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连贯的场面是弱项,可我又偏爱写(因为其他的压根就不会=—=

改了好多次,总算凑合了= =

by 8.18


无事生非 part2


铃声持续响起又停下反反复复了很多次,终究被掩盖在哗哗的水声下。
这里是剑城京介借住着的学生公寓,也同样是松风天马的住所。
当京介在雷门中学三年级决定了要升入的高中后,天马就理所应当把那也当做成自己的努力方向。结果后者几乎以末尾的成绩考入了同一所学校。
——天马得到的学校推荐与京介的完全不同也是没法的事。
不说中间经历了多少艰辛,就结果来讲是可喜可贺的。
录取名单下来后,天马为之开心了好多天。
考入这所与稻妻町相隔好几个城市的名校,也就意味着起码在未来三年内的高中生涯,是需要天马完全独立的生活。那么换言之,京介一方也是一样的。
偷换一下概念,就变成了一加一的两个人一起生活。
关于这方面的考虑,某人的思维真的不是一般活跃。
对天马的盘算,京介早在开始就了解得一清二楚,虽说是出自真心的全力支持天马,病也是这么地期望,但说实话,如果最终落空的话也不会感到意外。
毕竟学习跟踢球完全是两回事情,看天马平时的状态就能估算出来。
所以当返校日那天被冲进教室的天马扑着告诉好消息的时候,用激动这种词汇来形容一向冷静入京介的心情也不为过。
都不用考虑将来太久以后的事。只是与天马一同度过的这高中三年究竟会是怎样,看眼前天马兴奋的神情,慢慢的期待便前所未有的涌上来。
那个时候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思考这个问题。
——终于直到一年过后的现在,看起来有了初步结果。
————
距离天马失踪已经整整三天,连任何的音讯都没有落下。
逗留在学校公寓的剑城京介表面上似乎还是很平静的生活,实际心里已经焦虑得要死了。
这几天一直不间断的去电天马,每次都是被提示无法接通。
这难道是,自己被拉入了黑名单?
不对,没可能。
推开浴室门,京介边抓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此时的他就算淋浴了好一段时间,脸上也依旧满是倦意。
因为过于担心天马,昨晚根本没有睡着。
之前联系了平时与天马走得近的同学,并没有得到什么特殊的情报。一直保持连略的雷门足球部的家伙们,还反过来打探天马的情况。
甚至想过向木枯庄的秋姐询问消息,最后也是打消了念头——真这么做的话也未来太唐突了。
千万不要乱了分寸,剑城京介。
边打着哈欠,将堆在篮子内的衣服拨开,翻出放在底部的手机,看到未接来电的时候京介心里噔的一下在意起来,于是伸手急急拿起——
来电人:雾野兰丸。
——满脸毫无掩饰的失望。
而后再是从line上提示收到了雾野的消息,就在刚才。
[在A市,要出来踢球吗?顺便推荐个地方吧。还有神童,其他人也在。]
雾野的意图言简意赅,京介倒是考虑了好一会。
现在是很有空没错,可是打算好要睡午觉的……不过。
[好啊,学校的足球场空着,过来吧。路线图会马上发过去。]
谷歌搜索是很便捷,但这也是京介贴心地方。
[ok,这么说定了,快到的时候喊你。]
[好的。]
任何时刻下,足球总是最佳的放松方式。只是如果天马在的话…
很快的翻出了早存在的地图,点击发送后切换了出去。不一会显示屏最上方显示出了雾野的消息。
[收到。]
没有再做答复就这么原地站着,京介边翻阅手机,另只手也没停的举着浴巾擦拭头发。
只是没一会,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惊讶起来,连带着动作也同时停顿。
Line上,顺势点开的与天马的对话框,两天前同时与简讯发去的询问去处的消息边上,赫然显示了已读二字。
而底下仍旧空空一片,没有任何回复。
哎?


相对于日本国内焦躁不安的京介,正在某胜地作家庭旅游的天马倒很是悠哉,每天不外乎到处游玩参观之类。
两者摆在一起,俨然形成了两种迥异的画风。
虽然也因为联系不到京介苦恼着,不过难得尽兴的旅游,至少在和家人相处的时候,天马还是把所有的烦恼压在心底。
——独自一人的时候,就都浮上了来。
与父母道了晚安,结束一天的活动,天马推开门回到自己房间。
吧嗒一声关门,上锁,甩下手中的物品,没有急着去淋浴间冲洗白天的灰尘跟汗水,而是径直走去某个方向。
“506的松风天马,请帮我转日本,还是之前的号码。”
与其每次需要申请才能往国外拨打电话,倒不如直接在一通电话里完成了。熟练地向接线生表达自己的意愿后,天马便在一旁静静地等待。
不知什么原因,这几天里拨打剑城的电话,总也一直没有人接。
就算有时差的因素在,这个点的日本也是处在旁晚时分。正常的话,该是在家和父母,还有优一桑一起吃饭的吧。
……所以这就是不接电话的原因?可是自己又只有这个点才有时间。
随着音乐终止传来的咯哒声,意味着这又是一个错失的电话。
天马皱眉,一脸纠结盯着手中这个被设计成带有老旧感的现代通信装置。就算这样,忙音也不会变为剑城京介的声音出现在耳边。
最后只好叹口气,认清现实地挂上作罢。
转身,没走几步,天马用尽全力地补向床,而后抓起脑袋前的枕头抱在怀里。
不习惯,剑城不在身边。
真的是不习惯。
自从进入同一所高中以来,与京介分开的时间最长也不过一周。即便上一次的寒假,还有借着足球部的合宿训练相处了好长一阵。
……并不是假公济私,恰巧两个人在同一个社团罢了。
翻滚着,游玩了一天的疲倦突然就涌上来,天马不自觉地闭起眼。
初入学校的时候,在分配房间的问题上并不是开始就那么顺利。为了能与京介在三年内同住一个房间,天马也是想尽了各种方法。
其他的不提,其中关键性的,也是令京介非常恼火的一条,就是天马队当时京介的室友,做出了自己是京介远方表兄的言语上的欺骗。
受对方的父母所托,为了方便照顾恰巧考入同一所学校的京介,希望能与之住在一起之类。
大概是受自己曾寄住木枯庄经历的启发吧。
‘剑城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在本人极其忍耐的表情下,天马满怀期待地问。
面对天马的满口胡言,又碍于一边的室友,京介憋了半响,还是从口中蹦出一个不怎么情愿的“嗯”。
简直脸都快扭曲了。
神奇的是,对方居然相信了。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这么激动的说着,爽快的签下名字,那人拿起申请书跑了出去。留下贼兮兮笑脸的天马跟不耐烦状的京介还在房间内。
待跑步声远离,某人立刻被赏赐了一个大大的爆栗。
‘表兄?啊?胡说八道什么!起码先同我商量一下吧?'
京介一脸黑线。
“诶嘿嘿,我灵机一动就…事先没有想到的,而且总觉得剑城不会答应的样子。'天马抱着头一脸笑嘻嘻。
‘但是你看,超有效!剑城的室友真是好人啊。'
拳头再次挥起,敲中同一个地方。
“很痛啊,剑城…”
睡梦中,天马摸摸脑袋,转身嘟囔。

 

 

烈日下,S校的足球练习场上还有人在尽情奔跑,人数是刚好不多不少能进行公平对赛的4人。
"狩屋!拦住剑城!"
"看到了!休想过去!"
目前的进攻方是由剑城京介与神童拓人形成的组合,而防守方便是方才向队友下达了命令的雾野兰丸,跟正在最后防线处的狩屋正树。
后者一个发力从京介脚下将球铲出界。
"嘿,得手。"
球滚向远处。
友谊赛因此告一段落,大家得以在场边修整。
期间的闲聊是避免不了的。
"剑城比昨天还要心不在焉啊,超容易被夺球。"
狩屋在毛巾下露出半张脸。
"是你的错觉吧。"
大概是接连失球的不甘心。恰好站在狩屋身边,京介扭头看过去,两人间的气场隐约有些剑拔弩张。
"哈哈哈…狩屋说得没错,剑城是有些发挥失常,不过也免不了…天马可是失踪好多天了。"
雾野跑过来。看似打圆场的言论,不过开头的笑声也过于爽朗了些。
——嗅不出其中嘲讽意味的话,也就不是京介了。
"雾野桑也这么认为吗…真不好意思。"他直接承认下来。
"喂喂,这态度差的也太多了吧。"
结果,反倒令狩屋大跌眼镜。
"说起来的话,还是没有联络到天马?"
这次轮到神童。
"嗯,没有。"
"失去踪影还真是奇怪呢,之前没有提起过要去什么地方之类的吗?"
"没有。"
"这样……你们之间,没有什么事吧?"
一向不爱八卦的神童拓人都这么问了,显然很是担心天马。
"…没有。"
京介这次的回答慢了一拍。
"噗。"

紧接着就有人把刚灌进嘴里的水全喷了出来。
"咳咳,不小心喝进气管了,抱歉抱歉,咳。"

是狩屋。
……
休息完毕,比赛再开。
2v2的情况下,几人还是较真的按着规矩交换了场地,只是作为夏日里的下午三点时刻下并没有什么不同,阳光都是从头顶直接爆晒来的。
就在昨天的这片场上,还着有6人加1人的7人人数,多了今天有事离去的影山辉跟压根来凑热闹的锦龙马和濑户水鸟。
雷门足球部的大家各自就读的高中不同也好,来来往往的机会其实并不少,对彼此的情况都算熟知,相处的话与以前的旧时光比起并没什么不同。
加上年龄的增长跟彼此熟识度的与日俱增,有时开起的玩笑甚至比以往更加无忌惮。
现在,像要推翻先前自己被下的定论一样,京介以强硬的身姿先后冲过对方阵营。比赛即将迎来胜负的关键。
"死亡——"
预告般大喝的同时跳起,以蔚蓝的天空作为背景,矫健的身影划出优美的弧度。
"坠落!"
"诶!!那不是天马吗?!什么时候来的 ?!"几乎同时的大喊突如而来的掩盖了京介的声音。
是狩屋的杰作无疑了,此时的他甚至还维持着刚才跌倒的姿势来不及爬起来。
哎?
于是被喊声中的关键字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从京介的视角,先是余光不自觉顺着狩屋伸出的手瞄去——就是那么凑巧,在快速转化的视野边缘,的确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这样,接着一个用岔力,京介便把球送向预计的轨道外,
着陆的姿势也可想而知地难看。
"哈哈哈……!!!!"
设想中只打算小小扰乱一下而已,这下有了完全意料外的收获,原本打算站起的狩屋直接岔气笑翻在草坪上。
以这样的反应看,不用考虑的,京介也知道自己被耍弄了。
分散的另俩人聚拢过来。
"真是…要适可而止啊。"
位于大家的背后,雾野单手抚额的动作下,憋着个脸忍得有点幸苦。
“好像有撞到谁的样子,我去看一下。
神童则笑了笑伸手一把拉起京介,而后跑向球飞去的方向。
——当下的情况,也只有神童最合适了。


评论(5)
热度(4)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