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严格来说这不是一篇白情贺文,只是跟白情占了一丁点关系的擦边球,所以才让我心安理得拖到现在(不是
最开始想写的时候有记起看过类似的同cp文/画,但俗套难以避免,自信没问题😌😌😌有不妥也欢迎指出!

—————————————————————






松风天马的小烦恼!


首先,开学没过多久,京介就不跟天马一起再放学后走上一段路了。
"今天会与父母一起去接哥哥回家,我先走一步了。"最开始的时候,京介如是说。
优一每隔两月就要去医院例行检查,这事天马早知道。如果允许,他甚至乐意与京介结伴一同前去,不过眼下的情况显然不合适。他当机立断,大义凌然地与京介道了别,同时也期待着下周与后者的再次会面。
偶尔不见面的周末是一道能巩固两人感情的餐间小甜点。只两天而已,用手机发发短信,打个电话什么的已足矣。
"随时联系哦,下周见。"
天马满脸笑容,冲京介挥手道别,还在心中小小描绘入夜后两人各趴在个子的床上互发消息的场景。
他们度过平安无事的两天。但到第二周,天马隐约感觉到京介悄悄转变起对他的态度来。简单地说,京介采取了一种以退代进的消极对应措施。
"剑城,等部活结束你有空去商业街吗?一起给佐助买狗粮,顺便再逛体育用具店什么的。"边说着,天马把球衣往自己身上套。
新的一年,天马的个子长了,球服的尺寸换大了一码,不过由于衣服式样修改了的关系,领口反而比原先的更小了点。他稍微使了劲才让脑袋冒出来。
"怎样,有兴趣吗?"他问,然后看到边上的京介若有所思地打开上层储物柜的门。
"今天也有事。。去不了,放学后我需要先走。"京介说。
"还是优一学长的事?"
"嗯,有一些。"京介回答的有些踌躇。
天马诧异地发现京介居然没朝这边看一眼,并且他照镜子整理衣领的模样过于认真了,板着脸的样子也比平时的严肃很多。
"没事吧?"天马关切地问,"不是造早就顺利康复了吗?"
"是别的方面的事,你不用担心。"
京介合上衣柜门,对天马柔和地笑了下。
鉴于后来的部活过程中两人跟往常一样频繁互动,天马就没再把这事放在心上。他对京介维持着关心,但不会过多干涉,打算晚上的时候再继续与他发发邮件之类。校园生活嘛,当然不像寒假一样自由自在。
又过了三天。这天中午,班级上的大部分同学都吃了饭在教室里无事闲聊,天马跟信助几个也扎堆聊在一起。聊得开心的时候,辉不知怎么的先开了头。
"天马,今天还一起走吗?信助说好久没吃拉面了,我们打算部活后一起去来来轩,狩屋也一起哦。"
"来来轩啊,我也很久没去了,等下问问剑城要不要一起,要是他去的话——"
"可能不能一起走还一定吧。"信助突然插嘴,"这几天剑城都是一个人先走的,不过多亏这样天马才能跟我们一起,自从开学后真是久违了。"
"是啊,还以为放学路上再也不会看到你了呢,你们两个的关系真不是一般的好,最近分开走了,最近该不会因为是情侣吵架吧。"狩屋调侃。
"诶,我跟剑城不是情侣,也没吵架啦。"
天马赶忙纠正。但不管用,话题至此开始彻底歪掉了。
"但是感觉比情侣还情侣,你跟剑城真的不是情侣吗?"信助用一种颇天然的语气问。
"怎么这么说,不是的啦。"
"别紧张,天马,开个玩笑。不过你跟剑城在一块时超引人瞩目的,你自己没发现吗?"信助在座位上晃起腿。
"引人瞩目?"
"上个月的情人节,你有跟剑城去台场吧。足球部的大家都暗地打趣说队长跟里队长过情人节去了。"信助说。
"说起来,寒假里有好几次,我看到你们两个在河边球场踢球哦。"辉接着爆料。
"茜的确说过"天马的画面里总有剑城,剑城的画面里总有天马"这样的话。"好久没出声的葵突然很开心地说了句。
"咦,那葵自己是怎么想的?"天马问。
"天马跟剑城的关系啊。。"
"嗯嗯。"天马期待地点头。
"好到令人嫉妒!"葵夸张地说。
"哈哈哈。。真是直白。"
狩屋笑得乐不可支,嘴开得大大的,眼睛都眯到一起。
"是这样想的吗。。"天马笑的有些尴尬。
他自认为秘密的事居然被人轻易看透了,哪怕他没承认,这不得不让天马感到丧气。难道以后除了大家一起活动的时候正大光明一些外,要他私底下跟京介保持适当距离吗?以免被人看到什么的。只有等两个人真正独处一室,才能无顾忌地展示彼此间的情感——他当然不愿意这样。
总之玩笑归玩笑,天马却着实在意了下,这大概就是所谓做贼心虚的心理。
到了愉快的部活时间,他不得不留意起京介,因为之前没找到空暇的时机。他真想跟京介说说今天大家的谈话,再探讨一下感想之类的。但不凑巧,他老捕捉到京介别过头去的画面。
在对抗训练的的环节里他俩照例分配到一起。京介满脸严肃,嘭一声,把球踩在右脚下。一声哨响过后,球到了天马跟前,跟别的小组一样,他们开始比拼。天马作为带球突破的那一方,京介则充当阻拦的角色,两人以身体相互碰撞,以眼神代替语言彼此试探,要说在踢球那是当然,说是在认真的戏耍也不为过。
一场练习下来,天马尽兴了,早把朋友们的小玩笑甩去了脑后。他哼哼着歌,跟所有人一样,在自己的储物柜前换衣服。
"天马,来来轩还去吗,你没回答我呢。"信助突然问。
"诶,差点忘了。。不过今天去不了。想起来木枯庄还有事。"天马含糊其词了一下,然后又煞有其事般地说,"下次再想吃的话我绝对会一起。"
"真可惜,那京介呢?有空去吗?"信助探头问天马左边的京介。
"来来轩么,我也去不了,以后吧。"京介干脆利落地回答。
"果然也去不了,你最近一直早回家的样子。"信助感叹。
看样子只要他拒绝在先,就不会再让人想到玩笑的事了,天马在心里大松口气。但有可能答应下来的效果也一样呢,他又这样想。不过想归想,他可不愿意冒险尝试。
京介整理得很快,在走之前,留下半句奇怪奇怪怪的话。
"天马你——"京介看过来。
"嗯?"
"明天见。"
"明天——"
天马眼巴巴看着京介消失在休息室门口,真想跟上去。再过一会,他跟信助几个一也起离开了学校,六分钟后,两拨人在岔道口互相道别。准备吃拉面的人们满怀饿意,向来来轩那进军,而无所事事的天马朝木枯桩继续前行。
能不无所事事吗,相对于平时天马还能在河边球场踢上一会,虽然他也能选择不踢,但现在没得选。话是他亲口说的,当然要乖乖遵守。有句话怎么讲来的,人如果撒了一个谎,就需要用另一个谎言来弥补。天马自觉要避免发生这种情况。
——以上都是他自欺欺人的想法。
在现实中,天马正一个人走在河边的柏油路上,他是特地绕远走过去的,想看看有没谁在那儿踢球。不过斜坡下有些安静,有两个大学生模样的人手脚并用地抢夺着一颗足球,还偶尔克制不住地发出兴奋的怪叫。
只要能享受到足球的乐趣就好,天马认为。作为他自己,上次跟京介来这儿都是什么时候了,上星期四?这其实不难记,因为从那天后开始,京介就老有事了。
"诶。"
天马叹口气,耳边还应景地响起了一声京介声音喊出的天马。于是他又叹口气,然后肩膀就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天马。"
随着声音天马回头看,真是京介站在面前。
"剑城?你怎么在这里,家里的事已经忙完了?"他惊喜地喊出来,边问边打量,京介的打扮跟刚才离校时的一样,一身雷门运动服加闪电书包,再加上时间,由此轻而易举得出结论——
"你还没回去过吗?"想到的同时天马问,"是特地在这里等我?等了多久了,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他接二连三抛出问题,而京介只回答了其中的两个。
"的确是有事,所以等了很久——你真慢。"
"怎么怪我,是剑城自己没事先说——"
天马边嚷嚷着边被迅速拖走了,似乎是京介不想引人注意,等天马快步跟上后,他又把他放开了 。
这是打算说什么呢,天马很好奇。从京介的脸色上他察觉出慎重,似乎对方在酝酿什么,可抿嘴的样子除了慎重外还包括了其它的含义。不过天马想不出来,倒觉得这种表情挺耐看的,是他太久没跟京介一起走才会这样吗。
"最近你有没有听到一些什么。"
他们默契地往木枯桩的方向走。等周边没什么人了,京介开口问,语气果然跟神情一样慎重。
"什么?"
"。。传言之类的,是说你跟我的。"
"我跟剑城,怎么了?"
天马愣是没读出京介那种想说但又抗拒说出口的念头,然后他等待了一会。他身边的京介紧紧绷住了脸,严肃的气氛散发到周围的空气中。天马不由得抓了抓一直握着的闪电包带,他盯着京介。
"能有什么样的传言。。总不见得会说,'喂京介,你跟足球部的天马每天都粘那么近,该不会是情侣吧。'这种?"天马胡乱猜测,然后被京介予以了注目礼。
"基本。。跟你说的一样,我还以为都传开了。"
"咦?!真的被人这么说了吗?"天马一下子炸起来,表情变得夸张,"那剑城怎么回答的,承认了吗?否认了吗?"
"我无视了。"
"。。只是无视?"
"这种问题怎样回答都很奇怪吧。"京介说,现在他倒一副挺淡然的样子了,完全不像刚才。
"嗯嗯,其实无论剑城说什么我都会觉得烦恼。既不想你否认,可一旦承认的话又很不得了。"天马说得煞有其事,然后话题一转,"今天中午我也遇到了这样的事,为了避嫌就借口没去来来轩,所以。。"他看了眼京介。
"连你一起骗了。"
天马的潜台词是对不起。他刚好借这个时机坦白了,由于原本就不是故意瞒着对方的,于是一想到就直接说出来。现在天马的样子乖巧得就像只小小狗。
"不用在意,我早发现了。不然你怎么会被我逮住的。"而京介打趣道。
这时有路人经过,他俩同时安静下来,走了几步路再一转角,眼前便出现熟悉的木枯桩。
"天马,下次再有人提起的话,就干脆承认好了。"京介认真的说。
"真的吗?"
"当然。。是玩笑,笨蛋。"
之后京介在木枯桩做完作业就回去了,不过磨磨蹭蹭的呆了大约两小时。时间不长,整个过程的范围却依然令人愉快跟满足。
至始至终有件事天马忘记了问。这些天京介说的有事先回家,到底是避嫌的借口还是确有其事。最后天马把这事忘了,因为对他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
两个人从第二天开始恢复成跟以往一样,同吃,同玩,同。。就跟无形中约好了一样,甚至旁若无人地一起过了几天后的白色情人节。于是也从那天开始,"天马与京介是恋人"的传言在雷门学校疯狂传播了99天。


—————————————————————

友人说,卷卷和他哥总有神秘的目的不明的关联剧情还不让天马马知道

觉得这话超好笑😹可哥哥就是卷卷的生活一部分,虽然还有别的很多,以动画来看就是哥哥最突出,所以难免。。。

哥哥多好啊!


评论
热度(19)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