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卷

天马的卷跟京介的卷,大家全部卷在了一起 | 这里是天京专门地噢,偶尔发一下足球其他cp,极少量表暗



------------------


这一边,剑城随意靠坐在角落。他将身体掩盖在灰色斗篷下,脖子后的兜帽被故意拉起,使得脸部在一片阴影之中。

在入睡后他做了一个短暂的梦——自动无视了天马的问话开始,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有些疲惫也是原因之一。

毕竟在于剑城,早在很久以前浮空术就成了使用起来有些奢侈的东西。尽管对一般的术士而言,那大概是基本中的基本。不过他也没把自己当做术士罢了。

梦中谁拉着剑城在拼命奔跑,那人与他有着相似的脸庞。漆黑的天,从背后逐渐逼近刺眼的白光,不断划过脸颊的荆棘,印象中还记得他告诫剑城绝对不要回头。

最后双腿被白光缠绕,跌倒,而剑城被护在身后,慌张的向后看去,来者不善的眼睛在逆光中闪烁出异常的光。

分明是黑色的瞳却流动着血腥的红,还有毫无掩饰的冷漠。

猛的睁开双眼,剑城掀起兜帽,眼前一片明亮。

梦中的心境那么真实,但是梦中发生的事转眼已经模糊不清了。

什么古怪的东西?

“天马,该走了。”定了定神,他开口。

当然是不会得到回答的,口中的人已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原本的地方,散落的行李依然是之前的样子。

“天马?”剑城环顾四周,不大的遗迹被一览而尽。

脑海里,黑色的双眼突地浮现。

“说了不要乱跑的。”

感受到没由来的不安,剑城成咬牙切齿的跳起来,随手挥起的斗篷带起一股微风。


就像被什么指引,天马一路通畅向某个方向前进,虽然是陌生的地方也没感到有多异常。心中不断的鼓动,好奇与兴奋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情愫。

手中的增幅石像是感应器一样,随着进度愈来愈明亮温暖,随之而来的,天马感到久违的熟悉感。

那是天马早在出发前,作为后手储存在石头里的,属于天马自己的力量,本来是为了应急才有的举动,没想到因为意外变成了只能用来摆饰的东西。

越往里走的话,越是感到力量的涌现。

搞不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会恢复也说不定?

怀着期待,天马来到道路尽头,用石块堆积起的巨大古老祭坛占据了他整个视线。

他看到祭坛中央的平台上,两座石堆一左一右的并列着。石堆正面,贴着奇怪文字写成的咒符。

轻松的爬上祭坛,天马仔仔细细研究起来。

看不懂,也不像是神官文字写的东西。

他一脸认真的想。

“不管是什么,喊我过来的是你把。那就让我来看一下吧,你的真面目……”

尽管这么说着,心中不免有些紧张,天马深吸一口气,将手伸过去。

微微泛热的脸颊上,汗水冒起,滴落。


评论
热度(4)

© 卷卷卷 | Powered by LOFTER