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题目是:某次妄想引发的小事件
时间为一期中,在京介刚改口叫天马为天马后的不久。


跟女孩子比起来,男孩子用纤细这个词形容,似乎不是件妥当的事。
就算处于中学一年级正在发育的男孩子,骨骼也已经长得很好了。
尤其还是剑城京介这种,在同龄人中比较拔高,体重又没跟上的类型。整体看起来感觉会有点瘦的话,关节跟锁骨的地方也会显得更加突出了。
握住手腕的话一定也是硬硬的,一定跟女孩子的手腕不一样。
是那天,要不是被恰好路过的小葵提醒,足球部的晨练自己一定会迟到。结果过马路时有车莽撞的冲过来,情急之下才拉了小葵的手腕,然后一路拽着狂奔去了学校。
如果不是这样平日里也不会去刻意碰触女孩子的啦。
同为男孩子也好,京介的手腕看起来果然就是会细一些,握住的话一定被关节的骨头硌到吧。
嗯嗯,一定是。
“喂。”
话说回来京介的皮肤也很白。
“天马。”
一样每天在踢球的男孩子,皮肤为什么这么白?真是有点儿好奇……
“松风、天马。”
呼唤的声音比刚才加重了好几度。
才回过神,天马循着来源仰头,与对方的视线碰个正着——自己正被看着。
“有什么事吗?”
声音中透露着微微不满,京介居高临下的问。
“我?我—”问我有什么事?
还没做出反应,突然感受到从手掌中传来人体的温度,天马低头看。
哇!为什么剑城的手腕会在被握自己手里…不对,是自己为什么去握剑城的手腕??
先要松开……
“是想问…学校附近新开了冰激凌店要不要去试一下?”
慌忙扯了个谎来说,最差的结果也就是不答应吧。
……会答应吗?
尽管是电光火闪之间想到的说辞,天马也忍不住期待起来。
“冰激淋?”
京介疑惑。
“突然很想去但是刚好没有人陪,所以才一下拉住剑城你。因为不知道剑城要不要去医院所以有点犹豫。”
似乎因为理由的切入成功,天马越发地理直气壮。
“怎样,要不要一起去,作为报答,就由我来请客。”
但是如果不答应的话也是很正常的吧,这么突然。
“不用了。”
果然。
“AA比较好吧”
诶?
“今天不用去医院,所以可以去。”
砰地,京介关上柜子的门,脸上依旧是那种自信的微笑。
还觉得从刚才起就一直在发愣的天马有些奇怪,结果是这个原因。
“就这种事早点说不就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真的吗?”
天马蹦起来。
“啊啊,真的。”
“太好了!这样我就安心了。”各种意义上的安心!
“安心是?”
“不不,没什么,那么走吧!听说有限定的品种,晚了的话就吃不到了。”
起因是某种巧合也好,但约到了剑城可是件了不得的事。
于是天马一把拽住剑城往外跑。
“我说,把球衣换掉也不迟吧——”
“没事没事,很近的,等下回来也一样。”
没由剑城说完,跑在前头的天马便打断。
因为一没留意又顺势拽住了剑城的手腕,于是天马此时的想法是——
哇喔,果然剑城的手腕比自己的要细一些。
——
最后,因为没有换回便服天马也就没有带钱包,是由剑城来付的帐。
天马:“对不起。”
京介:“没事……”因为早就知道了。
边说边从早掏出的钱包里摸钱。



摸了条小鱼,结果写岔了(x


评论(1)
热度(19)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