得不知怎么开口——视线移开的时机巧合得令人怀疑,可剑城平时也大多这样的表情,实在没办法抓住什么。 
就算是活泼的健气少年,也有会忧愁的时候。 
 
天马直勾勾的瞪着屋顶的天花板,直到眼睛发酸,于是他闭起眼睛。 
无论怎样,剑城平安回来实在太好了,一直都知道,剑城是一定不会背叛大家的。 
想到这里,他突然记起白天的事。 
说不上要故意隐瞒着神童。那个最开始令神童担忧的声音天马是清清楚楚有听到的,只是被信助问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就一口否定了。 
天马翻了个身,将手垫在脑袋下。 
是冲着我们说着的。 
被背叛了,是在说谁呢? 
一遍遍回想当时的情景,白天听到的话就像是从高处落下的水滴,此时此刻终于在天马心中激起阵阵涟漪。 
伤脑筋,这下完全睡不着了。 
他抱头。 
 
 
第二天,餐厅。 
“大家早。”感应门打开,天马向大家招呼。 
“都中午了哦,队长…这是怎么了?很重的黑眼圈!”离门最近的小樱第一个反应。 
“啊,不知道为什么失眠了,一直到早上才迷迷糊糊睡着。其实最近也都没睡好。”天马老实的交代,随意找了空位坐下,他看了看四周。 
现在离午餐已经过去好些时间,也并不是全部的人都在餐厅里,而剑城正在餐厅的最里面坐着。 
“一整个上午都没见到队长,还以为是有什么事所以没有去打扰。” 
“队长你该不会是因为快要回到地球,反而担心得睡不着了吧。” 
瞬木揶揄的话一说出口,立刻引起大家的哄笑。 
“有句话叫‘近乡情怯’,这样呢。”市川座笑着总结。 
“哎,骗人的吧。完全看不出天马会是这样的性格。”信助兴奋的喊。 
“哈哈,怎么会!是之前太紧张了太紧张,现在这样反而感到不习惯,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是呢,再过不久就可以回家了。变成了拯救地球,不,拯救宇宙的英雄,真是做梦一样。”小樱双手托腮喃喃自语。 
 
还在餐厅的几人开始继续聊天,参与在其中的天马也感到变得振奋。 
“果然等下去做练习会比较好。” 
“不行。”小葵出现,将盛着食物的餐盘放在天马面前,“给,之前特地留下的。” 
她顺势坐在一边。 
“天马吃了午饭后要好好睡觉,下午呆在自己房间里哪也不许去。” 
“诶?才刚起来怎么睡得着?不可能的。” 
“最近没睡好不是吗,必须要好好休息。而且对天马来说,只要努力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加油吧,队长。”小葵加重了口气。 
就算你这么说也不可能的啦。 
嘴里鼓鼓的塞着食物,天马乐呵的想,然后朝剑城的方向望去,发现剑城正在跟信助说着什么。 
看起来状态不错,剑城。 
天马感到一阵心安。 
 
之后才一个转身剑城就跑开了,天马在银河号里转悠了一圈也都寻至未果,最后在剑城的房间前站了半天,遇到准备回房的神童。 
同是来自雷门的几个人,房间也是挨在一起的。 
“要找剑城的话,刚才看到他去了小黑屋。”一眼就能看出天马正在踌躇,不过神童倒是很随意,“有事的话可去找他,暂时没有别人在。” 
“也没有什么事…那我先过去了,神童学长,等下见。” 
? 
这‘等下’指什么时候。 
还未来得及放下按在感应器上的手,看着天马匆忙离开,神童在心里笑道。 
天马对剑城真是……算了,让他们去吧。 
 
剑城,跑到哪里去了。 
天马心中鼓噪着,一路小跑,在中途还忽视了碰巧路过想向他打招呼的皆帆。 
“队长午安……怎么了?” 
望着远去的天马,皆帆摆出了单手托下巴的招牌姿势,一脸认真的思考状。 
“好像有什么大事。” 
 
 
小黑屋里,剑城正与全息模拟人进行对战练习,控制台的显示屏标示出舞台背景为法拉·奥比亚斯。 
就在剑城要突围之际,周围的环境突然破碎消失,恢复成了原本的房间。 
一个踉跄后停下,剑城条件反射的看向控制台。 
“啊抱歉,本来只想去掉模拟人,结果不小心就……”来人正是天马。 
“这个东西果然怎么操作都是不熟。” 
“天马?怎么了,不去休息,还是睡不着吗?” 
“诶,刚才的剑城也听到了吗?” 
“那么大声,想不到也很难吧。”剑城笑道,走向控制台。既然停下来了就顺便休息一下吧。他这么打算。 
“说的也是。” 
 
房间中央,场景不断的变换,天马正在控制台前摆弄。 
“我记得这里面的确是……有了,地球的场景!”天马有些兴奋。 
“从外面看不知道是在哪里呢。”他离开控制台,“来吧剑城,我调整到了合作模式,一起练习吧。” 
“你…没关系吧?”依着控制台边缘,正在喝水的剑城停下动作。 
“没事,虽然没睡着,但是有好好休息。不用担心…我只是想与真正的剑城一起练习而已。”天马侧身看着剑城,“久违的两人练习,是在是很怀念啊!” 
听天马这么说,剑城放下担忧的神色,表情转为自信的笑,“这么说的话,就让我见识一下吧,你还能不能跟上我的节奏。” 
“那就等着好好见识下吧!剑城!” 
果然,最喜欢这样的剑城了。 
与剑城对视,天马在心中做了定论。 
 
 
果然不可能睡着的,小葵。 
天马纠结的想。 
在小黑屋与剑城合作踢球没过多久,先是神童,然后是皆帆,陆陆续续的其余的人都来了,结果变成大家分成两对来进行颇正规的练习比赛。正热火朝天的时候,小葵过来喊大家晚餐,顺理成章的把天马当场抓个正着,好好的批评了一顿。 
于是吃了饭后天马就被小葵亲自送回房间了。 
“今天绝对不要再走出房间了。”临走前还这么扔下一句。 
结果还是没能和剑城聊成。天马默默叹气。 
虽然没有持续多久,可与剑城的单独练习的确很尽心,之后的分组也在天马的要求下与剑城分配在一起——虽然条件是自己这一队变得需要以六人来迎战七人。 
应该是很充实的下午才对,但是为什么,现在心中的这份不安感如此强烈。 
天马闭着眼睛努力的整理思绪。 
现在能引自己注意的也只有剑城了,但是和剑城没有关系,因为我相信着剑城。那么那个人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么耀眼的’到底指的是什么? 
那个人影。 
脑海里,有什么要呼之欲出。 
………… 
…… 
 
 
“剑城。” 
天马的表情有些凝重,他有记得醒来的时候心中想的是剑城。喊出剑城的名字,放在身体两侧的手微微握拳。 
为什么一想起剑城就觉得心中非常苦涩,究竟怎么回事。剑城分明已经回来了。 
站起的时候,天马已打定主意要去找剑城好好的聊一下。 
既然不踏实的话,不如亲自去确认一下好了。 
总会有办法的。 
 
昏暗的灯光下,卷发的少年在剑城京介的房间外站着。 
刚才一个冲动就跑了出来,也没有留意到时间。不过走廊的灯光已经切换到夜间的话,那就说明时间已经不早了吧。可感觉自己不知不觉睡着也没过去多久,而且记得剑城一直有晚睡的习惯。 
总之,天马是决定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回去自己的房间了。 
“剑城,你有在的吧?”先礼貌的伸手敲门。 
剑城总是把门上的透视窗切换成关闭模式,令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是我,天马,我进来了哦?” 
还是没有人回答,天马鼓起胆子按下感应器。 
门开了。 
“剑城?” 
闯入者喊道。毕竟是擅自进到别人的房间,天马还是有些心虚,何况还是剑城的房间。 
屋子里比走廊昏暗好多倍,背着光也一时无法看到屋里的情况。不过天马还是立刻发现自己错误估计了时间。 
剑城好像已经睡着了。 
自动门关闭后眼睛很快适应了光线,天马稍稍看清房间的环境,就向床的位置摸索过去——银河号的每间单人房,家具的摆设也是差不多的。 
 
“剑城,本来有话想跟你说的。” 
没有发现自己脸上落寂的表情,天马坐在一边看着剑城。 
“剑城,你能平安回来我很高兴。”也不管剑城还在睡着,他自顾自的说。 
“但是最近开始,心中一直很不安。每次看不到剑城在眼前就非常担心,担心‘剑城突然会突然消失,变得不再是剑城’这样。真是很奇怪,我分明是知道自己绝对相信着剑城的。” 
“但是啊,从刚才下决心想找剑城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一定会找到答案的,其实早就明白了,我只是担心再次会失去剑城而已。” 
天马咽了下口水,目光中透露出坚定。 
“不过看着剑城确确实实的在这里,又觉得自己非常可笑。因为,比赛都结束了,一定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但是,万一剑城再次消失的话,不管什么原因也好,我一定会亲将剑城夺回来。绝对。” 
“所以我不会再担心什么了,只要和以前一样相信着剑城就好。” 
一口气说出了豪言,房间里突然变得安静。就在这黑暗中,天马盯着剑城看了半响,突然叹气。 
“果然这样的话非常奇怪。要是剑城醒着的话我一定不会这么说的。”天马此刻就像泄气的皮球。 
 
看来没有必要向剑城传达什么了。就这样悄悄回去吧,就像没有来过一样…… 
天马打算离开,不凑巧,倒退的时候踢到了放在地面上的足球。 
“啊糟。”天马小声的惊呼,加上手忙脚乱,但也没来得及阻止足球向自己相反的方向滚去。 
“嘭嗒” 
足球撞到墙面发出小小的声响。天马赶紧上前抱住弹回来的足球,然后回头望剑城。 
没有反应。 
看样子下午连续两场练习实在是累坏了,剑城。 
不知为何天马觉得有些好笑,他蹑手蹑脚走到床边,弯腰将足球放在床头边的地上——就在这时。 
“天马。”一直背着的剑城突然开口。 
“剑、剑城!你醒了吗?什么时候!” 
“安静点。” 
“啊?” 
就在天马保持着弯腰的姿势,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时候,剑城翻过了身,变得正脸朝向房间。 
“很吵……”喃喃的说了两句话,剑城继续发出轻微的呼吸声。 
 
说梦、梦话? 
吓死了—— 
看着剑城的睡脸,才反应过来的天马摸着胸口,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果然还是快点走比较好。 
深吸一口气正要呼出,天马突然愣住。 
“什么,好熟悉的味道。”新发现什么似的,他细细嗅着,一下子明白过来。 
之前剑城一直没有动才没发现,这是淋浴乳的味道,剑城是有洗了澡的啊。 
忍不住低声笑了下,心情请突然变得舒畅,天马干脆盘腿坐在地上,刚好视线略高于剑城,于是他用手撑着膝盖,凑上前看对方。 
也不是没看过剑城睡着的样子,不过能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还是头一次。与醒着时一直都很有气势的样子不同,睡着的剑城表情很放松。 
想到这里天马的表情也跟着柔和。 
真是,太怀念了,剑城的味道……不过,这样说起来自己今天好像没洗澡呢。 
诶? 
某人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尴尬。 
还没有洗澡!完全忘记了! 
垂头,天马将脸整个埋进创面。 
脏兮兮的跑来找剑城,想想就很难为情啊。 
 
 
之后—— 
因为是最后一次在外星球停留,地球十一人的大家被允许自由的分散活动——之前不止一次发生过队员走失耽误行程的情况,所以一度被要求按小组行动。 
可想而知,天马是一定会与剑城一起活动的。 
确切说是拉着剑城单独活动。 
“啊哈哈,剑城,你看,那个!”天马一脸兴奋。 
“怎么?最近心情好像很好。”这么说着,被天马拉着到处晃悠的剑城也心情不错的样子。 
此时的两人在城市的高处欣赏风景,而从空中过来的风也懒懒的透着暖意。 
“嗯,想通了一些事情。” 
“想通?”剑城一脸纳闷。“怎么了?” 
“啊啊,没什么。”看到剑城略微困惑的看着自己,天马非常自然的说。“一想到现在剑城在身边陪着我,就感觉非常好。只是这样。” 
听到天马这么坦诚的透露心迹,剑城一愣,然后转头看向远处。 
当天马以为剑城会像经常那样用沉默来回应时,他听到一声非常有剑城特色的哼。 
“有什么好笑?” 
“没有。”剑城一口否认。 
“唔——” 
 
风突然吹起,将两人的头发打乱。盯着剑城一脸狐疑的天马。有些看不清此刻剑城的表情, 
“剑城,脸转过来我看一下。”他突然说。 
“?干什么!” 
措手不及,剑城被天马扑在一边,脸上正要褪去的纠结表情被天马逮个正着。 
“喂,很危险。” 
指的是两人正在平台的边缘。 
“没关系,有剑城在一定没有问题。”天马一脸满足。 
“剑城刚才在想什么,感觉很可爱!” 
“说了没有什么。” 
“诶,真的吗?” 
“没有。”剑城坚决否认。 
 
 
空旷的平台尽头,依稀还能看见天马与剑城的身影。而这边,借着建筑物的遮挡,也有二个人从一开始就远远站着,丝毫没有想上前打扰的意思。 
反过来,也有不想被人发现的想法在里面。 
“怎么样?你看到了吗?” 
“唔……跟以前一样,完全没有变化的样子。”被提问的人气鼓鼓却又老实的回答。“无聊,一点也不好玩。” 
“早说了一定不会成功的,完全白费心机。” 
“什么嘛,不甘心。” 
“不管怎么说,这个赌是我赢了。走了。” 
旁若无人的挥手,同时具有浅钴蓝色与紫色的长发扬起,有人隐入建筑物内,留下另一人独自呆在原地。 
静静的看了一会,唯一的窥视者也挪动脚步,紫瞳的眼睛向远处望了最后一眼。 
“一直是这么漂亮的阿兹鲁,讨厌。” 
 
最先引起天马忧虑,故意被投下去的饵,早已在天马脑海里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平台上仿佛从未出现过的,也再没有其他人的痕迹, 
只有远处不知情的天马和剑城还在说着什么。 
 
 
END



-----------------搬到后面的话------------------

不会写京介,其实超想写囧.....不然还能展开点!【比如感情戏?嘎嘎
看完37话后的脑洞,等不及比赛结束就下手了,反正京介一定会回来没差的,结果等差不多写完39也播了- -
最后的两人虽然文里没说,但她们都是妹子,设想其中一人是在天马比赛时,通过阿兹鲁看到了他的纠结,所以在文的开头设局,故意说那样的话给天马听,同时两人下了赌局来猜结果,最后结局就是文里那样...另一方赢了.





○紫瞳的是波瓦伊
○另一只是希拉里

评论
热度(8)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