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无事生非3
 
 
消息,铺天盖地飞来。 
呆着张脸,天马傻站在那有多久,手机就叮叮咚咚响了多久,直到完全没有动静,才松口气找了空位坐下。 
是想过应该会有很多。。但也太夸张了。 
回想刚才,趁下飞机等行李的功夫,终于找到地方给手机通上电源,而后才没一会,便迫不及待的强行开机。 
就在翻出京介的号码激动地想按下播出键的时候,手机连震带响开始忙碌起来。画面接连不断地闪现,每次出现的文字才刚能分辨出内容,马上就因为新进的消息转换成下一条提示。 
瞬间要接受累积好些天的讯息,微小的处理系统完全反应不过来。 
mail、line、简讯都有,一片热闹。 
说来日本人发讯息的习惯应该是以使用mail为主,只是安安静静的mail天马平时总也不记得主动看,简讯的话还可以设置为震动模式。为了实效性考虑,大家在天马这里被强迫性质地改为简讯与其他方式参半地使用。  
咽下口水,天马按着日期从自己离开的那天开始点开看。 
果然,绝大部分都是京介发过来的。 
「有空了,想去哪里?」「天马?」 
「喂」 
「笨蛋,电话一直不通?」「喂喂。。」「去哪了?」 
「没有出什么事吧?」 
「别让人担心」 
「下周末前都在学校。。等你。」 
每次的文字虽然不多,一条条看下来,满脑子变得都充斥了京介的声音——包括那声音下主人脸上的神情。 
生气的、焦急的、担忧的、困惑的,还有。。失望的。 
随着翻动的文字,天马的心脏也猛烈地跳动起来。。而脑袋却是空白一片。 
可以理解的吧,类似的情况下,那种不自觉闯下了大祸后才猛然察觉,浑身冰凉的感觉。 
目前天马就是这样,维持着一个姿势呆坐着,思绪乱成一片没法思考。 
要说先前在国外还能给予自己借口逃避的话,现在则是受到回归现实的猛烈冲击。 
几乎木呐的又翻完mail的内容,才察觉双腿因为一直搁置在上面的手肘变得有些疼痛,于是天马伸展了身体靠向椅背。 
第三天开始陆续地也有雷门的人们发来问候,大概是从剑城那里听说了自己失踪的事吧。 
而到昨天为止,再也没有剑城发来的消息了。是放弃了吗? 
。。。。 
总觉得。。。犯下了很严重的错误。 
天马抱头。 
自己不在的这一周,联系不上的这一周,剑城会怎么想怎样渡过,之前为什么自己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下要怎么解释。。 
呆呆看向前方,视线触及的范围里人们匆忙路过,偶尔会往这里留下短暂的注目礼,对这些天马完全忽略了过去。 
或者老老实实挨顿骂吧。。那样自己才好受点。 
待心情稍作平复,他站起来舒展身体。周遭的声音这时才像被解除屏蔽一样,重新灌进耳中。 
正全力以赴地考虑要怎样说辞才显得自然,手机又再次铃响,是消息进来的声音。 
剑城吗? 
慌慌张张打开—— 
「天马,你到底在干什么?再不赶快回来的话,剑城可要被抢走了。」 
雾野桑? 
「天马队长,大事不妙哦,剑城带了女孩子回住的地方,我跟前辈们都看到了,这下要怎么办?」接着第二条。 
女孩子,什么意思?狩屋君的消息,玩笑吧? 
「天马。。回来下比较好吧?逃避不是办法。」这次轮到神童了。 
在当下的时机下再加上含糊其词的话语,比雾野跟狩屋的令人觉得不安。 
迈开的腿又停下,静下的心再次鼓动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终于,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 
京介重重地叹气,将这些天来的阴霾全部挥之一空。 
傍晚时分,远处地平线上夕阳即将落尽,橙色的霞光将街道上的景物笼罩在一片柔和的气氛下。A校内,外出归来的京介独自一人漫步在回宿舍的途中。 
就在刚才,接到了信助的来电,是特地的来电。 
天马,从四天前开始就陪同父母去了国外旅游。而这件事似乎没有向任何人提前招呼的样子,才会在别人眼中成为了一起突然的"失踪事件"。如果不是信助偶然遇到那位秋姐才打听到,再好心向京介转告的话,那真要等到天马回来后才能知道真相了。 
那么,这样一来的话也就能解释通了。 
皱着眉翻开手机的通讯记录,京介找到某个号码。 
除了这些天,自己会固定每天试着联系一下天马呼出的号码外,还有一个奇怪的号码,都是在差不多傍晚的时间拨打过来的。但每次就是那么不凑巧的,被自己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错过。 
第一次是在做什么全然不记得了。而后的话为了让自己分神不那么焦虑才提早做完了课题研究,结果太专心反而没注意到有来电。之后两次因为跟神童雾野一起足球,更是直接把手机扔在了休息凳上。 
再最开始那次时就有尝试拨打回去,结果根本就没法播通,以为是莫名的骚扰电话,后来也就放弃了。 
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酒店的外播专线,限制呼入的关系——如果不是酒店的话,那要怎么解释每次都是同一个号码。 
这样一来,一次次的与天马错失交臂,简直就跟命中注定一样。 
「听说预计是5天的行程,所以顺利的话,天马应该在今天就会出现了。」 
「的确是联系不上呢,但是秋姐也说了,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能又是天马落了手机之类的,剑城不用担心啦。」 
不用担心。。怎么也不可能吧。 
从郑重地道谢后挂断电话到现在,信助的这两句话一直在耳边挥之不去。 
从最初地大松一口气,到之后隐约感到怅然若失,现在的京介反而觉得越来越烦躁。甚至是,带着一丝怒气的。 
没错,就是怒气。 
以这几年他对天马的了解,就如同秋姐说的那样,"可能又是落了手机之类"这种事京介几乎能99%的确定,一定是发生在了天马身上。 
所以,一方面因为确确实实地确认到天马的平安而安心——要是知道那跟愿意相信对方平安无事是完全的两种状态,再一方面回想到这些天,自己像个笨蛋似的因为天马的"下落不明"而担心与不安,结果真相只是这样。 
两种矛盾的心情交织一起,无力自我解答的京介最终也只好板着个脸默默地生闷气。 
就这样,便以颇严肃的神情走了一路。 
回到宿舍后,京介吧嗒一下关上门。 
就在他躺在自己床上没多久,想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之际,轻轻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就算没有带钥匙,天马也不是会礼貌敲门的那种风格,因为这压根自己的宿舍门。 
不是天马的话,那会是谁? 
京介起身。 
"哪位?" 
 

评论(5)
热度(6)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