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


被手掌紧贴着的石堆,从那表面传来的冰冷,渐渐变得有了温度,相互的,手心传递过去的有力的脉搏也仿佛到了石头内部。

能感觉到,有什么正在醒来,象征着生命的心跳正从微弱到澎湃的鼓动。

天马全神贯注着眼前的事物,他没有发现,左手握着的增幅石早已变得暗淡无光。而身后,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剑城才看到远处的天马便跑了过去。剧烈晃动的视野中他发现天马并没有察觉他的到来,对方像中了魔咒一样站在那里。

难道?!

背着的关系剑城没法看到天马在做什么,但不好的预感愈来愈强烈。

两者间距离迅速变短,眼看褐色的卷发少年近在咫尺。

“天马!!!”

终于看清对方此刻的举动,剑城按耐不住的大喊,然后手撑着祭坛,一个箭步跳上去。

“?”天马回头。

直到这时他才回过神,接着就被冲过来的剑城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退,没想到脚下一滑向后倒去。

原本想急忙推开天马的剑城只得勉强改变动作,将之拽向自己,结果反被天马抓住救命草一样的拉住手后拖下祭坛。

两人摔倒在一起。

“剑城你在做什么啊…”

天马坐起来,揉着自己的后脑勺呲牙咧嘴。

“是你在做什么才对吧。刚才那样,要是把那个放出来了要怎么办?”剑城单膝跪地支起身体。虽然有些焦躁,他还是压低了嗓子说话。

“那个?”

天马看向剑城。

“是什么。”

“什么都不知道就乱动吗…?”

听到天马这么问,剑城一下子变得无奈,又似乎松了口气。

“这一带很多的遗迹里都封印着古代的魔物,让那些有巨大力量的邪恶东西复活的话,世界会大乱也说不定……现在的你没有魔力或许是件该庆幸的事。”

他把被天马压着的披风扯出来。

“诶?这么严重?但这个完全没有魔物的感觉。就像是随便堆起来的一样。”

天马又爬上祭坛,用手指对着小石堆轻轻戳了几下。

“又没有动静了,真想象不出刚才……能与现在的我发生共鸣的,应该不会是什么邪恶的东西吧……”

尽管这么说,他也没再把手放上去。

“不管什么原因,就算是被封印着也是魔物,是不会让你知道在利用你的。”

已经离开祭坛有些距离的剑城稍稍提高了嗓音。

既然天马没有能力唤醒那些东西的话,也就没必要那么小心的说话了。

“诶~这样啊。我完全不了解。为什么剑城知道的这么多?”

转眼间就接受了剑城的解释,天马跟了上去。

“啊,只是接触过这方面的古书而已。”

两人一来一去的聊起来。

随着远去的身影愈来愈小,对话声也变得微弱不可闻。

而后,狭小的山谷又变得跟往常一样安静。又过了许久,随着时间不断变化角度的阳光,终于从上方的空隙中射进来,将祭坛照得一片明亮。

曾一度是天马与剑城话题中心的古老石堆不经察觉的抖动了下,一颗细小的碎石脱离石堆,滚下祭台。

地上,浮现出巨大的黑影。


第一章完

---------------------------------------

评论
热度(5)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