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开始的设想是从银河回归途中发生的故事
可这样的话还得带着剧情写,多烦
我也不擅长从剧情的角度写感情什么的。。
然后就这样了,自我满足用,随便写写可以了hhh

有错字跟我提
"。。"代表半个省略号
"。。。"代表整个省略号
pad键盘懒得改

————————————————————————








浴室play
「字母15注意」
(要是写成这样还说有敏感词汇我也就无语了= =)


现在的情况有点早糟糕。
京介这么想。
自己赤裸着身体正在浴室单间,足球部的公共浴室。热水从左上方源源不断的喷撒下来。而半米开外的磨砂玻璃门外,有谁唠唠叨叨说掉了东西在地上正在寻找。
是那个平日中在足球部就不太安份的家伙。
或许是水声的哗哗声太大影响了思路,亦或是过热的水温使血液太多地涌上脑部使得记忆被阻隔。
连那人的名字都想不起来,简直是太糟糕了。
希望门外的那个家伙可以快点离开。起码今天之内,都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
至于原因,天知道。
呃,可能此时此刻贴着自己的天马更清楚些。这么说吧,原因就是天马。名字前还得加上可恶的这三个字。
没有在天马偷溜进来的第一时间就离开绝对是失策,人生败笔。
京介有些愤恨地咬着牙。
退一万步来讲,没有其他人在也就算了。但这种情况下为什么不可以安分些,简直太过——

一阵甜美的电流从小腹下方一路乱窜上来。京介条件反射般抓住身下的手。
那正是属于天马的。
先困难地调整了下气息,京介最高限度的压低嗓音,"你给我够了。"也不管身后这人到底能不能听到。
"我看还不够哦。"带着些许兴奋,天马在京介耳边轻轻回答,显然是听得很清楚。然后天马不失轻柔地加快了右手的动作。
"快点住手,会被听到的。。啊、你,这笨蛋!"压抑着喘气,京介颇具难度地吐出了想说的话。
趁门外那人去休息室的另一边,不会被听到的前提下。
"没事的,只要剑城不发出声音的话。"
几乎是语毕的同时,天马将滑落在京介颈窝的水珠舔了个干净。那里没有间断的,不断有新的水珠落下将之布满。
紧接着天马就感觉到怀中的人像被施了定身咒般,僵硬在了那里。这次,京介没有再说话,更可能是没法说话。
正常情况下,以天马的身高是绝对无法够到京介的,不过。。。
"我有站在凳子上,就算从外面趴在地上看也没办法发现,完全不用担心。"天马凑在京介耳边卖乖讨好。
作为每间浴室单间都配有的小工具的凳子,在这种情况下起到了意外的作用。也不知该说是凳子无意中成为了天马的帮凶好,还是凳子变成了京介的救命恩人好。
京介依旧没有搭理天马。被贴着背站在身后,门外来人的第一时间天马是怎么反应的京介最清楚不过了。这是一方面。
眼前的精力,除了被迫性质地集中在下身外,还得全神贯注堤防着不被外界发现。再要一直抽空来应付天马的话,也就太过为难了。
说实话,还有一丝不想理的成分在里面。
这会不用回头看,京介也能知道此刻天马脸上的表情。那是在只有跟自己相处时的某种特定场合下,带着欲望跟捉狭的一副欠揍的脸。
并且还有身后早就顶着自己的,是天马的。。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用撑着墙的左手手肘给天马的腹部小小地来那么一下。。只要让天马老实点就好。
有机会的话绝对要,一定不会放过。
京介失神地胡思乱想。
这会儿,随着天马不断加重的动作,京介愈发感到熟悉的濒临感近在咫尺。
"哈。。"
结果还是一个不小心,呻吟从紧闭的双唇中飘逸了出去。倒是先把天马吓得暂停了所有的动作。这让京介半上不下难受的要命。
说来是紧张也有羞愧也有,反正京介现在真的是想死了。
门外的人听来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但接着就直接朝这走过来。
趁着理智回来一丝的空档,京介伸手想握向前方水温调节的凉水档那边,却被天马立刻察觉,跟着左手就伸出去把京介扣了下来,顺势将下颚抵在京介的颈窝处用来限制动作。
而后京介便遭到了天马不小的报复。下身的快感如同狂风般沿着腹部接踵而至地不断向上攀沿冲击着大脑。
可恶的。。天马。。哈。
京介不得不重新撑住身后的墙。手掌与墙面接触发出了一下轻微的拍打声。
天马见状干脆松开了左手,换而捂上了京介的嘴。于是京介急促的呼吸喷在了手中这片极其狭小的空间里。
胆子比较大是没错,有些事还是小心为秒比较好。况且刚刚才发生了小状况。
最后那人只是略过了处于整个浴室入口处的单间后,向外走出去而已。路过的瞬间京介甚至屏住了呼吸。心跳速度也飙升到了新高度。
听到砰铛的关门声响起,天马松了口气,转而用双手环抱着专心地挑弄京介。
没过多久,京介就僵直着腰,喷发在天马的手中。
直到这时候,重重的喘气声才在这个单间里蔓延开来。
"啊哈哈,这下真是有些刺激,剑城。"目的达成,天马有些心虚的故作开朗。
京介迎头闭著眼,还从余韵中没回过神,任由水流打在脸上。
"干脆。。在这里做完再回家吧。。反正也不会再有人来了。"天马开始得寸进尺,"去把门锁上好不好?"
因为还被京介靠着压在墙上,天马一时不能动弹。
听天马这么说,京介开始起身。就在天马跟着想起来时候,京介冷不丁的用手肘向后撞了一下。
下手不是很重,也足够天马疼到弯腰直接倒在京介背上了。
"真。。。冷酷。"天马捂着肚子,好久才半抱怨地憋出句话。
这下天马暂时彻底地消停,什么都不想,也干不了了。
"把衣服换掉,回家!"没错,天马压根就穿着队服溜进来的,早就已经湿了个透。
带着微喘地下了命令,京介顺手关掉淋浴。
"是——"天马扮可怜地弱弱回应,与刚才比简直判若两人。
"回你家。"未了还是补充了一句,京介推开玻璃门。
"诶?"天马猛地抬头。
是因为浴室的热气吗,还是其他什么,从正要离开的京介的侧脸上还能看到微微的红晕。
虽然没有明说,但天马当然是明白的。
"是,遵命!剑城!"天马恢复精神迅速地回答道。


完了
浴室外那人嘛。。可能是狩屋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9)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