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

 

低温灼伤


如火如荼的赛事过程中,也会偶尔发生队员突发病倒的紧急事件。
通常只要适当的休息几天就能恢复了,为了不让自己影响到整支的队伍比赛,作为替补队员也是理所应当的。
天马也是这么想的。

身为队长在决赛前病倒也太不巧了些。

——大家安心啦,我会好好休息的,
——还想使出跟剑城新练的必杀技呢。
——没关系的,绝对有办法的。

还是这么说了。
但天马的话,就一定是有什么办法才会这么说的。

被大家吐槽了生病还能有什么办法后,天马脸上那种胸有成竹的神情,让京介心里十分地在意。
在两人一起回家的路上,因为特地嘱咐了,要好好休息,不准乱动不准乱跑,趁着赛前的短期假把身体尽量调整到最佳。
天马也满口答应了。都已经入部第二年,这种基础常识他怎么会不懂。

决赛的队伍并不比雷门来得逊色,实力相当或者说更胜一筹也不为过,是自从革命胜利后突起的一支队伍。因此,之前的每场比赛都有好好地看了录像,而且研究出了新的必杀技。
这种紧要关头如果缺少了天马的话实在是太大的损失了。
只不过现今的京介会认为人的健康比什么都来得更重要。。嗯,跟足球一样重要。

看家里那位身体状况恢复得,跟一年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的哥哥,他更这么确定了。

“直到完全好起来之前,绝对不能碰球,知道了吗?”
这位雷门的现任里队长告诫天马。
“恩,请剑城放心,我绝对会保重好身体的。”
天马也郑重其事的向他做了保证。

到达木枯庄附近后,趁着偏僻无人的角落,天马安慰性质地亲了京介的嘴唇,浅浅的一下,若有似无的。
“嘿。这是为了不让发烧传到剑城才特地做的。果然不亲剑城的话我不甘心,所以折中了。怎样,很棒吧?”

尽管早就对天马的举动习以为常了,京介还是不自觉得害臊起来。
有些紧张的看了四下,又对上了故作笑颜状的天马,他认输地叹了一口气。

这真是令人无可奈何的事。


而后在二日的短暂分别后,便迎来了最终的决赛。
果然不出意料的,最后才赶来的天马直接坐在了替补席上,说是要与葵她们暂时公担经理人的位置。
当然也会按照监督的吩咐,随时恢复替补球员的身份替换上场。

“大家,取得胜利吧!”

京介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那里收了回来。
天马的情况似乎好转了很多,自己也必须全神贯注在这场比赛了。。
他调整了一下队长的标志。

来吧,不会输给你们的。

随着哨声响起,比赛终于开始——


————————————————————


"疼疼疼疼疼。。剑城你轻点啊。"
从木枯庄天马的房间里,若隐若无地传出诡异的声音。

"别动,天马,你这样我不好下手了。。"
"可是又痒又疼的,很难受。剑城能不能快一点?"
"快一点?哼。。好啊。"

"呜啊——"

啪一下的巴掌声后,天马咻地直起身子。
"剑城——这下超狠的,简直有深仇大恨一样。。"
然后他又悻悻然弯下腰。
"说要快一点的不是你吗?所以就快了。"
身后,京介坐在那里,手中拿一大盒膏状消炎药正在为天马细细涂抹着。
两人身旁的桌子上还放着若干的医用绷带和胶布。

"但是也不用这么狠命的拍啊。。超疼的。"
"超疼吗?"
京介皱起眉。
"嗯。。也不是超,有点而已,诶。。"
天马吸了下鼻子,扭过头看着在自己背上涂涂抹抹的京介——看上去好像有点发愣。

赢得了最终赛后两人才得以在这如此放松嬉闹着,但比赛本身并不轻松。
与对方2v2的踢平结束上半场后,下半场换了天马和另一位二队的队员上场。结果,对方反倒被激起似的开场仅十分钟就又仅了一球,然后就那样被压着踢了。直到雷门抓住机会连进了三球,比赛才以5:3收场。
其中最开始的那一球,就是靠天马与京介的双人技得分的。
虽然很幸苦,但每场也都是这样的,这是大家共知的,足球的乐趣所在。

在围成一团庆祝的时候,看到天马偶尔的呲牙裂嘴京介就有点怀疑了。而后,发现自己正被看着的天马对京介逗弄地一笑,又让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之后便是与大家一起专心于胜利的喜悦之中。

结果——还真的不是想多了。

回到雷门解散后,京介被天马一路拉着跑回了木枯庄。进门的第一件事便是天马合掌过头跟京介认认真真地说了对不起。
"虽然是好多了但在路上一直觉得很冷。"

虽说现在是秋天可也才入秋,觉得冷的那果然还是——
天马在说的时候京介就有预感了。

"觉得比赛时自己可能会上场,而且其实我很想上场的。。就在身上贴了这个。"
"之后想拿下来,但背后的没有办法。"
"只好拜托剑城了。"

是暖片呢,在背后靠近心脏的那里贴了一大块,还是贴着胶布的,是担心会掉下来的缘故吧。
——与其好奇贴上后撕不下,倒不如问问怎么贴上去的。

果然还是病没有好透吧,只有发烧中的人才会觉得身体发冷。
因为隐瞒了生病的事,天马才先发制人地道歉了。

"撕的时候轻一点…"

京介一点也不奇怪为什么天马会这么说。算上从天马出门的时间开始,跟之后的比赛,庆祝的时间,还有回来的时间,粗略算一下,会有7到8小时的时间吧。
这么长的时间,并且没有按照使用书上指示的隔着衣服而是直接贴在了身上,那绝对是——

低温灼伤。

刚才的那下拍打其实都没有用上多少劲道,会发出这么大的声响让京介有些意外。
外加稍稍地被惊到。
仔仔细细上了药,剪了合适尺寸的绷带,固定好后再贴上胶布。
安静的环境下接连响起喀嚓喀嚓的裁剪声。

"好了吗?"
"啊,差不多了。"

再次固定了胶布,京介停下动作,看着天马正往身上套衣服。
是有吧,最开始自己有些冰凉的手碰触到对方的时候,就感到天马在轻微地打颤了。
——冷颤这种东西可是控制不住的呢。

"呼,感觉,好多了——谢谢剑城。"
"……天马,今天我不回去了。"
考虑再三,还是说出来了。
"诶,好啊。"
满口答应后,天马穿衣服的动作突然停顿了一下。

"诶??????"

猛地往下拉了衣服,脑袋从领口冒出来的时候好像发出了编织物崩裂的声音。
天马转过来。

"要住在木枯庄吗?在我这里过夜?真的吗??"
"恩…"
"那换洗的衣物怎么办?我那些的尺寸剑城都不合适吧?"
为什么要关注这个?
京介有些奇怪的看着天马。
"防止有什么意外情况出门时就有带了,全套的换洗衣服…所以这方面的话不用担心。"
"太好了,不是开玩笑!但是——"
"难道剑城从一开始就打算好了吗?要住在这里,所以才……"

那张忽然转变的促狭脸实在靠得太近了,不得已京介只好按上去将他推开了。

"是临时做得决定…不早了,我先去洗澡。"
"诶我也一起——"
"背上那样怎么洗?而且才上了药吧,别想让我重来一次。"
从高处这么被俯视着,天马硬生生地止住了起来的动作。
"——刷牙什么的。"
哇啊啊,原本就是要说刷牙的,为什么要心虚!

那之后过了10分钟,说着要帮忙搓背的天马便被光着身子的京介从浴室里扔了出来。


——————————

那是突如其来扑鼻的淋浴乳的香味。

因为是自己家的东西,天马对此太熟悉不过了。
——虽然好像是没听到开门的声音,也只能剑城了吧。
懒洋洋地睁眼,看到的是已换上睡衣的京介——正在走向这里,略过了刚才秋姐拿进来的被褥,好像是直接往床这里来的。
……
咦?

 “这是怎么了..生病的福利吗?”
有些难以相信地说道,天马往里腾了空位——连问都没有去问,这大概就是默契了。
“就算是吧。”
然后就被天马傻愣地看着,京介不自在地啧了一下。
“…为了监督你睡觉老实点。”

“嘿,我知道。”



京介的体温从碰触到的地方传去了天马那边。
“呼呼,剑城很暖和。”

因为被身边的天马这么说了,往那里看过去的时候京介遇到了对方也刚好侧目的脸,两个人的视线才相撞了一秒而已,便有人不老实地动起来。
天马往这里挪了一下。
“真得很暖和,剑城。”

“这样躺着没关系吧?背后。”
直接无视天马的话另起了话题,京介并没有忘记自己留下来的初衷。
“没关系的…不用担心,而且感觉已经好了一半了,因为剑城在这里的关系,嘿…”
“……”
果然天马是知道的,还开玩笑地说出来了。但是必须的事情还是必须提起。
“下次,不对,不要再有下次了,天马。”
“这样做很危险…”
“…天马,在听吗?”
半天没有回应。

向那边稍稍看了下,确认之后,京介松了口气。
还真是不让人放心,天马…
虽然,也只能怪他自己乱来而已。但就是会忍不住的去担心。所以才会想留下来,就算并不能帮到什么。
附身在安然入睡的天马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又帮他掖了被角,才又安静地躺下。

没过一会而已,察觉到天马的手不安分地抽搐了一下,京介便握了上去,等到有些冰凉的手变暖了后,他再松开。
结果掌心中的温度就好像有了生命力一样,沿着手臂蔓延上来,说不上难受,但被天马贴着的那半边身子都变得乎烫起来。

——这简直就像是自己反被天马的温度灼伤一样的难为情。




——————————

怎么结尾!!!快赐予我高大上的结尾!

写到半途就有些后悔为什么要把天马弄伤,要知道我最BS那样OTZ

不过,所以后来才派京介去阻止了。。恩恩,天马一定会听的。嘿

评论(5)
热度(10)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