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无事生非

part 1


最开始是一件小事引起的分歧,那甚至是微不足道的事情,所以已经被松风天马很快淡忘了。
但是加上后来逐渐发生的各种各样的状况,居然会演变成与剑城京介之间一的一场不小的赌气,这也是他未所意料到的事。
不过,如果能意料的话,也就完全不会发生了,换句话说,那也是不切实际的。
说到赌气,当然是双方都应负有一半的责任,至于谁先谁后这个问题,对负气中的两人,如果当着面一起去问,一定会指着对方,异口同声的说"是傻瓜京介/天马"
但这种场景至少现在,几乎也是不会发生的。
剑城京介这边,就算近几年来两人粘得越来越紧,以至于剑城向松风这边学得了不少"天马的习性"……大概也最多只在口头上表示一下。
而天马的话,现在也没有条件和京介站在一块做这种傻事。
现在的他正在匆忙赶往去机场的路上。
说匆忙之类,也只是坐在的士里面,驾车交由司机大叔全权负责。天马只需轻松靠着椅背享用空调,闲暇之余还能四处看看路上的风景。



——不过也没心情去看了。
天马心中非常的不轻松,到了有些沉重的地步。
从上车开始,手里就哒哒哒的不停的写着简讯,除了跟司机大叔偶尔的确定路线之外,头都没有抬起过。
作为聊天或者说是骚扰对象的,是中学时足球部队友兼朋友的狩屋正树。
不知道那个时候,别人是怎样看待这位性格有点小恶劣的狩屋同学的,天马则认为从他的身上有时能得到一些独到的见解,算是个可靠的人。
在天马与京介的关系上更是尤其。
「队长,我现在还是单身!单身懂吗?而且从来都是单身哦?
意思是从来没有恋爱经历,更别提与恋人吵架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了。
所以这次真—的是帮不到什么忙。求你放过我吧。」
狩屋回复过来的简讯如此写道。
连在雷门时的称呼都搬了出来,看样子也是无奈了。
「不要这么说,看着我跟剑城走过来的可一直是你狩屋啊。
我也从来没有和剑城吵过架。。。总之现在这个情况也只能找你了。
剑城以前和你同在2班的说,我想你是不是会了解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不会轻易的放弃,可是天马的特点之一。
「……
说的好听,什么看着你们一路走来,我可是被逼迫看的。
你不认为这种事情找神童或雾野更适合?
而且要说了解剑城的话,剑城有大哥的吧,你也可以找他。记得你们的关系也很好。」
似乎狩屋正处于一种很休闲的状态,每次天马发过去的讯息,再长的内容都会在一分钟内必回。
「诶?怎么可能!优一哥不知道我跟剑城的事情!好几次我都想说,但是没敢。后来暂时放弃了。
有问过雾野桑,恋人之间的争吵要怎么处理,但是他说,即便跟神童桑有争执也不会上升到吵架的地步,争执的情况也极少发生,无法提供参考,让我自己看着办。。
其实还有小葵可以找啦,只是男生之间的事,怎么好意思找女生来问?
所以只有狩屋你了!」
天马这边,也是不带思索的想到什么就立刻回了。
与狩屋一毕业就改口的称呼不同,天马还是会习惯性的在大家的名字前保持敬语。
「刚才的全部都是开玩笑。不过你居然真的去问了,真是败给你了。
认真的说我是提供不了建议的。
不过刚才,突然想到一句俗话,叫做,先道歉的人才是赢家,我想应该适用在任何的事情上 。就借来给你当作参考吧。」
两人这么热切的来往讯息,恍惚有种错觉会让人以为天马跟狩屋才是一对儿。
先道歉吗…?
终于看到了似乎有建设性的建议,天马停顿下来不再动作,放下手望向一旁。
路边的景色匆匆忙忙向后倒退,未来得及在眼底留下再多的影像,就这么看着,眼神迷离的发了会呆,倒是真正意义上的放松了下。 
跟狩屋频繁的互发讯息,除了打发坐车时间外,就另一方面来说,也是为了让自己转移一下注意力,好让脑袋冷静下来。
只是不知不觉的还是说到了京介的事。
不是没有想过先开口,但是这次是自己先发的火,总觉得,很踌躇。
……好烦恼。
收回视线,天马在心里默叹,再转向前的时候,自然而然的看到还捏在手中的手机,才发现刚才自己没留意的期间,又收到了来自狩屋的三条讯息。
打开一看。
「追加。不要再回我了,有事了,下次聊。」
「辉酱,到了没^o^」
「上条手误,忘了吧。」
辉酱?
就算再怎么有心事,基于狩屋最后两条的讯息,天马禁不住的捉狭笑起来。
哒哒哒的按键声再次响起。
「诶,小辉?是影山吗?
狩屋你在干什么?」
而后点下发送。
…………
遗憾的是,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狩屋再也没有理睬过天马。


"十分抱歉,您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范围之内,请稍后尝试再拨。"
第n次的听到播放口传出的亲切女声语音后,剑城京介放下手机,终于将之塞进了口袋。
联系不到了,不会吧。。跑哪里去了?
一开始的关机理解为没电也就算了,现在直接打不通的话。。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会吧 ?
看着头顶处离自己还有些距离的货架,伸出手,没多费力的就够着了看中的那件商品,而后顺势丢入小推车中。
严格来说,与天马失去联络已经整整。
一天了。
……
某人在心中叹气。
购物完毕,京介随意挑选了众多长长结账队伍的其中一条排在最后,而后手肘撑着推车,便发起呆来。
暑假才开始,就被父母告知家中的房子临时需要大翻修,全家人都会去附近的旅馆解决住宿问题,而京介的话则可以迟二周再回去。
麻烦在于,宿舍的行李在二天前就打包好寄了过去,特地去拿的话岂不是多此一举。
所以综上所述,学校附近的大卖场内才会出现剑城京介的身影。
而京介当下的烦恼,是和室友皆恋人的松风天马有着密切联系的。
你看,如果他能早点得知家中的消息的话,也不会和天马就旅行的问题起争执了。
那家伙,可是邀请了好多次,可惜每次因为这因为那的干扰,目的总也没有达成。
昨天一大早争吵过后,气呼呼的摔门而出,这样的天马还是第一次看到,是生了不小的气吧。
只不过,好像当时的自己也没有多冷静,赌气的好几小时没有去联络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想到这里,京介无奈的扯了扯嘴角。而队伍的前方,似乎有人忘记了什么匆匆离开,人流因此向前移动了一大截。
到了晚上终于冷静下来,然后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结果有了时间,又联系不上天马了。
那家伙不会故意躲避自己,对此京介十分有信心,但失去联络却又是事实,再加上不久前才结束的几场小吵闹。
所以心情。。真是十分的不好。
"请问需要购物袋吗?"
收银员小姐的声音将京介拉回了现实。
"要三只。"
当时,如果能拉住天马就好了。
这么想着,看着物品被一件件摆放出来又掠过扫码器,京介还是拿出了手机。
「笨蛋,去哪里了?」
按下发送,屏幕上几乎立刻的显示了发送完成。只是对方能不能收到,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一共是七千伍佰六十元,请问客人是用卡还是现金? 」
「现金。」
这个浮躁的假期,真是令人忐忑不安。


“怎么……都找不到。”
盯着眼前已被倒空的行李箱,天马不死心的还企图从里面翻出什么来。
就在他身边一旁的矮床上,衣服杂乱的铺了正面。
“没有…居然回没有带,完蛋了。”
经过再三确认,终于接受了当前事实的天马垂头。
先前忙忙碌碌终于来到订好的宾馆,有了独处的时间,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与京介做联络。
也不是不可以在路上就通讯啦,但是被父母临时喊出来做短期旅行的陪同,却只自顾自的话,也就太没有礼貌了。
更何况一个人也容易地好好思考。
在飞机上有按照航空小姐的要求乖乖关了手机,抵达之后匆忙得只顾得上瞄了那么一眼,而后更是憋了一整路。
就在以为自己终于能与京介联系,满怀期待的掏出手机打开后,显示屏却无声无息熄灭了。
没电的话自然是翻箱倒柜找充电器了……结果发现自己压根就没把它塞进箱子。
“诶诶。”
脑袋里,早就打了几百遍的道歉稿全都化为了一团空气,随着叹出的气消失得一干二净。
为什么自己要赌气又不告而别的跑出来,真是…自作自受。
将脑袋埋入床面,天马扑在床前呆坐了好一会。
这个时候若与床持平的话,可以看到露在上面的天马的半个卷毛脑袋——不愧是星级宾馆,单人房的大床也果然很柔软。
侧过脸,天马看着扔在一旁的手机。
整整5个未接来电。
全都是在飞机上的时候,全都是剑城的来电。
还没有算上下来后没法拨通的次数。呐,应该也是有拨打过的吧,只是接收不到罢了。
自己目前使用的这个手机,就算关机期间的来电,也会在开机后作出提示,真是意外的好用。
仔细算来,从离开住所到现在,已经将近一天半的时间,现在才去联系的话,被剑城狠狠骂一顿也是很正常的吧,所以才会想通过简讯先缓和一下。
真是,想得太好了,松风天马。
做出什么决定似的伸出手将手机紧握住,天马站起身走向落地窗边的小桌。
也没办法了,这下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你好,这里是506房,我需要拨打电话去日本,请问要怎么做?”
天马一脸紧张的对着话筒。
“是的,叫松风天马的客人。”
热衷足球也好,现在还处于高中期的天马的英语并没有白学。尽管口音还存在着些问题,简单的日常交流也是能做到的。
深怕遗忘似的,将早就熟记在心中的号码回想了一遍又一遍,而后谨慎的一键键拨出。
剑城,拜托一定要接。
熟悉的铃声响起的时候,天马这么想。


评论(20)
热度(3)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