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窥视卡文的时候摸鱼写的,十足的苏了一把嘿

尽管文名是渣渣,但想不到更好的了

在GO之前发生的事,大概是大学毕业......工作了后?

考虑天京天的架空第二章要放什么东西在里面,暂时就拿这篇充数放过来,看上去我发文多稳定~【明明都是旧货【【这样充数的文还有很多23333


----------------------------------------------------------

初始之事


风丸真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你问为什么会这么说的话,倒不如说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你就是这样的,总是在照顾别人,从不为自己争求什么,不知不觉的就成为了大家的精神支柱,就算风丸自己没有察觉,可是大家一直是看在眼里的。

这样的风丸对女孩子来说,是很受欢迎的,无论如何这一点请不要否认。所以……


风丸一郎太就是这样第一次被女孩子直接表白的。已经想不起对方的长相,只记得那还是在雷门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在雷门的最后一年,身为三年级生的时候。

之前也不是没有收到过表白信,但是风丸从来没有拆开过那些看起来被精心折叠的,带着清新香水味的粉红信封。

可以想象被那些女孩子小心翼翼放入到自己柜子里的情景。

他是在整理衣柜的时候翻出这些信的。

没有拆开看的想法很明确,即便一开始因为是“收到了女孩子的表白信”而心悸过,但是自己始终明白,不会接受对方的事实。所以就算好奇心再重,也没有必要去拆开看。

不过风丸还是有好好的把这些信收藏着,以示对对方的尊重。不知不觉的,就有这么多了。

刚打开箱子时还被扑面而来的香气吓了一跳,然后便记起来了。


风丸停止了整理,拿着信件的手在昏暗灯光下发出淡淡的光晕。

当时的自己一股热血的跟随着円堂投入到足球运动中,除了足球的以外的事情真是一点都不感兴趣,简直就是笨蛋性格被传染过来了一样。

似乎现在也一直被传染着。

风丸忍不住笑了下。他略微思索,抽出其中的一封信。

厚质的信封被斯开的时候,随着响起的清脆声音,风丸闻到一股浓郁的玫瑰花香——即便过了多年,还被是完好保留在信封里。

看样子是一位风格颇为大胆的女孩子。这么想着,风丸展开信纸开始阅读。

流露在整段文字里的每字每句,无疑不是透露着想和风丸交往的意愿,直白又热情。在结尾处甚至还邀请了风丸周末时去某处相谈。

恐怕对方会失望了吧,不,应该是一定很失望才是。

当初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否则以自己的性格,一定会特地找上门去拒绝的吧。不过,也有可能被对方说得就一时心软,答应了也说不定。

真是……稍想一下就觉得头痛。

风丸将信纸照旧叠好,放进信封。


其实除了足球以外,还是有其他原因的,不能接受表白的原因。

虽然没有直接面对过,但在风丸心里非常的清楚,那个曾经被他视为坚强支撑的人,某段时间里跟足球一样重要的人,也是被大家视为支撑的人——円堂守,占据了他心中很重要的位置。

那是与足球,父母,朋友不同意义上的位置。

所以那个时候一味的认为,只要守住雷门足球的话也就等于能守住他了,毕竟从某方面上来说,円堂守就等于雷门足球。

那时的円堂就像是风暴中心一般,将自己深深的吸引着。

唯一一次的失控也是,一味追求力量的自己被他人诱惑,差点把局面变得不可收拾,到最后还是被円堂拯救了。

在这一点上真是令人无可奈何。

不过归根到底,果然是因为自己不够坚定的缘故。

风丸叹气,手上又开始忙碌,他随意的坐在地上,将柜子里的物品一件件移出,放进身边的大纸箱里。

从那之后就突然明了了,円堂对自己的确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是与之前不同定义的感情。而之后的话就再也没有动摇过。

不过在被表白的事上。风丸还是坚持不予回应。那次会被人约出去,也只是以为是其他事误回应的而已——为了避免麻烦,他非常郑重严肃的拒绝了对方。

结果大概被是传开了,过后的好些天风丸都会感受到来自女生们奇怪的注目礼。而且一直到毕业都再也没收到过表白信。

而且还被足球部的大家拿来八卦了。

“还真是……”风丸禁不住的感叹。


“真是什么?”突如其来的声音在身后问道。

“没什么,想到了以前的事。”风丸没有回头。

“是在想我们还在雷门的那时候吧。”

“你还真是了解……在那里看了多久了?”

“没有很久。”脚步声响起,逐渐走进。“从你笑之前就在了。”

“那不是很早就在了吗?差不多从我才进屋就跟来了吧,”风丸提高了声音。

“啊啊,被你猜对了。”晒成小麦色的手臂从身后环住风丸。

“一郎太总是这么了解我。”

“……你这样我不能整理了,修也。”风丸稍稍转头。

“没关系,就算不带什么过去的话,也没有问题。”豪炎寺把脑袋凑了上去。

“只要一郎太,就可以了。”

他在风丸的耳边说道。

“什么都不带的话,我是不会过去的哦。”风丸扬起了声调,同时捂住了豪炎寺越来越靠近的脸。

“这些都是属于我的,能证明我的东西。”

听他这么说着,豪炎寺只好作罢,一低头埋进了风丸的颈窝。


“我说,一定要这么抱着吗?”马上的,风丸就感到了不便。

“嗯。”某人还是没动。

“整理的速度会变慢的。”

“那就慢一些。”

“绝对会耽误去你那里的行程。”

“没关系。”

“你啊。”

“总感觉刚才专注回忆的一郎太突然不属于我了。”贴着肩膀发出的声音模糊不清。“看着女孩子写的情书,又是笑又是叹气的。”

“怎么会……”风丸条件反射的想反驳,才开口又放弃了。他挠了挠脸。

自己好像是在想些有的没的事。

“好吧,我投降。”他调整了一下姿势。“随你喜欢。”

“反正也都是你的了,不差这一会。”

风丸才把话说出口,便感觉到在他看不到的角度,豪炎寺正一脸笑着,于是像抚摸小狗般,他摸了摸豪炎寺的脑袋——后者才吹干的头发非常的顺滑。

“这下满意了吧?”风丸侧头问。

“这样才算满意。”

低声说着,豪炎寺将风丸搂紧靠向自己,抬头顺势亲吻了上去。

两人的口中充斥着对方的气息——两者混合在一起,无法分清彼此。


就是在昨天的时候,风丸答应了豪炎寺会从他自己的住处搬出,正式的与豪炎寺居住在一起。

这样,真正属于两个人的生活就要开始了。


----------------------------------------------

其实文里夹带了一点风丸跟円堂....自我感觉写得很隐晦- -

评论
热度(19)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