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文名是:变成了女孩子!
猜猜是谁呢?

在聊天的时候对方提起到性转跟生子什么的。
说性转是巨雷,而生子很伟大,两者若是放在一起,搞不好后者的光芒就会盖过前者,因此会被感动,觉得性转也不那么雷了。。。很可怕
其实两人都不喜欢性转,但是想了一下,如果是这种前提下的话就可以,所以就接龙一样的把对话给完成了,然后我再给补完。
写的时候担心还原不了聊天时那种开心的状态,开头重复了好几遍。
结果嘛,还好还好。
另外有一句话,一想到就笑得不行,是说京介的,叫:插旗插满身
笑到躺倒

——————————


照例是周末的夜晚。木枯庄天马的房内,在足球比赛即将开始转播前,两人停止了交谈。
"下次还是买安全套比较好。"
但天马又冒出这么句。
京介侧头过去看,眼中的天马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为什么想到这个?"
自从与天马变成恋人后,两人间发生sex的关系都不止一两次,至少京介完全没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而且从天马嘴里冒出这个词汇,总觉得有些违和。
"每次看到你清理总觉得很麻烦——"
"反正又不是女人,又没关系。"
想起来,刚才的确放了这类的广告吧,台词里有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没有后顾之忧什么的……
其他的先不说,大略思考一下的话,好像是挺麻烦。
"下次开始吧。”
他再次把注意力转向电视荧屏。

一夜转眼而过。
先醒的人总也是京介,可这次因为难受而醒的,胸口的地方总觉得被压得沉闷。
支开天马挨在背上的差不多大半个身体,转身看去。都被翻了个肚皮朝天了,天马还一副睡得很香的样子,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眉头跳动下,京介伸手去推天马,但是拍在天马脸上的手臂看起来那么陌生。
就好像,是女人的手似的。这。。好恶心?!
胃部突然涌上强烈的翻腾感,京介捂住嘴不让自己吐出来,结果好像只是干呕而已。
"剑城?怎么了。。哇!!"
似乎吵醒了天马。但是他还没对京介多做关切,就噌一下地跳起来,紧紧贴在床挨着的墙面上。
"剑、剑、剑城!"
??
"变…变成女的了……!"
像见到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那样,天马用整条手臂当在脸前,头扭在一边,而另一只手则直直地指向京介。
"剑城长出胸来了啊!"
咬牙强抑下呕吐感,京介下意识地摸去被天马指着的自己的胸口,然后就张嘴呆住了。
混乱中两个人先换下睡衣,京介更是把来时穿的运动外套也严严实实地套在身上。时不时的呕吐感虽然不像开始那样强烈,但总体感觉还是很糟糕,以至于他说话的语气比平时差太多。
"天马,你到底做了什么?"捂着额头坐在床沿,头也不看地这么责问。
"我什么都——我做的你都知道啊!昨天晚上!"
"……"
边上的天马真的慌神了一下,然后便理直气壮地反驳过去,反倒让京介好一阵语噎。
他确实清楚地知道……也知道这事压根与天马没关系。只是现在这样太过奇怪了,所以故意找个发泄口而已,况且天马也不会在意。
变成了女人,天马似乎比京介本人更不能接受的样子,这下终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后,小心翼翼地凑近京介。
"剑城,真是变成了女的吗?"
"嗯——”
"我看看……"
说是看看,手却先行一步伸出,然后似乎觉得不妥当,又悻悻然缩回去抓了抓自己的脑袋。
"还是不看了。”——应该不是被京介瞪着的缘故,"但是,真的吗?"
“我自己的身体难道还——呃、”
京介顿时气结,可话还没说完,又一阵恶心感从胃里翻上。
"剑城!?"天马紧张,"怎么了吗,是哪里不舒服?"
"总觉得。。很恶心。"
“剑城……"
又一次喊着京介的名字,天马原本担心的脸色开始变得古怪。
"偶尔的时候,我也会在客厅跟木枯庄的大家一起看电视。"说话也扭扭捏捏不像平时爽快的样子。
"什么,干吗说这个。"
"那些伦理剧啊……看到结婚过后的女子,也是这样…先是说想吐,然后就说自己怀孕了。"
接下去也不用天马多说什么了。他们互相对视,气氛有些微妙。
虽然没有证据能证明两件事有必然的关系,京介的脑海里浮现出自己昨天说的话。
「反正又不是女人,又没关系。」简直像给自己立了flag一样。
"别说傻话。"
京介别过头。
"但是都变成女孩子了不是吗?"
"那也是在半夜里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吧!"

无意义的争论持续好一阵后,他们才开始洗漱跟早餐。
"恢复正常之前,禁止一切接触。"
这是京介对天马下达的禁令,其实不用说天马也明白的,但就因为特地这么说了,他立刻垮下脸。
"好失望啊——"
"你这家伙,就知道得寸进尺,给我节制点。"
"是——"
毕竟生活还是需要继续,所以接下来就该考虑到实际的问题。
"穿衣服要怎么办,要问葵借裙子吗?"天马先问。
"像平时那样就好了吧。"
现在的京介不就是穿着雷门的衣服。同样的制服,只是身体的线条显得更柔软。
"应该不会被认出来。"仔细听的话,好像声音也有些不同。
"厕所的话怎么办,男厕还是女厕……感觉有点可怕。"
"闭嘴闭嘴。"
京介咬牙,在实际遇到前,他完全不想考虑那么多。
"我借的时候不会说穿你的情况的噢。"于是天马强行换到先前的话题,这大概也能算体谅的一种。
"天马……你是不是期待什么事情……"
"没有,完全。"天马干脆利落的否决,然后跑出房间,"我先打电话给葵!"
真是完全不给人否决的机会。
反正葵也不会答应吧,京介这么认为。

"剑城,葵答应了!我去去就回来,你在房间千万不要走开啊!"
不是吧?京介目瞪口呆的看着天马满脸兴奋地从门框那探出头。
"我不会穿的。"
"别这样嘛,好不容易求到葵,我先走了。"
接下来响起的噔噔噔的脚步声,似乎都要把木枯庄的木地板给踏穿了。然后还从木枯庄的门口那里隐约传来只有球场上才用得着的技能名。
"马赫之风!"
……
无法想像天马用怎样的速度跑了个来回,好像才片刻过后,他就重新出现在屋子的中央。
"我回来了,剑城你看!借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回来。"
还带着些许气喘,天马双手举着鼓鼓囊囊的纸袋,炫耀似地放在京介眼前。袋子那还隐约散发着芳香剂的味道。
到底是以怎样的方式借来的。京介皱眉,撇过头单手把纸袋推回天马。
"这个没法穿,太短了。"他为遮掩自己的不耐烦随便找了接口。
"但是平时看葵穿的话完全没问题,而且你看。"
翻开纸袋的声音响起来,京介用眼角瞄过去——
"特地借了稍长一点的过来!"
"……"
"还是你想用这个借口逃避?"
"我比葵高很多!"没好气地干脆转过了整个身体,"还有逃避是什么啊,你这家伙。"
"没有逃避的话就换上看看啊!"
"不换。"
这样小儿科的激将对京介来说完全不管用。
沉默几秒后,天马放下一直举着的手。
"去……医院看看吧……怀、怀孕什么的,好像很危险。"
本以为他会继续古灵精怪地满口胡诌呢,京介侧目过去,看到天马直视过来的目光中写满了担忧,
——胸口的某个地方好像措不及防被击中了一下。
"穿不良制服去会显得很可疑。"
京介看着那张嘴一字一顿地吐出话来。
"剑城~~"
"……"
啊啊,京介终于明白,去医院什么都是幌子,天马的目的,果然还是想看变成女孩子的他穿一次裙子吧。
所以还能拿这样的天马怎么办?而且医院的话……
"好吧,但是其他的我要穿自己的。"他一把拿过天马手中的东西。
"啊,提到胖次的话,我刚才跟葵说起,结果她突然生气差点裙子都不肯借给我。"
"并没有说胖次!"
京介伸出手去捏天马的脸。



————————————————



有些未提及的部分不是没有想到,而是写多了就没意思了。
然后这篇是很难得的京介视角(大部分),我自己很喜欢,诶嘿!

评论(11)
热度(25)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