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感谢  @天上貌月  提供原梗

一方做噩梦,另一方陪睡,结果反而睡不着的梗——好像是这样说的

从文中的称呼上能看出时间吧……我也偷个懒不仔细设定了


——————————————————

白色墙上,时钟正尽职地行走。指针显示出当下的时间为12点刚过5分。户外,徐风透过半开的窗溜进这个安静的房间,为屋内驱散走一部分夏天的热意。

房间两侧应该都睡有人的单人床,右边那侧空空如也的晾着。床尾的薄毯子像是才被主人遗弃在那一样,还保持表面隆起的形态。

另一边的床铺上,本该已处于深度睡眠状态的剑城京介,现在正清醒地躺在那里。身体蜷缩着,以手肘作为枕头,脸上眉头微皱,嘴也抿成一条直线。 

总结来讲,剑城正处于一种进退两难的处境之中,或者说左右两难更为贴切。

左边的就不用说了,一面干净且冰冷的墙。如果能以背部贴着来降温的话,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遗憾的是剑城目前压根动弹不得,他几乎以面壁的姿势对着这面可恶的墙。

右边位置的,就是造成这种情况产生的罪魁祸首,似乎正在好梦中的松风天马无疑了。这家伙侵占了原本就不宽阔的单人床的一侧,将剑城挤在人与墙的中间。

这种情况是怎样发生的,还得从一小时前说起。

那会的松风刚结束了与剑城的交谈,乖乖爬上自己的小床。

但是才过了安静的30分钟后——

“呜啊啊!!”松风怪叫着从床上坐起。

那副有活力的摸样,完全看不出于还带着练习了一整个白天的疲劳。

而后灯亮起。是剑城打开自己床头上方的壁灯。

用目光代替询问的话语看向松风,确定并没有发生什么后他开口。

“是做噩梦吗?”

“嗯,有点。”松风愣愣的说,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梦境中没有回神,“真是可怕的梦。”

“呵…真是有点意外。”

“什么。”对松风来说剑城这样的讲法才是意外,他转向那边,“什么意外的?”

“会做噩梦这件事。”没多顾虑的,剑城说出口。

借着这几天合宿的机会,与队友们的友谊是增进了不少,也不代表能与那群人做到交谈如流。不是说剑城有这种面的障碍之类,这只是个性使然再加上那么点…历史原因罢了。

不过所有的一切在松风天马这里,就像撞上了天然的魔法结界一样,被消除得一干二净。

“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的。”因为带着笑意,结尾处的语气略扬起。

“诶,还是有害怕的东西的。比如…嗯——”

“是玩笑。不说了,很晚了…早点休息。”

“嗯,晚安——”

将决定付诸于行动,剑城伸手按下壁灯开关。

小小的空间再度趋于平静.

只是这边,松风没有着急躺下,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坐在那里。

看着冷白的月光又从窗外透进将房间中间照耀得一片明亮,那两旁,自己跟剑城所处的地方则被黑暗归拢在内,咪起眼睛,也还是无法看清另一端剑城的身影。

好像,有股不得不做点什么的想法,就这么从心底咻地冒上——

衣物与衣物间悉索地摩擦声响起,有人蹑手蹑脚爬下床,再来是有意放轻的脚步声。

这些全部被剑城听得一清二楚。他没有睁眼。

反正,只会是松风吧,喝水,或者是厕所。

这些天相处下来,也多少知道了关于松风的一些小习性。睡觉前会先找来聊天,就算不搭理也毫不在意地一人自言自语。因为是在陌生的地方睡得很轻,剑城还知道松风半夜会起来喝水。

对于这样的松风,有点烦人但并不讨厌。

深呼吸后剑城摒除杂念准备入睡,结果意外地,察觉到有人靠近的压迫感。

松风?

“什么事?”

“有些害怕不敢一个人睡,所以想过来借住一晚上。”带着试探的意味说着,但一条腿已经迈了上来。

“别开玩笑,又不是小学生。”剑城睁开眼。

“不是小学生也没有关系吧,只是一晚上而已,不要小气。”

随着松风整个人爬上来,承受了两人份重量的木质小床发出轻微的嘎吱声。

另外,原本只是为单人设计的床铺硬要增加一人的话,不用说也是非常挤的。

“剑城过去些,我会掉下去的。”

立刻感受到这点,松风以十分认真的口吻说道,而后将枕头往床头一塞——是的,他还从自己那边带了枕头过来。

“……床会塌。”

剑城楞了下,结果说出这样的台词。

要说拒绝的话,应当拿出更严厉的说辞才是吧?就算现在对松风有着很高的好感度也好,可是这种事也……、

真是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没事没事,不会有事的。”

松风俨然一副很了解的模样。他已经挨着剑城完全躺下,还扭来扭去地企图调整姿势好让自己更舒适。

感受对方身体的热度从背部传来,剑城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松风。”

“什么事?”听起来十分愉悦的声音。

“回你自己床上。”

“哎?可是剑城刚才不是有答应——”

“从头到尾就没答应过,我只是说床会塌!”突然有股怒火升起,剑城重重地打断。

“但是剑城又不是女孩子,还是你在害怕吗?”松风这边的反应也超快。

“我、”明显的语塞。

“根本没什么可怕的。”的确是没什么好怕的,各方面都是。

“嗯,那样就好,那么晚安。”松风侧过身,变得背向着剑城。

“喂。”

抗议无用,松风没有再说话,看样子是定下决心呆在这里了。于是剑城也不在追究,干脆合上眼往墙那侧挪动了下。

说到底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无所谓,只不过是一晚上罢了。

因为自己对松风,真是的不讨厌。

这样,无视自己上了激将法的当,剑城便以背对着的姿势,与松风风平浪静地相处了三十分钟。而后就是开头所说的那样了。

即便相隔了十多厘米的距离,在无法看到对方的情况下,剑城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身后来自松风的气息。不算强烈,刚好能成功地让人察觉他的存在而已。

刚好能成功地,让剑城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而已。

就这么平静的躺着,也没有浑身不自在,也没有焦躁不安,只是普普通通通地睡不着,这么简单而已。

房间内,一切都显得悄然无声。与刚才比起来并没有特别不一样的地方。除了一张床空着,另张床上,人的数量从单数变成复数。

对于今后雷门的赛事,与L5的对抗,甚至还有对哥哥的愧疚,都暂时不去考虑了。对剑城来说,解决此刻莫名其妙的失眠问题才是当务之急。

等松风睡着后悄悄地换过去就可以…了吧.

说起来到底睡着了没有?

最终只好出此下策,也没想过这样做算不算落荒而逃,怀抱着疑虑,剑城打算开口试探。

不可以太大声,否则又会吵醒对方——

“剑城。”

冷不丁的,倒是松风先开了口。也不知道刚才究竟有没在睡。

“还醒着吗?”音量却是比平时低了好几度。

但剑城反而默不作声。

总觉得,不想让松风知道自己还没睡着的事实。

“……睡着了吗?”听上去是松了口气,松风说,“谢谢你收留我,安心多了。”

“刚才,真担心被你拒绝掉,但剑城果然是个很好心的人。”

自言自语的毛病又来了,不过听上去心情不错。

“——喂,剑城真的睡着了吗?”

 话锋一转,似乎是在试探,松风小心翼翼地转过来,变得面向着剑城。

狭窄的床轻微抖动。

“不好意思,还是想再借剑城一下,反正剑城睡着了也没两样…可以吧?”

低声地话语听起来令人觉得许多沉稳。没等剑城消化其中的意味,松风的手便从身侧搂上来。

“不回答就算答应了,晚安。”

随着腰侧部位传来松风手臂的压力,剑城脸上噌地一下挂满黑线。

喂,不会是就这样要一直搂着吧?成何体统……还有,向睡着的人询求回答这算怎么回事?

松风天马,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内心几近斗争,最终,即便剑城诸多抱怨,还是没忍心去喊醒松风。

毕竟……只是一晚上而已。

用先前松风拿来强词夺理的话安慰自己,剑城强迫自己静下心。虽然这样做简直莫名其妙。

就当松风不存在一样就好了,什么都不要想。

避开粘在身上的胳膊,剑城环抱起双手,将身体又蜷缩了下。

这样,就不会掉下去了吧?松风。

…… 

说了不要去想。

像是对剑城给予回应般,松风往里蹭了蹭,整个儿贴在剑城的背部。 

 一阵阵的热量扩散开来。 

没完没了!

剑城第n次的睁眼瞪墙。

现在距离剑城习惯的起床时间,还有五小时。希望他今夜也可以有好梦吧。


 ——————— 

结尾好俗hhh

希望前后的表现没有太多反差,总感觉先前的京介超正经~被天马一睡(x)画风就变了

另外大概是借梗的关系,总有股挥之不去的京天的赶脚= =...




评论(18)
热度(20)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