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又说起了这个设定,我想算了发出来吧,虽然什么都没写……
真的是“那点”而已!
维持这种风格真的很难啊!


————————————————————————







京介行走在沙滩上,脚步声在浪涛声的掩盖下几乎细不可闻,靴子在才踏入这块海滩的时候就已经被脱下藏在灌木丛中。顺着不断留下的脚印追溯过去,浅浅的印记,就好像用支只了沾水的鹅毛笔在白色纸上写下箭头那样,指出他来时的方向。
京介是应邀来见某个人的,他的朋友,关系非常好的松风天马。
初提起这个邀请是在二个月前,也是在跟今天一样的月亮高升的晚上。自从那次后,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由于某种原因他们只能在晚上相见。每一次分别前都会定好下个见面的日期,有时连续好几天,每晚都能在一起。或者长一些的话会隔开一至二周,但最多不会超过三周,像这次间隔这么久的,还是第一次。
担忧与期待,京介说不上自己被那种心情占去得更多一些,那次天马湿漉漉的嘴亲上来的时候他压根来不及做什么反应,似乎思想还停留在他们讨论最喜欢的人的那个时刻。
关于这个话题,天马的答案是京介,京介的答案是优一——京介的哥哥,这对京介来说也很正常。然后空气就好像短暂停顿了,原本只是看着他的天马就凑上来亲了。先是轻轻碰了一下嘴唇再立刻分开,可能连亲都算不上。
"我最喜欢的是剑城,是你。"虽然分开,但依旧直视着他,天马一字一顿的说。从那双眼睛里京介看到了天马来自内心的真诚,跟一些不属于对方眼睛颜色的姜黄色。他知道,是自己的眼睛倒映在了天马的眼睛里,就像一面镜子,他从镜子中看到了自己。
"我知道。"那时的京介只是挪开头,继续望向天空中明亮的弯月,想让轻柔的浪涛声重新充斥在耳中,可天马不依不饶的跟着挪过来又用头遮住他的视线。
"是超过普通朋友的那种喜欢,也不是亲人之间的。"天马还生怕他不了解似的特地加重了语气。
京介能说什么呢,只好说,"我知道。"这是他的实话。
于是天马便了靠近一些,"希望剑城也能喜欢我。"
"嗯,我一直很喜欢你。"这句回答当然也是实话。
"也是超过普通朋友的那种喜欢?"紧接着天马又问。
"我。。。"这下好像不知道,京介就语塞了。偶尔天马穷追猛打起来,情况就会发展成这样,不过京介也没在意。
天马是男的,他也是男的。或许他早就从天马那行动代表想法的做派中感悟到了不寻常的地方,但他从来就没有往深处想过。
也怪不了京介,每次见面,天马给他带来的惊奇总是能有那么多那么多,再灵活善变的人,消化这么多些惊奇也是需要时间的。但是京介的确很喜欢天马,这点他自己倒是能确定无疑。
京介走到沙滩边缘的碎石区那里。因为才踏入两者的交界处,脚下的白色细沙逐渐有石块混入在里面,先是小块的,再大块的,然后大大块的。一开始还去避开那些石块,但到最后京介干脆在那些超大的岩石上跳跃向前。
幸好石头们在海浪日复一日的拍打下早已被打磨得没了棱角,他只需更专注一些,以免自己因为石头表面的湿滑失足摔落下去。这很容易办到,从那跳跃的姿势中就知道有多熟练了。
目标转眼就在跟前。在大礁石的那头,向着海那面的底下有个缺口,或者说是洞口。洞口包括礁石本身有一大半埋了在沙底下的泥土里,而另一半则露在了海面上。就像埋藏在海底砂石中长大着嘴,等待猎物上门的凶恶海鱼。走到缺口才露出来的地方,京介压低身体钻了进去。弯腰的时候,他甚至感到自己的心跳得砰砰直响。
然而很遗憾,空荡荡的石岩下没有人在,小小的空间在京介的扫视下一览无遗,压根不用费任何力气就能看得出来。这个地方,一切就如同上次日出前他离开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变化,除了少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之外。
"喂——天马?"
左右环顾了下,脑中还兴起要潜到海中找人的念头,不过京介很快就把那给打消了。这儿附近的海域很浅,又是在海滩边,何况他的视力也非常好,不会漏看掉什么。
往常的每次都是天马最先到来的。天马会坐在这儿耐心地等着他,一脸期待的在这块浅浅的海水中,在这块礁石底下。京介不明白,为什么只有今天是除外的。

评论(1)
热度(2)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