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4.16


写不下去OTZ

——————————————————————


意识到不能再喝的时候,风丸还是惯性的把手中的酒往嘴里倒。
他审视着这烟雾缭绕的昏暗环境。不全是二手烟的关系,还有为了烘托气氛,特地做出的不知怎么的有些过头了的白雾。这样的前提下,再加上不清醒的状态,还会发生一时认不出人的糗事。
酒吧里的每个人脸上都表露出显而易见的醉意。大家几乎都会因为身边同伴醉酒发生的丑态轻易的放纵大笑,然后以惩罚为名再次恶作剧的敬酒,而其他人就在一边起哄半强迫性质的让当事人喝下——当然被迫喝酒的那位也不会放过对方就是了。
放下杯子,风丸托着脑袋向四周看了看,到处都是熟悉的人,璧山、染冈、吹雪、木暮……都凑成了一堆堆的小团体。他眯了眯眼睛努力回忆,才想起这一整个地方事先被谁包了下来,但是是谁又想不起来了。似乎是一场狂欢,每个人看起来都很尽兴,不过也有一脸沉默只顾喝酒的家伙,比如那边的鬼道——他终于顶不住这种极其影响视野的环境,把防风镜摘下了。
风丸忍着没笑出声。在饶有兴趣的观察了一会后,他突然反应过来这里没有任何一位女性在场,于是做出了这是一场属于男人们的宴会的结论。
是为了什么才有的庆祝,暂且称之为庆祝好了,总之风丸真的记不起来了。四处充斥着吵杂的声音,实在没办法好好的思考。酒精的作用下所有人的声音就像放大了几十倍一样灌进他的耳朵里,还有作为背景音一直在大声放的,听不出是什么的女声歌曲。
莫名的感到了烦躁,风丸突然产生了想逃离这个地方的冲动,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而已。握着杯子的手小小的抽动了下,他把酒杯轻轻放在矮桌上,打算提前离开。


“要走了吗?现在还早。”
“啊,太久没有这么热闹了,有些不习惯…怎么看出来我是打算离开,而不是去做别的什么?”
从一旁叫住风丸的,正是刚才就一直跟他对饮的基山广。两个人被以纲海为主谋的几个酒鬼一顿狂灌后,联手逃到了这个角落。虽然接下来还是喝酒而已,不过自在多了。
对于对方的挽留,风丸也直接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真可惜,难得的聚……虽然是这种情况下。”
对于风丸明显的打太极,基山广干脆就没有回答了。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他习惯性的扯了个笑,与常做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区别。但风丸硬是感到牵强的味道。
有点不想面对那其中的含义——所以还是快些离开吧。
他这么想。
“那么我先告辞了,代我向大家道别…在他们清醒之后。”
“知道了,路上小心。”
这么说着,这位吉良财团的社长随意的举杯示意,于是风丸挥了手回应,然后在昏暗光线下的掩护下悄悄的离开了。


偏僻的街道上没有任何的士经过。风丸在酒店门前站了一会,决定用走的回家。这儿离他现在居住的地方其实也就几个街区,虽说处于醉酒的状态下会比较辛苦。
深吸一口气再呼出,仿佛这样就能把污浊的空气从身体排除。意外却又意料之中的,他嗅到属于这个季节的气息,炎热,又带着一丝微不足道的凉意。这样似乎很矛盾,不过现在的确到了加一件衣服也不是不可以的时间了。
上空传来飞机的巨大轰鸣声,风丸没有抬头看,他清楚的记得几周之前自己就是在这个时间点,通过同样的班次到达了这里。
究竟,那时到底是在怎样的混乱情况下才赶了日本?
一旦想起来的话就遏制不住的开始回忆,那些风丸对自己说不去想就可以当做不存在,实际上自己一刻也没有忘记的事。
是从那个电话开始的吧,那个被自己一直迁怒的手机传来的电话开始。
甚至不是自己亲手接起来的。
那阵因为关心雷门的事,时不时要与日本保持联系,所以在练习的时候也把手机放在一边的休息凳上。
大概是刚好休息的队友发现手机一直在响,也没多考虑就顺手接了起来。也不知语两个言不通的人是怎么沟通的?

评论
热度(9)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