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太难写了,而我居然完成了,像挤牙膏一样地拖了很久
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种类型的梗!!
(其实写得也差不多了2333

那么猫咪日快乐!

————————————



这家伙的脸真大,京介想。
这当然是因他与天马对着脸凑得很近的缘故。
不知是几点的深夜,天马的房间里,天马的床上,京介眼前的天马正安逸地入睡。他侧趴着身体,头微微地昂着,没发出丁点声音,也没有平日里的那种活泼。压着海绵枕头的那侧脸鼓鼓的,看起来只剩下了可爱。
天马呼出的气就像羽毛,轻柔又不断地拂到京介的脸上。好像感到鼻尖那里有些痒,不过京介没有动弹。从天马那盖得不怎么严实的被窝中溢出了阵阵暖意,包括其中混淆着的被子晒过后的好闻味道,全部都传了过来。
所有这一切交织成了浓厚的睡意将他笼罩在内,亦或者可能是醒着的人本身也产生了睡意,总之没多久过后京介也合上眼睛,很快进入了梦乡。
——3、
2、
1、
铃声大作。
京介睁开了眼,发现视线所及的地方全部像是被渡上了一层黄。
有个疑似天马的身影在这片橙黄向左走去,在桌子那边停顿了一下后,铃声立刻停了下来。
覆盖着视线的是一种很熟悉的橙黄。京介有些茫然,突然想起来足球部一队的队服就这种黄。
眼前突然变得一明亮。
"对不起,刚才没注意。"的确是天马,直起了身体,像为印证京介的猜测一样,手中拿着雷门的衣服。"你醒啦,早上好,晚上睡得还好吗?"看起来很有精神。
才醒的京介反应还有些迟缓,呆了片刻后,在天马的问候中挑了个最应景的来对答。
他说。
"喵。"
不对不对,错了,他是想说——
"喵。"

"诶,难道你是在回答我吗。"那边的天马一脸惊喜地凑过来,"果然很可爱。"
天马俯下身体,向这边伸出双手。
眨眼间,整个房间的景色都在向下坠。
"真是好乖。"天马说,"怎么有点呆呆的,是还没有醒吗?等下就要开饭了哦。再看到佐助的话,可不能对他那么凶了。"
这是什么鬼话?京介皱起眉,接下来突然留意到了天马身后的橱柜镜子。
注意力一下被吸引过去了。
镜子中的天马正举着一很奇特的小生物。虽然有点罕见,京介还是一下子认出来。跟他们昨天看到的一样,一对尖耳朵,四只小爪子,还有一条长尾巴荡在身底下,就是没有毛。
如同自己死死地盯着镜子中的猫,猫咪也在牢牢打量着京介,眼睛瞪得圆圆。
然后天马离开镜子前,用单手托住猫咪后抚了抚猫背。
"不可思议,真的有不长毛的猫呢!"他赞叹,在原地转了小半圈。
他俩昨天才去了商业街新开的猫宠物店。即是猫宠物店又是猫咖啡店。进门的墙上有张奇怪的猫照片,是猫又难看得很。
"喂,这难看死了吧,怎么会没毛的?"当时京介如是说,在天马饶有兴致研究照片的时候,坐在空位上点了牛奶喝。
介于对猫科动物有限的认知,京介只能接受有毛的那一类,短毛长毛都可以,何况摸着也比较舒服。另外他对沙皮狗这种的犬科动物也很无力,自打小时候在公园瞧过一眼,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后,就不想再看第二眼了。
回到现在,房间内的天马抱着猫咪还在自言自语说着什么情人节,约会,可京介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打个电话给剑城吧,他一定会吓一跳的。"天马兴奋地说。
找他,他不正在这里吗?听到自己的名字京介一下子清醒了。一下抓着天马胸口衣服,京介大喊,"喵喵喵喵喵!"
。。。。
能明白吗!?
他屏息期待,与天马四目相对。一秒过后,天马点了点头。
"嗯嗯!想说什么?"
果然不能。
还用解释吗,因为变成了猫,不管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出口后当然只能是喵,所以被听到的也只能是喵。
可怎么会是喵?
天马煞有其事的表情让人产生种他能听懂的错觉,可紧接着说出的话也落差太大了。因为猛然间的失望,京介突然间有些头晕。
发生了什么事了到底,自己是在做梦吗?
"诶诶诶!突然之间怎么了?"眼见着猫咪松开爪子,奄奄地垂下头,天马晃了晃猫身体。
软软的,没有反应。
"秋秋秋姐!秃秃猫是不是要死了啊!!!"
一声紧张地大喊响彻在木枯庄内。天马抱着猫直往门外跑。
不过京介死也没让他把自己带出房间。在天马跑出门的那一刻,猫咪一伸爪,抓在门框上,轻松一跃,便从手忙脚乱的天马手中跳到地上。
秃秃猫这个称呼仿佛天降炸雷,把京介一下子轰醒了。
皱皱的,没毛的,古怪的,而且这不就是所谓的。。裸体?!虽然只是裸体猫,可他现在就是这只猫!
京介猫幽幽地瞄向落地镜,然后全身一颤,又幽幽地转过来盯着天马,缩手缩爪蹲在地上彻底不动了。不明所以的天马想靠近过来,然而猫咪却发出了不友善的呜噜噜声,凶巴巴的样子不容许任何人接近。
晚上的时候分明还睡在自己枕头边上呢。这么地想,天马也只好作罢。不过猫咪看上去没事就太好了。
"不要跑掉,乖乖等我回来哦。"

天马这一离开就将近有过了一个小时之多。期间他吃了早饭,帮秋姐做了家务,还带佐助出去散了步。虽然时间有些久,不过在他心中仍记得还有只可爱的秃秃猫在等待着他。
一回来天马就看到了猫咪还坐在刚才的地方,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就像是。。
"一直没动过吗?"
在他凑近前,京介猫噌地窜上床,顽固地蹲在厚厚的被褥上。
居高临下,猫咪看着天马把食盆跟水盆放在显眼的位置后又很期盼地盯着自己,一扭头,终于换了姿势,变成趴在了被褥上——京介拒绝以猫的视觉跟天马对视。
"诶不吃吗?!"
天马的讨好秃秃猫大作战失败了。
于是便以猫的视角,京介目睹着天马在房间内所有的一举一动。对于自己为何会这样,他已经没在追究了。反正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的吧,只要对比以前发生过的那些神奇的事情,变猫也就已经不足为怪了。
天马忙忙碌碌不知道在干什么,一会儿翻翻手机,一会儿拿球颠来颠去地玩耍,就是不肯停歇下来。连佐助也进来过凑了一回凑热闹,不过最后出去了。最后天马翻出小矮桌,拿出书本,终于安安定定坐下。
对某人来说做作业真是件痛苦而又不得不做的事情,京介恍然。
于是天马的背后,京介猫眯起眼,因为寒冷而缩紧身体,开始打盹。沙沙的写字声萦绕在房间内。
不过就算写着作业天马也非常不老实,沙沙声总时不时会中断好一小会。大约十分钟的时候,天马离开了房间。从脚步声判断,他去了楼下,等再次回来时,手上还拿着什么。
猫咪动动耳朵,再嗅嗅鼻子,突然闻到一股食物的香气,于是轻盈地从床上跳下,窜上天马的小矮桌一看。
这家伙,居然泡了杯热可可饮,真是很会享受。
在最初的震惊过后,京介已找回了所有的知觉,而且自打醒来也没有吃过任何东西。这股味道让他的味蕾彻底觉醒了。
"没有放糖的,要喝吗?"生怕猫咪再次跑掉,天马小心翼翼地伸出用食指,把可可向前推了点。
"喵喵。"当然要。
嗅着香气,秃秃猫闭眼低头,在主人眼皮底下伸出带刺的小舌头,往热饮里一舔——
"厉害!猫舌居然能下吃热的东西!"
被烫到的疼痛感与天马惊讶的声音同时传来,猫咪顿时停下。
"原来是不能的。。"
这家伙还失望起来了。
天马拿起热可可杯往垫热饮的碟子中倒了浅浅一层,吹了又吹 ,然后把碟子放在秃秃猫面前,"不烫了,可以喝了。"
有时候天马就是这么出人意料地体贴人心,噢,猫心。
盘子被舔个一干二净。天马为猫咪连着倒了好几次热饮,直到杯子内空空如也,猫咪打了饱嗝。
叠好餐具,天马不停歇地又拿起手机翻着看,就是不肯乖乖写作业。被喂饱的猫咪在天马手肘边抬头仰望,天马脸上的困惑跟他的脸一样被放大了好多倍。
"诶,剑城怎么都没有回。"直到他嘟囔了一句。
这下天马安稳不下来的原因终于揭晓了。
当然不会有回复的,他的剑城此刻就在这里,就在他的面前,只不过变成了猫而已。猫的状态下就算回复了,天马也不会明白的吧。就像刚才本人尝试的那样。
扬起同样秃秃无毛的尾巴,秃秃猫顺着天马的胳膊用身体蹭了蹭以表安慰。有一股暖暖的温度沿着接触的地方扩散开来。
"阿七!"猫咪打了个大喷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噢,还能舔到鼻子?京介赫然。
这声喷嚏也终于引起天马的注意,他放下手机。
"冷的话可以到我这里来哦!"
——成功了。

猫咪被抱起放在温暖的怀抱里。这样显然比在冰冷的桌子上好受多了。
就像天马说的那样,呆在他的怀抱很暖和。虽然他们在室内,也开着暖气,可毕竟是在冬天,像京介那样的任何衣服都不穿真的会很冷。何况猫也没法穿衣服。
猫咪调整姿势,在天马的怀里舒舒服服地卧好,舔起小爪子。
所有的事真是太扯了,京介想,但是呆在天马的身边又一如既往地令人觉得安逸舒适,所以也没什么大不了。
悄然间,猫咪开始不受控制地痛快打呼噜。浓厚的咕噜声不断从小小身体里散发出来。 天马好奇地伸手,摸在了猫咪的喉咙处,那里阵阵鼓动。
这样的触摸对于猫来说算不上舒服,猫咪忍耐着。幸好天马不一会就换了目标,但居然把手放在了猫背上摸来摸去,似乎对秃秃猫身上那些皱皮很有兴趣,天马一定不知道那对猫咪来说是很敏感的部位。
终于忍无可忍,秃秃猫只好狠心一捏爪,尖爪子透过裤子布料,扣在身下天马的大腿上。
"哇,很痛!"天马小声惊呼。
他低头把猫爪拿开,就听到裤子那发出一声轻微的"嘣"。
"裤子坏掉秋姐会生气的。"他认真地对猫说。
其实还算好了,如果现在的京介能变回人的话,一定会把手捏在天马的脸上。这么想着,秃秃猫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天马。
下一刻,便意外地被举了起来。
哦,下半身各种意义上凉飕飕地。猫咪的瞳孔瞬间变成一条缝。
"其实我发现了,剑城好像不是很喜欢无毛猫。"天马把猫凑在自己面前,就像昨晚那样脸对着脸,"昨天才发现,一回来就遇到你了,真是有趣。如果剑城来木枯庄玩,记得要乖乖的,不能惹他不高兴哦。"
话题转换的有些快,但天马这是在和跟猫说话,和猫倾诉呢,却还是关于自己的事情。京介有些愕然,而猫咪也安静下来不再挣扎。
"很乖,没有跑开,是听懂了?那么就这样说定了?"天马用鼻子碰了碰湿漉漉的猫鼻子。
这真要命,猫瞳简直要变成条细线了。
猫咪被送回温暖的怀抱,可小小的心脏依旧却鼓动不止。
就算是猫也能做点什么吧,跟刚才不一样的什么,京介想。做点能弥补他现在抱歉状态的任何事情,就算小小的也好,就算天马不明白也无所谓。
秃秃猫跳上矮桌,绕开天马围着写字的手,用脑门顶了顶天马的脸颊。等天马调转了脑袋看过来,猫咪抬头刚好够到他嘴角边碰了碰。
天马果然不解地瞪大眼,"怎么了?"
"咪。"没什么,猫咪回答。
这平淡的问答就好像平时他们在对话一样。于是猫咪受到鼓舞,干脆大胆踩在天马的小手臂上,闭起眼睛,纯情的小舌头在天马的嘴唇上轻轻舔个正着。
这下可以了。秃秃猫满意地舔舔自己的猫嘴巴,脸上隐隐发烫,坐在冰冷的桌子上等待天马可爱的惊讶脸。一定会兴喜的叫出来吧,京介颇为自满地想。
再次睁眼后,居高临下的视线中,他就看到天马抬着一副傻兮兮的震惊脸,眼中的瞳孔都收缩了起来。
"诶,我、我好像眼花了——"天马夸张地眨眨眼。
怎么,发生什么事?
"为什么。"天马望着这边一字一顿地说,"为什么,会没穿衣服?"
什么?
"剑城?"
哈?秃秃猫不由得转头瞧向落地镜那里。
噢不,不再是秃秃猫了。
曾经是猫咪的京介的眼中,在镜中看到了如假包换的自己。正跪在房间中间的小矮桌上,撅着屁股,而手中牢牢抓着天马的手臂。就好像刚才秃秃猫那样的姿势。
并且,是跟秃秃猫一样的赤身裸体——
"秃、秃秃、"天马无可救药地开始结巴起来。"秃秃猫是剑城啊!!"
在大喊中,京介惊慌地想捂住他的嘴。两人失去重心向天马身后的地板倒去。


E

——————————————


因为不知道怎么结尾,所以强行结尾!
这篇的感觉应该比之前天马猫化的要好点,那篇自己都觉得很繁琐,不过反正也删了,嘿


评论
热度(12)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