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诶,万圣节之夜发生的故事
开写的第二天看到微博上有可爱的幽灵2333
而且最近看到的人鱼有关的微博也有点多。。以前是0,神奇


————————————————


黑乎乎的足球楼里,有人偷偷摸摸推开会议室半遮掩的门,踮着脚尖走过来。
京介知道是谁——天马,不用看一定是。
本以为无人注意下开溜成功,原来还是被发现了。想想也是,而且天马的话,没准从一开始就密切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了。
或者是发现自己离开后,固执地一处处找过来的也有可能?不知道是怎样办到的。总之。。。一定是天马。
能感到他竭尽全力地在控制走路的力道,不过还是有轻微的脚步声传到了耳朵里。随着身后渐进的压迫感,京介能够想像到天马小心翼翼猫着腰,几乎屏住呼吸的样子。
差不多,就快要扑过来了。
京介终于睁开一直闭著的双眼。黑暗中,他的眸子就像金色的猫瞳那样忽地一闪。
"喂、想干嘛?"
故意将声音稍稍压低,京介胸有成竹地先发制人。
可他并没有等来天马"诶诶诶",或"怎么知道身后有人"诸如此类惊讶的回答。安静又空荡的房间,京介好像听到了自己尾音的回音,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回答。而且脚步声也突然消失了,周遭安静得有些诡异。
认错人了?他回头,"谁?"
无形的巨大压力近在咫尺扑面而来。虽然在黑暗中京介看不到,但是他清晰地察觉到有什么正默不作声地紧贴着沙发背面站在那里,严肃而又深邃。
不受控制地屏息了一下,他冒出微微冷汗。这个特别的节日里,总是令人非常容易联想到什么。
不过只是一小下而已。京介马上就镇定下来,他转回身。
"天马,不要装神弄鬼,我知道是——"
下一个字含在嘴里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背后的黑影突然无声无息地伸展开来,带起的气流刮在了他的脸颊跟脖子上,一阵微凉。
在京介有所反应之前,黑影迅速地扑上来把重重他按在沙发上。
"万圣节快乐,剑城!!"
在京介正要奋起挣扎的瞬间,某个亢奋的声音在房间里炸了开来。
"怎么躲到这里来,是觉得累了吗?"语气像赢得了躲猫猫游戏一样的兴奋,"怎么都不说一下,害得我找了好久。"
——真的是天马,为了捉弄京介,从进屋开始就一直憋着,也真是幸苦了。他撅着屁股挂在沙发背上,把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给了京介,姿势非常难看。
"还是出去吧?派对已经开始了,非常热闹的!"就像匹小马驹一样总是那么富有活力。
有那么一下,京介完全不想动弹。但是被天马搂在怀里,脑海里又满是他神采奕奕的样子。那副可爱的表情,好像无论做什么事都令人生不起气来。
可爱到,手心发痒想狠狠地去捏上一捏。
于是京介那么做了。在天马低头问话的时候,用力握住了天马的下巴。
"真是十分有胆量,啊?"
他直觉盯着对方的眼睛,故意用那种不太友善的口吻。而且能感到,天马也在直视着他。
"诶,这样说的话就是没有被吓到。。不愧是剑城!"
头顶近处还响起抓头发的声音,天马挠头的动作带得连他都在轻微晃动。

结果就这么的被蒙混过去了。
与外界隔着好几道墙的这个房间,完全隔绝了任何自然光线的照入,就连声音也是。教学楼外的开放空间包括足球场早就变成了万圣节夜集市的领地。平时热闹的足球楼此刻倒像是被人遗忘一样宁静。
所以京介选择了这里作为小憩的理想地点。但是这会,这个地点倒暂时变成了他跟天马的秘密约会点。
"剑城,这里没人,可以kiss的吧。"说是在询问,天马的语气又很笃定,其实是在讨好。
想翻过沙发到京介这面来,但有点难,因为脚悬在半空中踩不着地。
"不行。"
"诶??"天马惊讶得直起身体。
黑暗中,好像听到京介发出轻轻的哼笑声,然后天马就被一把拉过去。
"笨蛋——"
他用单手支撑两个人的重量,顺便还有些强硬地把天马拽来了沙发的这面。分开的时候, 两人都因为做了额外的动作而有些气喘,尤其是天马。
"呼——嘿嘿。"
在沙发上与京介窝着一起,天马把一大片什么东西从他自己那里拉到京介这边,整个盖在了他们的头上、身上。超级大的一片,又很轻柔。
"这是布?"在满耳朵的沙沙声中,京介问。
轻拈之下,很容易分辨出来。他还嗅到布上淡淡的洗涤剂的味道。
"嗯!白色的床单,是木枯桩换下来不再用的,秋姐特地帮我洗干净。化妆派对我扮的是幽灵哦,厉害吧?"
"。。。"明白了,天马进来时就是披着这个的吧。
但是一点都不厉害,最多。。是个可爱的幽灵。
"剑城要是什么都没准备的话 ,可以跟我一起,做连体床单幽灵什么的。"
"。。不要。"联想到了那个画面,京介回绝。
"诶,没关系啦,盖着床单没人认出来,不用难为情。"
"不,我有准——"
外面大厅的灯突然亮了,同时响起的是谁的脚步声。
"天马,在这里吗?"
是信助,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外面的光越过沙发再透过床单,撒在两人身上。被笼罩在白茫茫一片下,天马看到京介突然收住了声,往下压低了身体,于是他也跟着缩了缩脖子,还冲京介笑了下。
虽然只是一层布,躲在里面,就好像是只有两个人的世界一样,隔绝了外面的一切。
"不会在这里的,灯都没开。。快点到别的地方找。"又传来狩屋的声音。
简直人越来越多了,都是你家伙——脸对着脸,京介的眼神中向天马传达出这样的讯息。
"安心啦,不会发现我们的。"顺利领悟到京介的想法,天马又向前靠近了一点——本来就已经很近了,这下两人都几乎都贴在了一起,他说得极其小声。
居然还敢说话——?京介瞪眼。
脚步声突然向这里来了。
"。。谁在那里?信助你去看下。"狩屋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踏实,果然是听了什么。
"但是我够不着灯的开关。。算了,不会在这里的,我先出去了哦?等下别忘记关灯。"
"喂!!"
从脚步声可以听出信助跑了出去。然后安静了那么几秒钟,照在他们身上的灯光又被切断了一大部分。不知为何,狩屋停在了在门口中央的地方没有进来。
还好,似乎来找天马的只有信助跟狩屋。信助已经跑开了,而狩屋——
"有人在里面吗?不要不说话啊?"等下就会离开的吧?
京介就看到一边的天马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甚至没反应过来去拖住他。盖在两人身上的白色床单也因为站起的天马被呼啦一下地全部拖走了,把京介整个的都暴露在沙发上。
不是吧——
想喊又不好发出声。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那样,他看着天马撑在沙发背上借力踩上去,一手将长长的床单撩得四处飞扬,白布甚至在他眼前飞过。
最后天马跳了出去,咚一下落在地上。
不是吧,京介简直惊愕了,天马难道——
"鬼、鬼啊——!!!! "就听到狩屋一声惨跑了出去。
。。。成功了?京介忍不住探头看向那里。
他刚想说天马什么来的?

"我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这么有用。。"沙发隔开的那边,天马愣在刚才着地的原地。"等下是不是跟狩屋解释一下会比较好?"
"出去吧,也差不多时间了。"
从沙发绕过去经过天马的时候,京介还是忍不住多瞧了几眼。
虽然用白色床单罩住了全身,可这一看还是天马无疑吧 。无论如何,他头上的海螺卷跟小翅膀可是无法只用一层布来掩盖掉的。所以刚才提议的连体幽灵什么的。。
绝对跟自己没关系。
他走向更衣室的地方。不止是京介,足球部的多数人都把那里当作是储物柜来使用,因为那儿可比学校的鞋柜大多了。
天马拖着床单也跟上来。
"剑城,出口在那边哦?"
"我知道,拿点东西。"
"诶,是化妆派对的东西吗?要扮成什么?"
"你猜。"
他打开箱子。
"剑城的话,狼吗,还是吸血鬼,总觉得是很帅气的东西。"
"。。。"
"猜对了吗?"


——————————

猜对了吗?



评论(3)
热度(16)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