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啊啊想不到后续!写着玩

……………………………………


猫之日
羊之日 白龙篇 

之前那一点的后续


永别了,白龙——

脑海里还回荡着山羊神灵的话语,光芒过后,被称为白龙之人发现自己来到了陌生的地方。

啧啧称奇之下,他四处打量。虽然还不知道具体在何处,但从建筑物的风格来看,日本,这点还是能确定下来的。

眼前紧闭的住宅大门似有着莫名的吸引力。白龙举步向前。

蹄子踩在灰色石板上发出轻轻的一下"哒"。

嗯,是蹄子?

白龙举起曾经是左手的部位。看,是蹄子啊——

他茫然地上前,举起蹄子,"哒、哒。"

哦,多么清脆的敲门声。

愣愣的,像强迫症一样地敲个没完,"哒哒哒哒哒哒。。。"

"赫赫。"

突然,在密集的敲门声中参夹进了讨厌的声音,说是笑声倒不如是嘲笑。白龙遁着声音寻找源头。

并没有人,只有篱墙上站着一只猫头鹰,单睁着一只眼似乎把一切静静看在眼里。

眼光停留在那只动物身上未超过一秒,因为屋内起了动静,白龙立刻转回头。门几乎同时地打开了,从里头传出亲切又柔和的女声。

"下午好,是哪——阿啦?"


甜甜的,带着些温馨,跟一丝不舍。

"这就要走了吗?剑城,不留下来一起吃饭吗?"正是天马对着他的恋人在撒娇,与半真半假地抱怨。"今次也太早了吧。"

而他亲爱的京介只想早些离开这里,由于某些很奇特的原因,于是拒绝了邀请,"因为是计划外的来访。。而且还有作业没有做。"

站在落地镜前京介正仔细地观察,边往身上套衣服。

突然镜中的画面里,天马挤了进来,"那么就来个分别kiss吧!秃秃猫。"

他对着京介非常期待状地闭上眼,舔舔嘴巴。

会对恋人喊出这样的称呼真是有点奇怪。更奇怪的是对这个称呼无动于衷的京介本人 ,真的乖乖听话地捏起天马的脸,令他更近地凑向自己。

哦,好像并不是无动于衷的。看天马使劲地踮起脚尖都无法够到,而京介都没有附下身就能明白了。

这当然是恶作剧。京介很快就松开天马的脸,用双手捧上去,打算好心地满足天马小小的愿望。可惜令人屏息期待的事情还是没能发生成功,从外面传来脚步声后,敲门声响起。

"天马,剑城君有来吗?"进来的同时,秋姐开口询问,便看到房间中央处一前一后的站得分开的俩人,"真的有在,什么时候来的,有人找你哦,剑城君。"

"找我?"剑城觉得奇怪是理所应当。

"诶?找剑城?会是谁?"更为惊讶的是直接喊出声的天马。就看到秋姐露出了很微妙的表情。

"应当是找剑城君的吧,就在木枯庄的外面,看到就会知道的了,那我先下去了哦。"

秋姐有些神秘地离开了,留下天马跟京介两人面面相虚。


白龙眼前,浅浅的盆子里盛着翠翠的豌豆,再抬头,看到蹲着的女人露出和善的笑容。

那女人把盆子往这里推了一推,"吃吗?”

白龙没有回答。

"你从哪里来的?"她不紧不慢地问,向前方伸出手。

自打出现过后,期间消失过五分钟的陌生的女人。。离开就是为了自己特地去拿豌豆吗?好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白龙不由自主迎上去。

头顶被轻轻摸了几下。

"很乖喔。"女人柔柔的声音说道。

是,是吗。

因为得到了表扬心情变得荡漾,盆子里的豌豆也似乎可口起来,面对着对方似乎期待的神情,白龙感到自己就快忍不住要去尝一口。

"赫赫赫赫,咕咕咕。。。。"

就在他低头挣扎之际,又是那只猫头鹰,不知道躲在那里突然大叫起来。看不到的篱墙那头还响起大力的振翅声,一股浓浓的不和谐意味充斥在其中。

白龙正打算过去一探究竟,前方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这是。。羊 ?"那声音显然有些迟疑。

四周的空气都好像瞬间凝固起来。

"咩咩咩咩!!!"然后被一声急促的羊叫打破了。

先前就好像一直在梦里面,这下才清醒的白龙猛冲上前。终于见到了可以托付的人,一定要把自己悲惨的遭遇传达过去。

他白龙,作为前·无限光辉队的队长,永远的究极追求者,如今活生生地被人塞进了山羊的身体里,"咩咩咩咩咩! !"真是多么凄惨的事情!

看着这头羊对自己唤个不停,疑惑的京介突然注意到羊脖子上的白毛下露出一块什么物体。好奇的手摸过去后,摘下一块小木牌,照着上面的字念一遍:

「请找剑城京介,谢谢

              from 白龙」

这。。?字好丑!

"开门的时候只看到了羊喔,但是没有其他的人在呢。"秋姐解释说,摸了摸羊脑袋,进屋了。

"名字叫白龙所以送了白羊?好像有什么很深奥的典故在里面,感觉很厉害呢。"一起过来的天马非常惊奇,蹲下来对山羊上下其手摸来摸去,倒是没对山羊的来由产生怀疑。

自从在神之伊甸邂逅到修的小白羊后,天马再也没遇到活的山羊,所以非常稀罕。

"不知道。"京介回答,"其实我跟他不是很熟。。"后半句是难得的玩笑。

"咩咩!!"

白龙大怒,一直把一切看在眼里,他当然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于是冲上去一口咬下京介手中的牌子,嘎嘣嘎嘣,把牌子啃成了碎块,狠狠吐在地上。然后咚咚咚,羊蹄子在某块碎块上踩了好几下。

天马顺势一低头,看到山羊踩的刚好是带有白龙名字的那块。

"什么意思。。想说你就是白龙吗?"

"咩咩咩!"山羊疯狂点头。

"诶,是玩笑,别当真。"天马认真的说。

这真是诡异的对话,边上的京介十分不忍心看。

"赫赫赫赫赫赫。"

措不及防,院子里第三次响起了猫头鹰的叫声,听上去还好像很开心。

但是白龙很不开心。莫名其妙变成一只羊不说,又被扔来这个不认识的地方,不仅没有办法与人沟通,还三番四次遭到猫头鹰的嘲笑。尤其是最后一条,是最令他忍无可忍的事。

山羊唰地冲去了篱墙的地方。

这只极其可疑的猫头鹰,一定要把他揪出来。


木枯桩的前院内,白色山羊正追逐着低空中飞翔着的猫头鹰在院子里跑圈。屋子门口,天马都没顾得上吃午饭,京介甚至一时忘记回家,两人站在那里对着这幅景象有些发愣,

"咩咩咩!"山羊边跑边大叫,大意翻译一下是在说:修,你快把我变回来!

"赫赫赫,咕咕咕咕!"猫头鹰的意思则是:不要做梦了,好好享受你的羊生吧,蠢龙。

尽管变成了猫头鹰,头顶依旧保留着两戳辫子的特色,十足一副修的味道,也是令白龙一下子认出他的理由。先前因为被白龙的言语惹恼,冲动之下把变成了山羊的白龙直接扔来木枯桩,而修自己则借助稻妻町猫神灵的力量顺道过来这里凑热闹。

为什么是猫头鹰不是猫,大概因为只有猫头鹰才能完美地将鸟与猫的力量完美结合起来,是最为理想的媒介体。而修身为山羊神灵,一贯传递消息的信使却是空中飞翔的鸟类。

一直被山羊追逐着飞,猫头鹰修也腻烦了,翅膀挥挥突然转向,直接往天马那里扑。

"哇啊!"

条件反射下,天马用手遮挡住脸部,但猫头鹰只是轻轻落在了他的手腕上。

在京介有些惊异的神情下,天马小心翼翼睁开眼。

"咕咕咕咕。。。"没想到猫头鹰很温顺地把褐色的身体靠过来,挨着他的脸蛋蹭了几下。

"哇,很可爱!"

天马很开心,摸摸猫头鹰的小脑袋。

"咩——"够不到那么高的山羊只好在底下干瞪眼。

"今天真是太奇怪了。"享受着轻柔羽毛的触感,天马感叹,"猫和羊和猫头鹰,接下来还会出现什么动物吗?"最后那句是在询问京介。

"不准提猫。"京介顺手在天马头上敲了敲,然后往院子门口走,"真的该回去了。"

"诶——羊要带回去吗,是白龙送礼物哦。"

"不要,留在这里吧,那家伙。。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京介有些灰溜溜的走地了,没让企图跟来的天马送他一下。如果不是被院子中意外的状况干扰的话,他也许早就离开了。

今天木枯桩的之行,原本就是一次意外之旅。随后出现的山羊跟猫头鹰也有种令他似曾相似的感觉。那毛色那发型,就像是那谁跟谁。

。。那一定是错觉。

不由得想起今天发生在天马屋子最后令人窘迫的结局,京介又加快了行走的步伐。

要怎么跟父母解释自己大半天在家失踪的行径呢。真是烦恼。


(我也希望有的)t.b

…………………………………


明明是白龙龙主角,结尾怎么又是卷卷了,我也很奇怪……


评论
热度(4)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