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又看了时空之石
小捏一下第6跟第7集间的故事。

有优京、天京倾向

————————————————————————

在探望优一的时候偶然也会想起天马,京介也是才恍然察觉到的。
这恐怕不仅仅因为是由天马夸大地告诉了京介,那场关于优一怎样夺回足球与京介的比赛。事实上在谈论的时候,天马都没有过多的把涉及到他自己的部分透露出来,京介猜想过可能是天马觉得那无关紧要罢了。
就算觉得有些好奇,他也还是没有提出这方面的疑问。比起这个,京介更想知道的,是那个世界的优一的想法。
虽然由衷的被感动着,可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才毅然地选择把足球还给自己,同样是优一哥哥的想法,京介却无法向现在的优一做出确认。这可不是单凭个人的意愿就能做到的事。
总之,似乎无论怎样也只能是个不解之迷了。
那条平时一直用来从雷门去医院的路线,这次却是匆忙地走着,在路上,留下了剑城京介单独的身影。其实只是与平时一样想去探望一下哥哥罢了,他这么认为。
由于想在去的路上好好思考某些事情,还拒绝了天马一同前往的请求。应该是天马因为遭遇了平行世界的缘故,想亲自表达一下对优一的关心吧。京介也知道天马的心意,不过还是回绝掉了。
要说他没向平日里那样顺口就答应天马,天马也没跟往常一样硬搅蛮缠上一会,这让京介实着轻松不少。那家伙,还是能很好地把握分寸的。
趁着在路边等过红灯,京介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下 ,发现刚好收到了来自天马的简讯。
「明天集合的时间改动了,比原定的提早半小时,不要忘记。」为了救回原堂监督,约好要一起寻找能做特训的场地…一定可以顺利找到吧。
「知道了。」这么地回复过去。
几乎就要合上屏幕了,在指示灯跳转绿灯之际,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不会忘记,会准时到的。」
结果,就好像是天马在另一边特地等待着这句话一样,铃声立刻响了起来。
「记得代我向优一桑问好,剑城。」结果却是其他的事情。
还是惦记着这个吗?于是有没再理睬了,京介将手机塞进口袋。 
以目前的理解,平行世界转化为真实世界的这个过程不会被任何人所察觉到。所以今天还是熟知的朋友,到了明天恐怕就会突然变成陌生的路人了。在与敌人接触的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已经发生了原堂监督被封印的事件。上一刻还与之并肩作战的队友们,也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厌恶起了足球。那下一次相遇还会发生什么事件。
最可怕的是被改变了还无法自知。
出于真心做了那样的发言,被夺走的话再夺回来就行了,其中有一半也是顺着大家说的,用借此来鼓舞感染彼此。
事实上,从过去回来的途中,他不知为何冒出过某个设想——
这边的世界,哥哥无法踢球的世界就真的是正确的世界吗?
或许有一天醒来打开电视,就发现哥哥那样直接站在了足球的舞台上,被闪耀的灯光照耀,被热切的观众包围。在平行世界以健康身姿展露出来的天赋与18岁的年龄,无论怎么看也是很正常的事。
或者是。。会变得跟和原堂一样的处境?
那时的自己,是会察觉到身边异样的变化还是同天马描述的那样,心安理得的认为那就是一直以来的"事实"。

路上经过河边空地,原本是大家当足球场地的地方,却闻到从空气中散发出的橡胶制品燃烧的臭味,眉头皱起的同时他加快脚步。
明天的特训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开始的。
之前的念头转瞬即逝也好,本该想好了早早回家休整,变成了立即决定要赶去优一所在的医院一趟。相比起父母,京介更习惯在自己的兄长那边得到对方无意识给予的慰籍。
医院满鼻的消毒水味让京介振奋起了精神,在住院部底楼调整好心情,他上楼。 
无论在外面遇到什么,到了优一面前总是能感受到某种安谧,或许这就是身为兄长特有的力量。
"很晚了,京介,还以为你不会来的。"
背着从窗外透进的夕阳的光,那个样子的优一微笑着京介打了招呼,柔和中透着熟悉的坚韧。
"突然想起就来了,也不算晚吧,哥哥。"
"是呢,只是比平时晚了一些,离天黑还早…那么下午好,京介。"
"……下午好。"
坐下来一如既往地先闲聊,而后交换彼此所知的有关足球的消息。京介确确实实的告诉优一足球一定会恢复原压样,让他不必过多的担心,但是有一点还是暂时隐瞒掉了。也是最为紧要的一点——
现在这个法律禁止掉足球的状况,其实是被黄金国篡改了历史才导致的罢了。在不久的将来,通过自己跟雷门的同伴,天马,还有来自未来的菲他们,一定能将正确的历史还原成原貌。
一抬头看到优一正看着窗外,京介才察觉这个平时本该充满小孩子打闹嬉笑声的时段居然安静得可以。虽然住院部本身就设立在远离繁闹街道的区段,但毕竟是因为足球禁令的关系,从温暖的房间内部体会到了外界冷冷清清的感觉。
长期住在这里的优一恐早就感觉到了异样吧。
"很快就会像以前一样的,哥哥。"
"嗯,我也这么认为。不过京介,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说这样的话了 ,果然是有在做些什么吧?就像之前的革命那样的事,这次也是吗?" 
转向这边后,优一把京介直直地看着。兄弟间的谈话有时也会这样子,可这次京介总感觉不自在起来。
是安慰性质的话太过直白被察觉到了吧?还是因为优一又提到了革命的事情——那也是某次一同前来探访的天马多嘴透露出去的。
天马真是多嘴。
"没在做什么很特别的事。"
"是吗?总之我就等着京介的好消息了。"结果优一直接把话忽视掉了。
"话说回来,哥哥,最近会比较忙。"京介扯开了话题,虽然那是原本接下来就想要交待的,"所以来探望的次数可能会减少了。"
虽然目前还无法确定历史恢复后,足球会以怎样的方式回归过来,不过有一点要确定的就是,自己要像那个世界的哥哥一样,在不知不觉中把足球还给自己一样,全力以赴地把足球还有原堂监督给夺回来,就没必要再让哥哥做过多的担心了。
"没关系,京介想做的事情就去做吧,不用有什么负担。"
"嗯。"
总觉得话中意有所指,或许是自己多心罢了,总之京介没有多问。
随手打开电视,优一切换了好几个常看的体育台,如预料中的,都没有关于足球相关的报道。最后他把频道随意地停在某个音乐台,调整到了小声档。
轻柔的歌声很快充满整个房间。
过后没多久京介推开凳子站起。算起来时间也差不多了,也还要为第二天的特训做准备。他向优一道别打算离开,都已经拉开门却被优一叫住了——"对了,京介。"
"什么事?"
"明天见到天马的时候,替我问个好吧,"
"哎?"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莫名转折,京介驻足在了那里。接下来的话惊得他差点没收住合上门的力道。
"谢谢他一直以来替我照顾亲爱的弟弟——"
"怎么突然提这个?"于是少有得,几乎是没有礼貌地把话打断了。
"说来也是奇怪,突然觉得有这么做的必要。"因为弟弟有些过激的反应,优一换了个颇认真的口吻,"可能是昨天梦境太过真实了吧。"
"梦?"
"嗯,做了京介不再踢球的梦,有点伤心,详细记不太清了,但天马在梦里帮了很大的忙,幸好最后把事情圆满解决了,记得还在最后跟作为队友的天马一起踢了完整的球赛。"
"很快就会有一起踢球的机会的,哥哥。"这句话是对优一未来的确切判断。京介对此深信不疑,所以果断地说了出来。
手术的时间早就安排好了,暂时还不知道赞助人是谁,不过豪炎寺先生帮忙联络了这方面的国外专家。在顺利地手术后,一定能很快恢复的。
但是这个梦?
"对了,在梦里还跟京介踢球了,醒来后一回忆起来就非常开心。白天的时候想着'京介会不会来看望我',觉得很期待,结果真的来了。"
优一突然显得兴奋起来,笑眯眯得看着京介,再加上那毫不避讳的表达方式,京介居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需要我过来的话…随时电话就可以了。"
"是,下次一定会的。"
谈话终于告一段落。

一天内第二次的道别,优一还特地叮嘱了不要忘记向天马转达谢意。含糊地答应后,京介像往常一样被目送着出门再离开。
有一件事似乎是明白了,那个世界的自己所做出的决定,大抵是怀抱着怎样的感情。就算重来多少次,自己也会做相同的选择吧。
空气中那股刺鼻的味道随着似乎随着日落消散殆尽,京介看着最后的阳光在前方笔直的道路上一直倒退,不断前进的自己就好像正在追逐着那道光一样。
哥哥梦中的内容跟天马描述的重合了,是平行世界发生的事情以梦境的形式反应到这里了吗?说是记不清,究竟了解到多少也有些令人在意。
找个适当的时机,再向天马…菲询问吧。
等到京介想起自己还是忘记转达天马的问候时,已经要到入睡前了。下次去医院直接叫上天马好了。这是他快要进入无意识状态前的想法。
那时候的足球也一定还原了吧,还有原堂监督。
先前与天马的谈话中,虽然涉及的部分不多,但也能推测到天马在还原事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自始自终京介也没想过要道谢之类,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稍微一想的话都会觉得很怪异。
那个世界的自己选择了不再踢球,这个世界的哥哥无法踢球——哪边都没有存在完美的世界。天马做的,就是让世界还原罢了,当然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所以无解的问题就让它去吧。
至此,剑城京介才算正式进入到独一无二的,今晚的梦乡之中。

天马就那样突然闯了进来——
京介环顾了四周,发现有些无法形容他目前身处的地方——似乎是在空中,而周围则是空白或者说是模模糊糊的一片。于是他立刻意识到这是在自己的梦境中。
由风声组成得巨大的嘈杂声从背后的方向传来,是飓风。自己正被困在飓风的中心无法动弹。而天马,则毫无征兆的闯入了飓风之中——确切的说是自己的梦中。
真是个爱多事的家伙,连做梦都要来参与进来。京介能感到自己那快皱在一起的眉头。
那个天马向着这边伸出手来,没有一秒犹豫以及莫名的,京介伸出右手握了上去。而后左右两处的飓风似乎自动往两旁让出了路,就这样他被天马逐渐拉出飓风。
清晰地感受到风刮在身上的力度,他试图向跟前一直没放开自己手的人呼喊。连京介自己都没听到自己发出的声音,结果天马居然有了回应。
他回过头来,脸上挂着令人觉得倍受鼓舞的笑容,向京介说着什么。
实在是听不清啊,除了一直灌入耳中的风声之外,从哪里传来得轻快的乐曲就好像背景音乐一样越来越大声,到最后把所有的声音都掩盖了过去。
头晕得厉害,努力想看清天马的口型结果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了。是被风阻碍的关系吗?京介只好将空出的手挡在面前。
——而后,梦境就此突然中断了。
房间内漆黑的一片,京介醒来后看了床头的闹钟发现还早,他坐在那里有些发懵。
怎么说也觉得会有些羞愧,居然梦到了那样的内容?还难得地记得一清二楚。原本想着会不会像优一哥哥那样感知到平行世界的事情,结果向其他方面背道而驰地发展 了。
是昨天连带着考虑了太多关于天马的事情的吧,一定是这样的。按了按似乎真得紧皱过的眉头,重新躺下来后,他把被子盖过头。
说到底,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由衷地希望几个小时过后,能够找到特训的场所,并顺利使用化身武装,与大家、天马一起,顺利地救回监督,还有足球。
然后,在闭上眼睛后没多久,京介便再次进入了到沉睡之中。



end

 
—————————————————————————— 
 
 
 最后的部分,看着跟时空其中一个的op有点像,其实是我梦见了风丸的梦!!拿来改改就用了。

评论(2)
热度(12)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