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写完了才发现我怎么想出这篇的,我也真纳闷= =。


————————————————————


回房换了银河队伍外套再出来,这么一折腾,井吹只觉得房间里也呆不下,又跑去餐厅找了东西吃,最后漫无目跑到控制室随意找了位置坐下——随意地找了处于控制室中央,之前黑岩监督的专座。
恋人,天马跟剑城是恋人。。。
脑海里,一会闪过天马的身影,一会又闪过剑城的身影,两人的身影交替着出现,最后你追我赶地奔跑在一起,消失在那地平线。
井吹一个激灵。
真的不是在开玩笑?男人跟男人也可以?
井吹阴沉个脸,对神童的话有所怀疑,却又深信不疑。这样讲看似很矛盾,但那是真实发生在井吹身上的事。。
"才进雷门的时候,剑城完全不是这样子的呢。"
突来的女声打破了井吹的思绪。那是经理人的空野葵。同来的,还有队里的野咲樱跟森村好叶。
女生们就会在饭后聚在一起聊天谈笑。
井吹不以为然,没有吭声。
等下 ,没记错的话也是跟神童他们一起,是从雷门来的吧。
意识到这点井吹竖起耳朵专心听。
"身为l5的种子,凶神恶煞的说要击溃雷门的足球部,陆续的发生一些事后大家才发现,其实是个好人来着。 "葵说。
击溃?足球部?剑城还会说这种狂妄的话。
井吹在心里嘀咕。
"好像是因为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在,才甘愿为l5做事的样子,但是最终是顺利地解决了,对雷门足球部来说成为了可靠的一员,真是可喜可贺。"
从葵的语气中不难听出她是在为剑城高兴,但井吹却被反复提到的l5这个词引起了注意力。
那是什么?
"那天马呢?是怎么跟剑城走到一起的。"
樱的显然关注点在另一个地方。
"我也有点好奇。"好叶附和。
"天马啊,当初追求剑城的时候,都是找我做参谋呢。"说起这个,葵就有些自豪,"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喜欢上剑城的,但看到天马因为时常被剑城拒绝而苦着一张脸,听了建议后又会立刻振作起来,坚持不懈的样子,我觉得超感动,所以也是从头到尾都在全力支持的。"
"诶。。。"
听葵一口气说完这么多,女孩子们打心底发出感叹。
这边的井吹只觉得泛起一身鸡皮疙瘩,于是边摸着手臂好让自己镇定下来,边沉着脸站起向出口走。
"咦,井吹也在这里,但是要离开的样子,是打算要做什么?"
面对着这边的樱最先发现井吹。
"打算睡觉。"井吹淡定地回答。
"哎。。真是早。"
好叶小声感叹。
按照地球时间算来这会的确连晚8点都不到。
"晚安,井吹。"樱说。
"嗯,晚安。"已快步走过的井吹背对着三人挥手。
这一次,在三名女生的注视下,井吹逃也般地离开了。
这种话题太可怕了—— by 井吹

要回房的话,必然是要先经过雷门众人那几个挨在一起的房间。
井吹一跨入这片生活区就压低头快步往前走,边走念叨,"不要遇到天马,不要遇到剑城。 不要遇到天马,不要遇到剑城。"
而后就看到自己胸口被谁的肩撞了一下。
停下来的同时预感到什么,井吹认命抬头看,眼前的果然是当下最不想见到的天马——正从剑城的房间走出。
"抱歉井吹,我没有留意到,你没关系吧。"天马以独有的朝气口吻问道。
其实是有点痛的,不过井吹还是条件反射地说了没事,并且没有在那做多停留,打算快点离开。
就在井吹视线掠过房间的时候,刚好看到剑城正从里面走出。
"眼睛怎么了?天马。"
他听到剑城关切地问。
尽管就这几秒的时间里已经走远了好一段距离,井吹还是能把从身后传来的,剑城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睫毛。。好像突然掉进去了,有些睁不开。"
天马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细微。
井吹加快脚步。
"别动,我帮你吹掉。"剑城说。
"好。"天马一副小孩子般满足的语气。
啊啊啊啊啊——————
声若蚊蝇的声音字字敲心,敲得井吹落荒而逃,半途中迎面遇到一同向这里走过的皆凡与真名部,还直接从两人身边掠了过去。
"hi井吹——搞什么?"
皆凡举着手,脑袋上冒出个大大的冒号。

一 口气跑到下一片生活区自己的房间,井吹关上门蹦上床,脱力地躺下后,用一口深呼吸结束了这噩梦般的一天。
他是这么认为的。
事实上,当井吹放轻松后困意便泛上,合起眼半醒半寐间,先前所有人的话便开始在耳边不断自动回播起来。
"天马跟剑城是恋人。"神童说。
"从进入雷门后没多久就是了。"神童说。
"要击溃雷门的足球部。"葵说。
"睫毛。。好像突然掉进去了。"天马说。
"天马啊,当初追求剑城的时候,都是找我做参谋呢。"葵说。
"我帮你吹掉。"剑城说。
"搞什么?"皆凡说。
"习惯就好了。"瞬木说。
眼前突地闪过那小番茄,惊得井吹蹭一下爬起,于是脑里的声音一哄而散。
与此同时,敲门声刚好响起来。
"是谁?"
井吹纳闷,瞄了眼桌上的电子时钟。
晚9点的时间,说早不早说晚不晚,起码这是头一次在这个时间点有人找自己。但是这个点上,能有什么事吗?而且还不说话。
井吹起身去开门。
感应门徐徐打开,下一刻,便看到瞬木站在走廊,左手举着的餐盘上堆满了食物,而右手的高脚杯中橘红色的,似乎是橙汁——
"因为有些饿,又想起你没吃晚饭,就来了。"
"怎么,不请我进来吗?"
"喂?井吹?"
一直到最后,瞬木都没有得到井吹的任何回应,他看到的,是代替主人出现在眼前的感应门。
而门里的井吹,已经变成了一张没有任何想法的白纸,还呆呆站在原地。


完。

评论(11)
热度(15)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