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之前性转的后续!
这次努力扯了下对话,没有预先的两人模拟了😹😹

--------------------

随便看看就好
以京介的角度来表达天马的想法
( 其实私底下某人一直都他卷卷,我也跟着叫,猛然喊京介都不习惯了!


凉飕飕的,京介这么想。
他只是跟往常一样的慢慢走,天马跟身后。不再像先前那样紧挨着玩笑打闹,而是保持一小段适当的距离,两人并排着一起。
这个早在天气预报中得知的会天气晴好的周六,他们原本的计划是上午在河边踢球,顺便去商业街逛一下,中午回木枯庄吃午饭,然后下午就在天马的房间做作业等看足球比赛。
而现在别说踢球,连小小的跑步京介也不愿意。
因为这身裙子,说是长裙但也盖不过膝盖,原以为会跟运动短裤没什么两样,但仅仅是少了隔开两腿的裤腿管而已,身下居然像没穿那样的凉爽,就像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看待周边事物的心境也变得微妙。
身边的天马老老实实目光向前规矩走路,嘴里哼哼着分辨不出来的小调,似乎情绪有些高昂,京介撇过头看了一下。
"我说,去了商业街后就回来吧。"
"诶?但是医院,不是说好了要去吗?"天马有点惊讶。
"感觉已经好多了,应该不会有什么。"
"可我担心剑城,所以必须去,就说晚上没盖好被子可能着凉了,觉得反胃,让医生作个检查就好。"
因为京介没再说话,天马又把头转了回去,"不用担心,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那直白的表述是另一回事,可语气却及其认真,京介表面上用沉默来回应,可脸颊突然间就微烫起来。
接下来天马也是像在考虑着什么,连小调都没有在哼了。
前方传来轻轻的铃响。前方有辆自行车正向他们接近,那人慢悠悠地踩着踏板。京介注意到在这狭窄的道路上他们还是有被碰到的风险,更何况靠着路中央的天马也一直无动于衷。
在自行车擦身而过之前,京介将天马往自己身边拽了一下。
"哇!对不起。。我没注意。"天马吓一跳。
"没什么。。希望不会有熟人就好。"
之前京介倒没在意到这点。既然都答应天马,就干脆正大光明地走出来。现在再怎么担心也晚了,而且也不是他的风格,所以只是随便扯了一句。
不过,要是能在上学前恢复那就最好了,不然会很麻烦。
"啊嗯。。可大家迟早会发现的,不过没事,一定会有办法的。"
天马垂在身边捏起的拳头轻轻碰触到了京介。他看过去,两人的目光短暂撞到了一起,然后天马很快收回视线。
这是怎么回事,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事物正在悄悄发生,京介有些困惑。应该是天马绷紧了脸的缘故,他从天马的侧脸上读出一丝丝的疏远。
真是奇怪了,昨天晚上还好好的不是吗?直到今天早晨的事件为止,可发生变化的也因该是这边单方吧,自己莫名其妙的转变了性别。。。
他将手伸出,握起,再展开,然后看着掌心的纹路,细细端详,企图从中找到以往的熟悉感。很有趣,分明身体如实按着本人的意愿在行动,可感觉像控制陌生人的身体,而且还是个女人。
天马又看过来,刚好被京介的眼角余光刚好捕捉到了。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天马很快把目光收回去,就好像在做贼心虚。
于是京介故意没有说话。果然在之后短短的三分钟内,他发现天马偷偷地看过来两次,但每次在他回望过去的时候,天马又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的绷着脸。
这下再想不明白也难了,说不上是该生气还是发笑,京介停下脚步,也不顾周围不断走过的路人,扯着天马的胳膊一把拉过来,有些粗鲁地推到墙上。
"哇!剑城?"天马一下喊了出来,很快又把声音放低到正常的声调,"什么事?"
"你到底在想什么?"
仰仗着比天马高半个头的身高,京介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两人凑得很近。
"诶我?我能想什么。。当然是在担心你。"
似乎被空中明晃晃的太阳照得有些发热,京介看到天马的额头上冒出了汗。
"我看需要担心的反而是你吧。"
"诶诶怎么会是我,变成女孩子的是剑城啊?"
"是啊我变成了女孩子没错。"
他往前跨了一小步,与天马更接近了。天马不得不紧贴着墙,显得有点紧张。
"可退缩的是你吧,胆小鬼。"
"什么退缩?我没有退缩!"
天马说的理直气壮,反而让京介更加确信了。
"你在害怕,不是吗?"
"为什么这么说,没有的事——"
"没有的话那就证明来看一看啊。 "他皱起眉。
"诶——"
这真是风水轮流转,现在的京介模仿着天马先前的语气,逼着天马表态。他与天马脸对脸距离非常近,意图十分明显。
可天马只是与他干瞪着,什么动作也没有,一会后居然硬生生地憋红了脸。
"不。。不要这样!大庭广众的。"还心虚地把头别了过去。
这场景真是尴尬又可笑,也果然跟京介预计的一样,因为自己变成了女孩子,所以天马不敢接近了。
这实在太滑稽了。
"你这笨蛋。"
京介气鼓鼓地扔下这句,跑开了。
他知道天马的想法,那很简单。可最开始借来裙子来的是天马,现在害羞得不行的也是天马,怎么看也有些矛盾。平时天马是怎么跟葵那些女孩子交流的?
好吧,其实这样挺可爱的。京介忍不住向后张望。
——天马就跟在身后呢,还是像刚才一样的左侧位置。
"剑城。。心情还是不好吗?还在生气吗?"天马乖巧地先问。
"本来就没在生气。"实话实说。
这家伙,对刚才的事就那么盖过去了,不过也算了。
"我不去医院,明白吗?哥哥在那里,不想被他看到这样子。"京介说。
"好,不去就不去,全听剑城的。"
"。。。。"
连哄带骗的意味满满地从天马的话语里扑出来,京介就当作没听见。
一会过后,他感到自己的手先被碰触了一下,然后被轻轻握住了,不用看京介也知道那是谁,因为那很熟悉。
天马终于想通了吧,下了决心才会这样做,可同时他又不甘心地嘟囔了句"简直超害臊的",真是出乎意外的纯情。
不过没什么可害臊的,京介看了眼两人握在一起的手,这是他变成女孩子的唯一好处吧,他们在户外可以随意地接触,而不用介意旁人的目光。
就像从来没牵过手那样,天马与他直到穿过新干线站都没松开。
两人在河堤上向下看着球场,那儿暂时被人霸占了,不过他们现在也用不到。柔和的风自河边吹起令人感到一阵舒适,还带着泥土味的草屑被卷了过来,京介眯起眼睛。
"剑城。"
天马打算说什么,模样又有点呆,京介就耐心等着他。
然后突然而然从河堤下方刮来一阵凌厉的风,打断了他们。
"哇啊啊!剑城!"天马像是被吹醒了,突然捂住眼睛,"裙子啊!"
"裙子飞起来了!"他说。


e


 --------------------


没错,这就是结尾!

评论(1)
热度(16)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