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有点牵强的设定,拖了很久才写完,大概是圣诞节看到微博的天京图想到的
在只有两个人的场景上多少有些套路感,这应该是抗拒写完的关键,以后必须尝试别的设定


————



这次有题目,叫:马失前蹄!



一股清奇的朗诵声。
具体内容如下
"马失前蹄这个词的意思,大约是讲一匹马在奔跑的时候不小心扭到了前脚,然后失足摔倒在地,比喻人在做某件一贯拿手的事时偶尔不小心出现了差错。生活中常用的句式有,你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啊,诸如此类。"
朗诵者西园信助,如实将眼前作业纸上的内容完整念了出来,而后,停顿三秒,读出作为结束的语句——"一般在嘲讽人的时候能够用得到。"
摊在会议桌上的作业纸正以布满自身的折痕向人展示着他曾经历过的一切。从写上字,再到被人从本子上撕下,揉成一团后丢弃,直到被第二人捡起,带至这个足球部的会议室,最后呈现在大家面前。
从最开始到现在的过程,好像没有花费很多的时间,最有力的证人便是来自于西园信助。就是他在今天最后一堂课的结束时,在地上发现了纸团,然后便鬼使神差地带到了足球部。
在爆发于一整个房间的笑声中,信助本人更是捂住肚子,笑得眼泪都飙出来。
"狩屋,你真的是这样理解这个成语的吗?"
掺着笑的发言听上去并不能有多清晰,但对狩屋已经足够。用不到再过多描述此刻狩屋的心情,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
"真的这么理解的话也不会把纸扔掉了吧!"一下伸过手,把夺来的罪证撕了个干干净净。
所以说啊,要是一早就把这东西完全处理掉,也就不会被人拿来当笑料消遣了。
"诶,还想等天马跟剑城来再给他们看。"
鉴于狩屋逃也似地离开了会议室,他没看到信助抹着笑泪有些惋惜的表情。说起天马跟剑城,这两个人不就是害他出丑的罪魁祸首吗?
驻足在更衣室前,狩屋用食指尖将门轻轻推开一条缝隙。

天马回过头,把那个漂亮的装饰物看了又看。
不经意的小小动作,被京介留意到了。由于衣柜与天马的相邻在一起,再加上又比天马高出半个头,只要稍不小心,他就会把天马的举动全收纳过去。
因为那张有意思的脸,令京介也忍不住偏过头看了一眼。
"那个东西,有放槲寄生啊。"依旧偏着头的天马这么说了一句。
由于换好衣服,他干脆跑到门的边上端详起来,
"是一种小灌木。"边说着,天马踮起脚尖,把口中说的物品从高处拿下,"总之,常用于圣诞花环的制作上。"
他感到身后京介正在靠近,一回头,对方刚好停下脚步。
"很久前就听说过一个普遍的说法,当槲寄生被挂在高处,就代表可以随意亲吻自己喜欢的人哦。"
天马试图把花环挂回原来的地方,伸长胳膊正在努力的时候,花环在半空中被白暂的胳膊接了过去。
"你还记得上一次我们kiss时被人看到的事吧。"配合着说话的神情,京介的语气有点儿冷淡。
他轻松地把花环挂到了门框的最上方,
"当然记得,就在上周的时候。。可剑城不是跑出去看了,完全没有人吧?一定是太紧张才出现了幻听。"
"会两个人一起幻听吗?"
"嗯。。我认为是。"天马摆出思考的姿势,"毕竟,我们是恋人嘛。"
"真是不知悔改的家伙。。"
虽然这么说,京介把天马捏着的手拿开,再稍低头凑上去,轻轻一下。
"好了。"
他用手背擦着嘴,返回自己的衣柜前,把天马留在了原地。
"咦,只有这样??"天马摸着自己的嘴,一脸难以置信,"剑城确定有碰到吗?"
"啊,有。"
"但是我都没有感觉到?绝对是剑城的幻觉吧!"
"可我们是恋人,所以没有关系。"
"诶——"
天马,被将一军。

今天是平安夜,六个小时后即将到来的第二天,便是洋气的圣诞节。
庆祝这种外来节日的意义,对大部分人来说可能只是想找个理由,好让属于12月中平凡无奇的一天渡过得更欢快而已。这里指的大部分人,也包括雷门足球部的这些个。
无论如何,关于圣诞节的准备早在一周多前就开始了。除球场以外的室内场地,经理人们在空余的时间里,将那些地方布置得很有氛围。该有的装饰物,圣诞树、礼物、彩带,一样都不会少,连私密的男生更衣室都连带考虑了进去。
不过,只象征性质地在房间内的门上方挂了圣诞花环。
好几个无法用来庆祝的场所都是这样简单装饰的,男生更衣室只是恰巧挂上了圣诞花环,目的也只有一个。在这个容易发生争端的只有男孩子们的场所,在圣诞精神的庇护下,希望大家能相互理解与关爱。
特地正儿八经按照国外习俗制作的圣诞花环,当然少不了槲寄生的参与了,所以又是个非意外的巧合。
巧合一跟巧合二都有了,接下来就自然而然该轮到巧合三。
至今为止,都没人发现天马与剑城的不对劲吗?
当目睹完一切的狩屋回到众人聚集的场所,心中一直念叨着这句话。
自从上周看到惊讶的一幕,今天的便是第二次。没错,两次都是他。
事实上从那次开始,狩屋会不自觉地去留意两个人的举动。说不上为什么,可能一部分出于关心,一部分是感到好奇,还有一部分是太闲,或者还有别的什么。
屁股才挨到沙发上,他看到那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来,若无其事地分开混入到与他人的交谈中。幸好信助没有提再提起那件令他发窘的事情,似乎已将那抛到了脑后。这点狩屋还是感到比较欣慰。
下次再遇到上课无聊想做些什么的话,绝对要将罪证消灭个干净。他想着,暗中又捏了下手中的小纸团。
有机会的话,也绝对会说给天马听这句话。
"你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啊。"
作为出丑的回报,如果下一次再被他撞见的话,他一定会这么说。


————


1,日文没查过,希望也是同一个“马”
2,狩屋的心理已经尽量了……

评论(5)
热度(5)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